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天道罚恶令 > 第三百四十八章 伊人如故

第三百四十八章 伊人如故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为谁陨落
    “那好,明天你给我退出玄天府。”皓月脸色微微有些缓和,淡淡的说道。

    听到这个要求,纤云的脸色猛然间一变,一直看着纤云脸色的皓月瞬间也变得阴沉了下来,“你不愿意?难道你还想继续做朝廷鹰犬?你忘了,是谁把你养大,你忘了师傅是怎么教导我们,你忘了师门的教义是……”

    “别提师门教义了!”纤云突然冷冷的打断了皓月的话,“师兄,你有没有想过,师门的教义本来就是错的?你有没有想过,世上根本就不需要我们劫富济贫?

    贼就是贼,就算说的再冠冕堂皇,还是贼!师兄,我们做的这些,武林同道羞于启齿,平民百姓也无法认同,自以为是的伸张正义,却难道没有发现么?所有人都不认同我们?

    就像一只老鼠,只能躲在黑暗的角落里,阳光,师兄,你有没有感受过阳光的温度?”

    “闭嘴!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你果然走上邪道了……是因为那个女人么?”皓月脸色扭曲的厉声喝道。

    “和娟儿没有关系……在考入玄天学府之前,我也以为我们的理念是对的,朝廷鹰犬都是欺压百姓的混蛋。

    但是,他们的带着我们亲自去看去想,百姓需要的是什么?他们不需要我们这种人,劫富济贫?为什么要劫富济贫?富人就是该死?穷人就该不劳而获?

    不对的,不是这样的……我看到太多的富人一生行善,我也看到太多的穷人道德沦丧。对人对事,都必须有个是非曲直。师兄,玄天府并不是百姓的敌人……不信你去听听……”

    “那些百姓都是被你们蒙蔽了,甚至,玄天府连你都蒙蔽了。纤云,听师兄的话,退出玄天府,我们还是师兄弟?”

    “当我脱下夜行服,站在阳光下的时候开始,我已经回不去了。我可以光明正大的帮助需要帮助的人,为什么要偷偷摸摸?”

    这句话说出,似乎已经摊牌了。纤云平静的眼神看着眼前表情不断变换的师兄。

    “那么……敢问纤云队长,你是不是打算抓我这个飞贼呢?”皓月突然露出愤怒的嘲讽喝道。

    “我不会抓你,但我奉劝师兄,千万别出手。在玄天府,实力比我强的人比比皆是,尤其是孙游大队长,一旦他出手,你绝无逃脱的可能。别犯傻!”

    纤云知道,自己的理论已经无法说服师兄了。黯然的叹了一口气,转身就欲离去。

    “站住!”皓月厉声喝道,“你是盗侠,那么你就一辈子是盗侠,别以为换了一身皮就能摆脱过去。纤云,我一定能让你做回盗侠,我一定能。”

    “就算你去玄天府把我告发了,我也不会再做盗侠,在楚州,只要愿意出力气的人都能吃上饱饭。我已经无法面对曾经的师门身份,师兄,别做傻事,否者连我都保不住你。”

    纤云淡淡冷冷的说道,默默的转过身去,刚刚踏出一步,却又被皓月叫住。

    “是因为那个女人么?还是看上百里家的钱?纤云,看来你真的变了。”

    “不是我变得,而是曾经的我们……都错了。”

    纤云留下一句话,身形一闪再一次的越入黑暗之中。

    明天是中秋佳节,陆笙破例的给全体玄天卫放一天假,当然必要的值班人员还是要安排的。而且就算是放假,所有玄天卫也必须做好待命的准备,一旦玄天府召集,玄天卫必须无条件集合。

    不过两年来楚州都风平浪静,所以陆笙也不认为会有哪个不开眼的会在中秋给他来点事做。

    月上柳梢头,夕阳落平线。

    陆笙轻轻的放下收拾好的一叠卷宗,缓缓的站起身换下官服。

    已经成为楚州首富的陆笙早已不住在玄天府,除非公务繁忙的时候,否者每天下班之后陆笙都会回到安庆府郊外武铭山上的庄园之中。

    武铭山上的豪宅名玉竹山庄,是陆笙请了苏州最好的园林师傅来楚州亲自根据武铭山地形设计的庄园。庄园之内,亭台小榭,竹林流水应有尽有。

    陆笙在玉竹山庄之上花费了很大的心力,就仿佛是一只辛劳的小蜜蜂,一点一点和园林师傅讨论,以保证每一处地方都让人感觉温暖舒心。

    在以前,陆笙觉得一个窝只要能有一张床,能遮风避雨就好了。但现在陆笙却对家有了一种曾经从来没有过的依赖感,没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让陆笙的心底仿佛浮萍一般的空虚。

    玉竹山庄建成之后,陆笙几乎每天都回去。

    沿着山间的小道,陆笙每天都要走过两次。在太阳彻底落下地平线的时候,陆笙也正好走到玉竹山庄的门口。

    今天的大门是敞开的,踏入家门,陆笙的脸色顿时一怔。被陆笙安置在家里的熊大熊二竟然被人五花大绑的放倒在地,嘴里塞着的那团……应该是两个家伙的袜子。

    陆笙嘴角微微抽动,这两货的袜子,足以毒死一窝老鼠,看着两个货脸色发白就剩一口气的样子,陆笙胃里感觉一阵难受。

    外敌入侵?不太像。除了门口被放倒的两个货,其他的下人都一如既往并没有露出什么惊慌失措。尤其是苏州的庆嫂,对着陆笙还露出了强忍着却又忍不住的笑容。

    精神力外放,陆笙嘴角顿时裂开了。

    “看剑”

    一道厉声突然从背后传来,在厉声响起的瞬间,一道剑气已然出现在后背。剑如闪电,迅如极光。

    陆笙甚至连转身都来不及,但陆笙的手指却快如闪电的伸出,轻轻的一弹,袭向后背的剑气轰然间爆碎。

    陆笙缓缓的回头,入眼的瞬间便是一个身着青衫的蒙面女子一剑狠狠的刺向自己的咽喉。陆笙嘴角微微勾起,一道白光自指间亮起,手指虚空一点,正好封锁了女子剑气的所有路径。

    “叮”

    手指与利剑交击,却发出了一声金戈交击的翠响。女子显然没想到陆笙竟然单凭手指就能挡住自己布满剑芒的利剑,身形瞬间暴退。

    突然,女子的剑势舞动了起来,如月下起舞的仙子一般。剑气朦胧如月,剑光如星河雨落,无数剑气,恰似流星一般向陆笙激射而来。

    如此眩美的剑气,令人迷醉其中。就连倒在地上挣扎的熊大熊二两货,也忘记了挣扎满眼星辰闪动的看着眼前绚丽的剑光。

    陆笙静静的站在星光之中,背着手,脑后的青丝舞动,身上的白衣如云飘洒。

    剑气狠狠的击中陆笙,陆笙的身前仿佛水面一般在剑气中荡漾出一朵朵波纹。剑气刺入波纹,仿佛没入了另一个时空一般消失不见。

    星河如雨消散,陆笙的脸上露出了温暖的微笑,“阿狸,长高了啊。”

    对面的女子缓缓的抬起手,轻轻的摘下脸上的面纱露出了已经褪去了青涩,但还是曾经熟悉面容的陆狸。

    三年了!

    陆狸跟着步非烟离开的时候十七岁,十七岁的少女,还是青涩的小苹果。三年过去,陆狸也真正的长大了。虽然还是曾经的容貌但多了成熟妩媚的气息。

    而让陆笙更加直接的感触就是,陆狸竟然又长高了。

    “哥……”摘下面罩的瞬间,眼眸中瞬间蕴满了泪水。

    “回家了该高兴,别哭!都二十岁了别动不动哭鼻子。”

    “嗯!”陆狸抬起手小心的抹去眼角的泪痕,“哥,我的武功可有长进?”

    “你跟了步非烟三年,要是武功没有长进的话,那你就真的是朽木不可雕也。不错,先天巅峰之下,你也不惧何人了。

    对了,这两个怎么得罪你了?你把他们绑成这样”

    “哥!你从哪里找来的这两个极品啊?”提到熊大熊二,陆狸这个女魔王都露出了满脸无奈的表情。

    “我都向他们表明身份了,这两个家伙还一句没有大人的命令,不能放任何人进入。这不是缺心眼么?

    偏偏这两个家伙皮糙肉厚的,我又不能下重手,没办法,只好拿根绳子将他们捆了。捆了之后也该消停了吧?但这两个家伙嘴里还不干净,所以就你看到的这样了。

    对了哥,非非姐说他们两个天赋绝顶,而且一身横炼功夫高深莫测。如果悉心培养,说不定能成为一代宗师。是不是啊?”

    一代宗师,在当今武林人的心目中已经顶尖。当代武林之中,能成为宗师道境的高手哪一个不是无数人崇拜的偶像。

    这两个货能成宗师?陆狸心底是不信的。

    “你看他们像么?”

    “不像!”陆狸很果断的否决道。

    “那不就得了,造物弄人,有一得必有一失。上天给了他们两兄弟绝世天赋,却忘了给他们脑子。所以,缺了悟性这辈子是无法踏出那一步了。

    好了,你把他们放了吧,今晚想吃什么,哥亲自下厨。”

    “算了吧,我都准备好了,糟了,锅里还在炖东西呢……”话音落地,陆狸嗖的一声消失不见。

    陆笙苦笑的摇了摇头,手指一晃,熊大熊二身上的五花大绑瞬间爆碎。而后身形一闪,踏入后院之中。

    渺渺琴声隐隐传来,如仙如雾。

    听到琴声的一瞬间,陆笙的心却不由得提了起来。哪怕用内力克制,都无法阻挡心脏剧烈跳动。

    顺着琴声走去,碧绿的竹林之中,一袭白衣的步非烟背对着自己波动的琴弦。

    再次看到伊人,陆笙感觉步非烟拨动的根本就不是琴弦,而是陆笙的心弦。陆笙身形一闪,人已消失。琴声戛然而止,步非烟疑惑的回过头。

    一阵清风掠过,陆笙的身形再一次出现,怀中抱着的,却是一面通体如翡翠的锦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