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天道罚恶令 > 第二百七十七章 来了个刺客

第二百七十七章 来了个刺客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为谁陨落
    陆笙记得初中物理课上老师讲过,火焰,其实就是一种红外线,温度决定了火焰的颜色。正常是红色橙色三千度,到黄色白色为四千度,青色蓝色为五千到六千度,而紫色为七千度,再高,红外线就会变成紫外线,成为无色的火焰。

    陆笙很庆幸虽然物理老师死的早,但陆笙还是记住了这些知识。白色的什么神火啥的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是高温火焰。

    什么光明神火也不过是骗人的把戏,定然是掌握了某种燃烧方式可以获得高温火焰。这个时代,还没有物理化学这些学科,倒是数学发展的极为迅速。

    大自然的宝库,还没有得到真正的开发。武学虽然在这个世界是万金油,但至少有一样东西不能取代,那便是物质转换,能量转换。

    所以陆笙相信,这个世界要获得高温火焰的条件,应该是非常困难的。

    “沈凌,既然锻造星纹神兵的条件这么苛刻,那我们可以以此条件作为筛选。首先星纹符文,我记得卷宗之中,当年意外身亡的三个工部大师之中就有一个是符文师吧?

    而高超的锻造技术,看着李秀成我就知道,一个秀才,短短三年时间就被逼成了一个技艺高超的铁匠?鬼知道他这三年经历了什么。

    但唯有这个火焰,才是最为难弄的,非有心而可得,非心诚,而可获!”

    “自然,工部记载,那光明神火妙手偶得,非光明神火不可熔星纹铁。但光明神火,只有在工部的秘密之所……难道……星纹神兵还是从公布流出的?”

    “不可能,京城距通南府,千万里之遥,如果李秀成是从京城被运回来,那尸体早就快速腐化了。我们能看到完好的李秀成这说明,他距离通南府不远。

    火焰之所以呈白色,是因为其热度比寻常红色火焰高一倍仅此而已。之所以凡火难熔星纹铁,无非是温度不够高而已。

    沈凌,查查资料,通南府有没有发现过天然气?”

    “什么是天然气?”

    “就是一种从地底冒出的气体,和沼气一样可燃烧的气体……燃烧也是一种快速氧化反应,除了可燃气体,氧也是必不可少的关键。”

    陆笙喃喃的自言自语,听得沈凌也只能一阵懵逼。

    六月天,天气无比酷热。

    哪怕是漆黑的地下室中,依旧闷热的令人窒息。而哪怕如此闷热的环境,空旷的地下空间之中还点燃着密密麻麻的火盆。

    火盆消耗着氧气,让整个空间中的空气更加的浑浊不堪。

    但即便这样,地下之中却静静的站着十几个带着面具的神秘人。每一个都穿着漆黑的衣服,将浑身上下所有的皮肤都笼罩在漆黑之中。

    没有人发出声音,整个场景落针可闻。

    就连呼吸,都如细雨般长绵,似乎生怕因为呼吸而破坏眼前的这一片死寂。

    所有人都目光平视的看着头顶那一张古朴的宝座,宝座之上,坐着一个魁梧的男子。男子也是带着火焰一般的面具,无形的气场,如涟漪一般荡漾开去。

    “陆笙来江北道多久了?”不知过了多久,宝座上的男子开口了。

    “回禀主人,快两个月了……”

    “两个月……区区两个月,就将本座二十年的布局搅得乱七八糟……他们现在追查到哪一步了?”

    “最后一步!”身边包裹在厚厚棉被之中的人,尖着声音回到。

    他的声音如此的难听,但没有人露出半点的不耐烦。

    所有人都站着,而他却能躺着。这就说明,这个看似虚弱,可能随时要断气的家伙。身份地位非同一般。

    “第一个月,陆笙先得了蛊母,并配置出了蛊毒解药。破了十五年前孩童失踪一案,明白了我们在暗中扶持倭寇。同时,荡平了烟柳山庄,拔出了倭寇埋了几十年的钉子。

    第二个月,陆笙再次找出星纹神兵的矿产,断了我们生产星纹神兵的后路,现在又查出了我们暗中的产业皆是以犯人为主生产。

    以陆笙的速度,找到我们的工厂,并将我们连根拔起已经是时间问题。我早就说过,不能让陆笙活着,他就是个麻烦,应该在他进入江北道的第一时间就动手杀了他。”

    “他是堂堂剑圣,一剑西来天外飞仙的剑圣,谁能杀的了他?是你,还是本座?我们一旦动手,就是主动暴露我们自己……”

    “那现在呢?因为迟疑,我们已经退到了角落里,随时有可能被陆笙揪出来,到时候,我们都得死。唯今之计,只有孤注一掷的杀了他,还有那个沈凌。”

    “沈凌一死,那就是天崩地裂。”

    “他若不死,就是我们万劫不复!你还是那么优柔寡断?你应该明白,你再如以前那般优柔寡断,连累的,不只是我们这群本身就埋进黄土的人,而是宫里的那位……”

    死寂,又是一片死寂。

    “谢剑豪!”

    “主人!”

    “你负责,杀了他!”

    “是!”

    日近黄昏,幻影婆娑,整个通南府的上空,笼罩着一层浓浓的杀机。

    通南城的街道,和苏州府并不相同,到了黄昏时分,街上已然不会有多少行人。

    大地散发着逼人的热浪,仿佛烧烤摊上升起了扭曲青烟。

    一个劲装青年,望着西天如墨的乌云,默默的顿住了脚步。

    紧紧的抿着嘴唇,道了一声,“今晚有大雨,适合杀人。”

    提刑司地牢之中,哀嚎遍野。在段飞的带领下,冯建等玄天卫繁忙的收集着衙役、承包商他们的口供。不放过一丝一毫的细节。

    沈凌加紧和总部取得联络,并交换情报。现在是和幕后黑手抢夺时间的关键时刻。他们手脚慢一天,幕后黑手就能多一天时间扫除首尾。

    陆笙将这两个月来,收集的情报和案子的进展重新梳理起来。虽然两个月来,从未和幕后的对手正面交过手,但双方招式的比拼却从未停止过。

    陆笙和幕后黑手,如都蒙着眼睛的剑客,彼此不停的试探,不停的出招,又不停的拆招。

    虽然看起来,幕后黑手似乎并不高明,就会杀人灭口壮士断腕这一招。但这,恰恰是幕后黑手高明的地方。

    真正强大的招式是无招胜有招,真正高明的布局是以阳为谋!

    灵珠郡主当年的布局是高明的,不断的扰乱陆笙的视线甚至不惜亲自上阵。但越是高明的布局,却越容易留下破绽。

    一环扣一环固然好,但只要一个环节出现意外,那么就是一泻千里,满盘皆输。而这次遇到的幕后黑手,他算告诉陆笙他的布局但陆笙却无可奈何。

    因为够快,快的陆笙拍马而不及,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些线索打算趁胜追击,却发现,等找到线索的源头之后,对方早已经将线索斩断。

    如果灵珠郡主用的是乱花迷人眼这一招的话,那么这次陆笙的对手,就是一个字藏!死里藏生!

    这是陆笙两辈子加起来,见过最能藏身的对手,也是最能隐忍的对手。

    烛火剧烈的摇曳,如蝴蝶扑腾的翅膀。

    陆笙轻轻的收起心神,缓缓的抬起头看着漆黑的屋顶。

    灯光下,陆笙的脸庞有些憔悴。大量的讯息,在脑海中卷起了滔滔巨浪。

    “虽然今天提刑司很忙,很多人有着做不完的事情。但是,还能让你成功潜入到这里,你的本事,不一般嘛……”

    “谁!”门口的盖英突然暴喝一声,身形一闪跃上了房顶。

    在房顶之上,静静的站着一个青年……要说青年也不太像。因为这人只不过看起来比较年轻,但真实年龄一定比盖英大。

    盖英的眼中迸射这精芒,脸色也前所未有的凝重。

    他一直守在陆笙的门外,一直履行着一个贴身侍卫的应尽之责。但是,就算这样,他都不知道对方何时出现在了屋顶?

    盖英的眼神很冷,缓缓的抽出了剑,遥遥的指着对面的神秘人。但盖英没有贸然出手,他知道,对方很强,是他从未见过的强。

    “想不到朝廷鹰犬之中,竟然还有你这样的高手……也难怪,毕竟是剑圣陆笙的手下嘛……强将手下无弱兵,也算应当。我今天不是来找你的!”

    “不知阁下哪来的自信找在下的?”一个声音响起,陆笙的身形不知何处出现在盖英的身边。

    对方的眼神猛的一缩,与盖英一样的感触,竟然神奇的出现在神秘人的心头。

    他什么时候来的?

    就算眼睛都没有眨一下,但陆笙就这么神奇的出现在盖英的身边。

    陆笙好奇的打量着眼前神秘人,一开始他以为是幕后黑手派来的杀手。但现在看,显然不是。

    这么一个人,单枪匹马的杀入提刑司,怎么看都像是来找死的。如果是幕后黑手,绝对不会干这样的蠢事。

    定定的看了眼前这人很久,陆笙脸上突然露出一个玩味的笑容,“你是青年高手榜第四位的那个……鬼影刺客?”

    “剑圣是在讽刺在下么?剑圣位列青年高手榜第十七,如今柳青云已死,谁都知道剑圣乃当之无愧的前二。是第一还是第二,怕是要等你和步非烟一战之后才能知晓。”

    “我想这个答案应该永远不会有了。不过本官很好奇,你来找我做什么?为了一战得名?”

    “我不在乎这些虚名,既然我叫鬼影刺客,自然是为杀人而来,有人要你的命,我来了。”

    “我听说鬼影刺客乃当世第一杀手,但手下却从未枉杀过一个好人。是不是?”

    “我杀人是为了钱,但我从不为了钱而杀人。我杀的人,必有其该死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