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司礼监 > 第二百三十六章 公公吩咐要善待驸马

第二百三十六章 公公吩咐要善待驸马

类型:穿越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傲骨铁心
    寿宁确是聪明人,她知道自己这位名义上的驸马是何目的了。

    “你是说只要把海事这盘底全交给你,我们就能像以前一样恩爱?”寿宁平静的看着一脸柔情看着自己的冉兴让。

    “不错!”

    冉兴让不认为寿宁还有别的选择,东宫一旦登基,事情就很明了。不管是郑家还是寿宁那个奸夫都不会有好下场,寿宁想要过得安稳,还想继续当她这个公主殿下,就必须无条件服从他冉兴让。

    否则,公主与人私通这种丢尽皇家脸面的事,东宫不管,皇后娘娘也会管。

    “轩媁,你毕竟是我的妻子,我不会害你,我也还是想和你安生过日子,但你不能再糊涂了。”

    冉兴让明白无误告诉寿宁,东宫登基之后,海事债券还在,海事衙门也在,这可是个能捞大钱的进项,东宫那边短期内必不会停止。

    “没人比我们俩更清楚海事债券运行了,只要你我合心,东宫定会将事情交给我来办。”

    冉兴让对此是有信心的,他可是帮着寿宁运作了很长时间的海事债券。若由他单独操作,完全没有问题。

    寿宁在沉思,继而开口道:“你刚才也说了,大哥不会饶过母妃,又怎会把海事交给你呢?”

    冉兴让冷笑一声:“京里有多少皇亲国戚买了这债券?你大哥就是当了皇帝,这摊子他还是要认的。”

    “这么说,你是志在必得了?”寿宁轻轻摇了摇头,“说来说去,你就是为了银子。”

    “银子有什么不好?”

    冉兴让微哼一声:“再说我当了这么久王八,要你们些银子不过份吧?”

    寿宁淡淡道:“我们也没有亏待你。”

    “亏待?让我堂堂驸马爷当王八,是几万两就能的!”

    冉兴让怒气又上来了,“好的,坏的,我都和你说明白了。你要是还想安生当你这个公主殿下,就得听我的!要不然”

    “要不然如何?”

    寿宁将奇儿往身后掩了掩,正视着冉兴让。

    “要不然,哼,大不了鸡飞蛋打,我不好过,你们谁也别想过好!”

    冉兴让不是威胁,他是真准备这么做。事情闹大,看看丢人的是皇室,还是他驸马爷。

    “叭”的一声,驸马爷的脸上被结实的抽了个正着。

    寿宁出手又快又疾,以致冉兴让被打之后愣了好一阵才反应过来。

    “贱人,你敢!”

    酒精作用刺激下,冉兴让再也抑制不住,抬手便要反抽回去,可屋门却猛的被推开,继而冲进了几个头戴皂脚圆帽的东厂番子。

    这些番子冲进来后不由分说就将驸马爷按住,为首的那人向寿宁躬身道:“卑职东厂崔应元见过公主殿下!”

    寿宁将奇儿抱在怀中,微一点头:“是陈公公让你们来的?”

    崔应元垂首:“是,陈公公那里说驸马爷有点不对劲,便叫卑职过来看看,魏公公回京前,殿下这里卑职会安排黑旗箭队看护,免得有什么不开眼的东西惊扰了殿下。”

    寿宁“嗯”了一声,看了眼被番子按住还没回过神的冉兴让,道:“驸马酒多了,你们请他去醒醒酒。”

    “是,殿下。”

    崔应元往后退了三步,转身朝手下一摆手,几个番子立时押着冉兴让往外走。

    “我不走,我不走,放开我!”

    冉兴让回过神来了,急吼道:“我是驸马,你们这些番子想干什么!”

    可番子们根本不理会他这个驸马,他害怕了,想跟自己的妻子求救,却发现寿宁看自己的眼神很冷。

    他哆嗦了一下,悔意瞬间涌上心头。

    “咕嘟咕嘟”被按在水缸中猛灌了几大口后,驸马爷不住的咳嗽着,他险些被窒息死。

    崔应元面带微笑的看着冉兴让:“驸马爷清醒了么?”

    “醒,醒了,”

    冉兴让呛了一个水嗝,那种无法呼吸的感觉太可怕了。

    “既然醒了,驸马爷就自去吧,卑职可不敢叨扰驸马爷。”

    崔应元说着竟然让开了路,示意冉兴让自去,随便去哪都行。

    冉兴让糊涂了,但他还是乖巧的跑了。

    崔应元平静的看着狂跑的驸马爷,咧嘴笑了笑,魏公公可是吩咐过要善待这位驸马爷的。

    他转身看着自己的几个手下,闷声道:“刚才听到什么话都烂在肚子里,要不然不要怪我不念弟兄们情份。”

    “大人放心,小的们什么也没听到!”

    几个从黑旗箭队抽出来的精干番子们不约而同道。

    “没听到就是福,眼下这京里可是暗流涌动,能不能有一场富贵,全在你们怎么想了。”

    崔应元负手抬头看了看日头,继而目光落在不远处的公主居住。

    他知道,此间就有一场大富贵

    翊坤宫。

    郑贵妃正抱着幼子常潓给他喂乳,娘娘是真的疼爱这个幼子,二十多年前生长子福王那会,娘娘都没亲自哺育过,而是由宫中的乳母照顾福王。

    殿门外,原乾清宫的内侍贾大全和管御药房的太监崔文升在侯着。

    贾大全也是委屈,原在乾清宫干的好好的,眼瞅着能升监丞,可司礼监那边却说他不本份,要将他发到南海子种菜。还是贵妃娘娘把他要了过来,加上他在宫里也有一些人脉,这才没遭那罪。

    崔文升这会也是心头忐忑,宫里谁都知道他是贵妃娘娘一手提拔出来,皇爷生病后一应医案药材也都是他崔公公在负责,现在却跟贵妃娘娘一起被撵出乾清宫,皇爷的医案也由太医院接了过去。

    也就是眼下皇爷还没驾崩,上上下下包括皇后娘娘那里也不想对贵妃太过,但要是皇爷真的驾崩,崔文升觉着自己的日子怕也是到头了。

    可让人奇怪的是,贵妃娘娘却一点也不担心眼下的处境,除了刚被撵那会有些失态,现在却是一切如常的很。甚至还能听到贵妃逗哄九皇子的笑声,这可就纳闷了。

    要知道,早些年争国本那会,贵妃娘娘常在宫中以泪洗面的。如今皇爷病重,贵妃被撵出乾清宫,事情性质可比国本那会还要恶劣,贵妃却能如此坦然处之,真正是下面人猜不透。

    是绝望后的破罐子破摔,还是娘娘另有乾坤妙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