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天道罚恶令 > 第四百零六章 江湖原本就是那样

第四百零六章 江湖原本就是那样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为谁陨落
    狂暴的气势直冲苍穹,瞬息间,星空之上斗转星移。强大的气势向楚州天地喷发而去。

    “嗯?”怀中搂着步非烟刚刚进入贤者模式的陆笙猛的睁开眼睛,眼底深处闪过一丝愕然。

    “烟儿,你感觉到了么?”

    余韵尚未退却,步非烟慵懒的点了点头,“有人突破道境了,但他的根基太差,甚至比你领悟我给你剑道刻痕时候的都不如。”

    “按理说这个境界不可能突破道境的,但是他却突破了……”

    “强行突破终究害了自己,可能是他有了什么奇遇吧。突破动静这么大,想来很快就会知道谁了。与我们无关,还是早点睡吧。”

    “睡?夫人,为夫此刻睡意全无啊……嘿嘿嘿……”

    “又想欺负我?你坏……”

    一夜疾风骤雨,清晨鸟语花香。

    刚刚抵达玄天府,就看到卢剑盖英打着哈气的在办公室外等候。

    “昨晚有收获么?”

    “八十二个,带去的弟兄差点抓不过来,二十个独行客,十七个成名多年的黑道人物。剩下的都是楚州武林门派弟子。”

    “都审问过了么?”

    “冯建在审,但是大人,这也不是办法啊。最近一个月抓了快两百个了,在这么抓下去,安庆府的牢房不够用了。”

    “那就让冯建加把劲,能定罪的就快点给太守府定罪,砍的砍,流放的流放,牢房不够用就送其他州府,县城都行,我还不信了,是不怕死的江湖人多,还是玄天府的牢房多。”

    长乐门,吕长陵的小院外,门下弟子寂静的等候了一夜。

    小楼门没开,身后的院落外,长乐门掌门余长兴却是一脸严肃的走来。

    “参见掌门!”

    “师兄刚刚突破宗师之境,想来需要花些时日巩固境界,你们别等了,就此退下吧。”

    “是!掌门。”

    门下弟子皆缓缓告退,等到弟子走后,余长兴故意板起的严肃表情瞬间被兴奋代替。

    “想不到师兄厚积薄发二十年竟然正道道境……天助长乐,看来长乐门跻身楚州顶尖门派之期不远了……数百年来长乐门受限于弟子资质不得发扬,如今有宗师之境作为后盾,何愁资质卓越弟子不来。”

    想到此处,余长兴突然裂开嘴笑了。

    “师弟,想什么呢笑的这么开心……”

    一个阴森如鬼息的声音突然响起,吓得余长兴猛的倒退了一步。当看到是师兄吕长陵这才后怕的舒了一口气。

    “师兄,你什么时候出来的?怎么我毫无察觉?”

    “我已突破道境,你自然无法察觉。”吕长陵的语气无比冰冷,给余长兴一种毒蛇一般的阴森感觉。

    但几十年的师兄弟,余长兴只以为师兄是刚刚突破故而心境起了变化。

    “师兄,你是怎么突然间突破的?我也卡在先天巅峰十多年了,望师兄指教。”

    “为兄卡了二十年,你才卡了十六年急什么?”吕长陵诡异的笑了笑,“而且本门武功最是凶险,每一步都需要谨小慎微。稍微出点差错,修为就会停滞不前无法寸进。

    要不是为兄偶然间得到翡翠娃娃,就算为兄再练一百年都别想突破!”

    “什么?”听到这话,余长兴的脸上顿时露出愕然的神情,“你……师兄,你竟然练了别门的武功?”

    “是啊?怎么了?”吕长陵漫不经心的问道。

    “怎么了?师兄,长乐门门规第一条就是长乐门弟子只能修习师门武功,师门武功为玉属功法,最忌杂质,一旦掺杂旁门武学一生武功就废了啊……”

    “那你看为兄的武功废了么?”

    “可是……你……”

    “所以说,师门的什么狗屁清规戒律都是骗鬼的胡话,什么不能修炼别派武功,必须清心寡欲不可食肉,都是放屁!海纳百川,有容乃大,无所不包天地尽为己用才是武学之真谛。”

    看着面目狰狞的吕长陵,余长兴惊惧的倒退了一步。这还是平时温文尔雅的师兄么?怎么突然间……变得这么陌生?

    “师兄,你……你知道你在说什么么?你在毁谤祖师?”

    “祖师?祖师错了难道不能说?”吕长陵突然露出邪魅的笑容,一步步缓缓的向余长兴走去。

    “对了,有样东西交给你保管很久了,是不是该还给为兄了?”

    吕长陵的气势如山岳一般悬在余长兴的头顶,那种如临深渊仿佛要窒息的压迫让余长兴的脑海中一片空白。

    就好像食物链底端的生物看到顶端生物暴怒咆哮时发自灵魂深处的恐惧。

    “什……什么东西……”

    “当然是掌门之位啊!长乐门的掌门之位本来应该是我的……不是么?”

    “师兄,你……你怎么?当年师父是要将掌门之位传给你,可是……可是你不是拒绝了么?你说要潜心修习武功,所以……”

    “我当时不过是随口客气一下,你倒好,答应的这么爽快?难道不知道推让是掌门交接的必备流程么?不过你做的也不错,要不是你接过掌门之位我也不会有这么多时间潜修武功。

    如今我已成就宗师之境,掌门之位你该退下了……”

    “师兄,你想要的话……”

    “噗”余长兴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吕长陵的身形突然一闪出现在余长兴的面前,手掌如玉,化作玉刀刺入余长兴的胸膛。

    “我给你就是……师兄……你为何?”

    “唉!师弟,对不起了,是师兄心急了一点……不过没关系,长乐门,师兄会替你看好的,将来等长乐门代替昊天剑门的时候,为兄烧纸告诉你啊。”

    “长乐门吕长陵证道宗师之境,接任长乐门新任掌门。原掌门余长兴闭关悟道,期望突破道境。”清晨玄天府例行早会上,孙游就第一时间送来了江湖密报。

    陆笙看着密报,嘴角微微抽搐,“你确定?总感觉这根开玩笑似的。吕长陵突破,师弟马上把掌门交出来自己跑去闭关?”

    “长乐门对外是这么说的,要不要我让弟兄们再打探打探?”

    “算了吧,长乐门刚刚出了一个道境宗师,必然会有点飘。要是被他们察觉,他们可不管你是不是玄天府的。

    而且最近事情这么多,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最近那翡翠娃娃的事有没有消停点?”陆笙转头看向蜘蛛问道。

    “没有,反而大有更加激化的趋势,这件事的背后一定有推手,而他的目的就是引动江湖剧烈动荡。属下以为我们该未雨绸缪了。江湖武林一旦杀红了眼……难免会牵连无辜。”

    “嗯”陆笙轻轻的放下茶杯,“启动应急方案,所有玄天卫全部取消轮班休假,下放到各个乡镇,确保每个村子至少有两名玄天卫弟兄值守。

    其次,玄天学府结束所有的课程,全部投入警戒之中,配合城防军,编外人员完成日夜巡逻。这件事让蜘蛛和冯建配合敲定。

    我的要求只有一个,江湖武林要怎么争怎么抢怎么杀,我们能劝的劝,能调停的调停,实在不能调停的,他们爱打就打。但是必须有一个前提,不能殃及鱼池。

    无论哪个门派哪个势力,一旦牵连到无辜百姓的性命财产,玄天府绝不轻饶。”

    “是!”众人齐齐站起身喝道。

    “散会吧。”

    因为手下都有了眼下最紧要的工作要做,所以陆笙最近一段时间很忙。陆笙的工作速度已经很快了,但似乎还是有着忙不完的事情干不完的活一般。

    疲惫的批阅了一天的文件,陆笙回到了玉竹山庄。步非烟温柔的脱去陆笙的官袍,端来了热水毛巾。

    婚后的步非烟在外人眼中依旧是那个飘渺如仙的剑仙,但在陆笙回家后却是个温柔贤惠的妻子。步非烟无欲无求,此生所求无非是剑道,而现在也不过多了一个陆笙。

    你若安好,便是我愿。

    “烟儿,你说那群江湖武林人士是不是疯了?一个子虚乌有,根本没被证实的传闻,却能让整个武林跟疯狗一般撕咬。

    就算隔着十里外,都能闻到这一阵的血雨腥风。平白给为夫添了那么多麻烦。大家安安稳稳的不好么?”

    “这可不是什么普通的传言,那是天池老人的武道传承啊。”步非烟嫣然一笑,清冷的声音如清泉流淌在心间。

    “你知道天池老人么?”

    “不知道,早年间我也到过楚州,天池老人在楚州传闻神鬼莫测。任何关于天池老人的消息都能让江湖武林趋之若鹜。

    而且,这本来就是江湖!江湖,也本来就是这样。江湖中有名言,无风不起浪,既然有流言传出,无论真假都会去追根究底的。

    厮杀,掠夺,仇恨,名利!这便是一入江湖岁月催的由来。”

    陆笙笑了笑,“我倒是忘了,烟儿也曾经是江湖中人。可我的烟儿却是和他们不同的。”

    “我虽然身在江湖,但我从未涉入江湖。冰魄剑仙名动江湖之时,我尚在北地拭剑天下。我心无旁骛只求剑道,故而能不受江湖恩怨情仇羁绊。

    但即便如此,我还不是差点遭人暗算?所以我们这类人从不自认为是江湖儿女,要真说起来,我们算是修士吧。”

    “还是修士好,江湖水太脏,看来趁着这件事,是时候治理一下江湖的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