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天道罚恶令 > 第七百七十五章 这个案子,我接了

第七百七十五章 这个案子,我接了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为谁陨落
    京城人士的精神生活要比别的地方更加的丰富,娱乐成了京城百姓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这是来到京城之后陆笙最直观的感受。

    换了别的地方的百姓,累了一天的百姓天黑之后的娱乐估计就是在床上嘿嘿。就算是在楚州,他们的夜间娱乐也才刚刚萌芽。

    最多就是逛逛夜市,买点小吃,买点生活用品啥的。

    但是在京城,他们的娱乐都那么的有仪式感。

    下工之后去戏院听戏,听完戏肚子有点饿了再去戏院旁的街道上切点卤煮,或者喝面糊,来一碗拌面,而后才带着戏腔优哉游哉的回去。

    听戏,不只是普通百姓喜欢,就连门阀贵勋的大老爷们也喜欢。

    在京城,有专门从事戏曲创作的文人书生。将这个世界的百味人生搬到戏台之上。陆笙不喜欢看戏,曾经陪着步非烟去看过一次,之后再也不去了。

    用陆笙的看法,人生已经活的这么曲折痛苦了,娱乐的时候还要看这种凄凄惨惨戚戚?就算不是搞笑喜剧也就忍了,可全是那种妻离子散全家死光的戏码虐观众呢?

    可今天陆笙还是来了,受青璇之邀来到了大观园。

    青璇的戏班子应该算是京城戏曲界的一股泥石流。因为她的戏班根本不是唱这个世上主流的戏曲节目,她是话剧与音乐会的集合。

    班子里的人都精通一种乐器,而青璇通过巧妙的编排让十几人,甚至二十人的演奏合在一起组成一场绚丽的交响乐章,以舞蹈和音乐讲述故事,在加上少许的旁白,这种新式的歌舞开创了新的流派。

    几乎一问世就风靡了整个京城。三年过去了,这种新的戏曲不仅仅没有消亡,反而受到越来越多人的喜欢。

    也有人看到青璇的戏班这么火想着跟风一把,但并不是所有人都有青璇在音乐上的造诣。别说十几种乐器混合在一起,就是三种乐器混合彼此碰撞冲突让美的音乐成为了喧嚣的噪音。

    青璇创立的乐坊,是青璇在乐器造诣之上的融合升华,也正因为内行人看清楚了其中的门道和门槛,才对青璇开始心悦诚服并称其为大家。

    而今天,青璇大家精心编制的华丽乐章,霓裳舞将在大观园首次问世。这是青璇大家花了一年时间编排,三个月时间排练的旷世杰作。

    京城百姓对此期待已久,大观园的门票也早在两个月前就售罄了。陆笙抵达的时候,入眼的尽是黑压压的人头。而且全部都是带着束冠衣着华丽的氏族。

    陆笙的卓尔不群,在这如汪洋一般的人海之中倒是显得平平无奇了起来。

    听着周围的议论纷纷,无不是惊叹于青璇的才华。看到青璇能取得如今的成就,陆笙心底也为她高兴。

    很快,会场变得安静了下来,随着一阵激动人心的鼓声,大观园台上的帷幕缓缓的被拉开。

    这场演奏,以乐器作为媒介传递情感,以舞蹈来讲述故事。中间少有独白,更没有唱腔。但从舞蹈和曲风的转变能让观众清晰的明白这是在讲述什么。

    将军告别挚爱出征,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女子在家日日盼望,望将军平安归来。

    前线失利,将军兵败,血染山河,夕阳残红。女子得知之后,愤而剪下一缕青丝,提枪参军。

    “这讲的是……风沧月的故事?”到了这一刻,观众才恍然明白,竟然讲的是大禹开国之初第一女将风沧月。

    因为这个世界有武功这东西,使得男女的实力地位并没有过多的拉开距离。更没有什么,战争请女人离开这样的话。

    军部,也有专门的女军营,虽然人数少,但实力却半点不弱。风沧月为开国第一女将,而且还不是女扮男装参军,直接以女儿身一人一枪进军营,从万军中拔得头筹成为郎将。而后,在这一场席卷天下的动荡之中硬生生的杀成一代传奇。

    波澜壮阔,剧情突转,有训练时的艰辛,有征战时的热血,有怀念爱人的柔情,有当听到心上人当年的残军说出那一战惨烈,将军宁死不屈时的撕心裂肺,着实让满场的观众热泪盈眶。

    青璇的水平端是厉害,将观众的情绪调动的就像是捏着观众的脉搏一般。

    舞台的表演还在继续,突然,从帷幕后面窜出七八个黑衣人。观众们还不明所以以为是剧情又来一次出人意料的高潮的时候,陆笙的身形瞬间一闪人已出现在看台之上。

    因为这出现的七八人身上闪动着内力波动,绝对不可能是演员。

    事件突发,陆笙出现在青璇身边的时候,七八个蒙面杀手举刀向扮演风沧月的女子杀去。

    “好”观众齐齐的发出一声较好声,这一幕,演的真好。

    “叮”一声轻响,吓傻了的风沧月不知为手中的长枪抬起,挡住了迎面的一刀。陆笙突然出现在看台上,握着风沧月的长枪,三下五除二的将杀手全部制服。

    帘幕缓缓的合上,陆笙拖着五个人进入到后台。前台的掌声,依旧持续不断的响着,他们甚至都没察觉到这次的刺杀是真正的刺杀。

    当然,也有专业的戏评人在思考,这突然出现的陆笙是什么意思?抓着风沧月的长枪,打败刺客?难道这个人就是那个将军的灵魂,是风沧月和心上人的灵魂并肩作战?

    嗯,这时重点,得记下来。

    那个扮演风沧月的女子是不能再上了,好在对这种突发事件青璇也早有准备,重要的演员都是有替补的。而且油彩浓墨之下,是不是被换了演员根本就不知道。

    帷幕渐渐的被拉开,戏剧也在继续的表演。

    而后台之中,陆笙却是满脸凝重的看着被拖回来的七八个杀手,撤下他们的面巾之后发现他们竟然全部都脸色发黑七窍流血而死。

    “这是死士,如果被俘会毫不犹豫的自尽。”

    “陆大哥,难道因为我触犯某些人的利益了?但也不至于啊,我的戏班就是唱戏,和别的戏曲没有生意上的冲突不至于吧?”

    “他们不是冲着你来的。”陆笙抬起头,眼睛却看向站在一边手足无措,而且还瑟瑟发抖的风沧月演员。

    “他们是冲着你来的,他们为什么要杀你?”

    “我……我不知道……”

    “田雨,你别怕,陆大人可是京州的玄天府总镇,是玄天府最大的官。你有什么困难大可以和陆大人说,他会替你做主的。就算你信不过陆大人,你也该信得过我吧?姐姐还能害了你?”

    “您……您就是陆大人?”田雨的双眸顿时迸出狂热一般的火辣眼神,“就是玄天府的陆青天?”

    陆笙的青天之名,算是彻底名动九州。随便问一个百姓,要说对陆笙多了解肯定是不可能的。但是要问对陆笙的印象,嗯,好官,青天。

    “青天之名不敢当,但我自问是个好官。你一个弱女子就算得罪了人也不至于人家派出杀手来杀你。为何?”

    “陆青天,您要替我全村做主啊!我全村,都被杀了……都被杀光了……”

    “全村?多少人?”

    “我是红林村的,还有红枫村,红叶村……我们三个村全部被那个狗官屠戮了……俺爹,俺娘……被他们乱箭射杀。

    那时候,我才十一岁……我带着弟弟跟我叔跑啊跑……我们躲进林子里,他们派人在后面追……追到了,就乱刀砍死。

    我们在林子里躲了三年,三年之后才跑出来。我们要告官,要为死去的亲人,乡亲讨回一个公道。”

    田雨断断续续的抽泣的说道,虽然说得凌乱,但陆笙多少听明白了。

    “你们是原本狩猎园所在的三个村子的人?不是和云泽侯签订了合同契约么?而后迁徙到凉州生活了?难道云泽侯半路派人劫杀你们?”

    “那个狗贼,他是个畜生!当年他骗我们离开村子去凉州,可是还没有到地方,刚刚到了凉州境内就有好多兵马向我们杀来。

    那些人我都记得……为首的那一个就是诓骗我们签订合同的那个人,叫马……马进爵。听我二叔说他是云泽侯家的管家。

    当年我们多数人被当场杀死,最后只有二十几个人逃进深山之中。可是……我们不想躲一辈子。我们要为死去的乡亲讨回公道。

    躲了三年,二叔带着我们偷偷回到京城,看到我们的村子已经变成了狩猎园。二叔说,云泽侯在京城的势力非常庞大,我们不能轻举妄动,要是暴露了身份我们都会被杀死。

    云泽侯要杀我们跟捏死只蚂蚁一样容易。后来,我遇到了青璇姐姐,她看我模样好就收进了戏班。而后二叔他们就去做了乞丐,一边乞讨一边等着看看哪个大官能给我们主持公道。

    这一等就是两年,我们好不容易遇到了一个不畏强权真心要为我们做主的好官。”

    “郭如大人?”陆笙低沉的问道。

    “啊?您怎么知道?陆大人是不是已经和郭大人联系了?”

    郭如的死被玄天府隐瞒了下来,所以田雨并不知晓。

    陆笙迟疑了许久,却还是没有告诉田雨真相。要是让田雨知道郭如也被杀害了,而她所剩下的其他亲人都已经被幕后黑手烧死了,陆笙担心这个小姑娘会直接崩溃。

    “你手里有证明当年你们并没有得到合法权益,没有被迁徙到凉州的证据么?”

    “有……我这里有契约,是当年承诺给我们的契约,凭契约兑现银两和地契的。契约还在我们手里,就证明他们根本没有兑现。”

    “好!你把契约交给我。还有,你跟着我回玄天府,只有玄天府才能保护你的安全。这件案子,玄天府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