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天道罚恶令 > 第一百三十八章 真相

第一百三十八章 真相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为谁陨落
    没有迟疑,段飞立刻一掌,将陆笙指的那面墙敲碎。果然不出所料,这面墙,竟然是空的。一掌下去,烟尘漫天,几片碎石洒落,露出了一个暗格。

    “陆兄果然慧眼如炬,这么隐秘的暗格都能发现?”段飞欣喜的从暗格之中掏出一个包裹,来到台前,将包裹缓缓的打开。

    沈凌和陆笙整理包裹之中的内容,一份是更改官银抵达苏州的时间表,一份是联络名单。这两份上面,皆有谢天赐的印章。

    就着两样东西就足以证明,官银劫持一案的幕后黑手就是谢天赐。但是,除了这些直接证明谢天赐是官银劫持案的指使之外,还有一枚令牌。

    当沈凌看到令牌的时候,脸色猛然间大变,“这是大内密探之令牌,是属于郭松龄的。这么说来,郭松龄也是死于谢天赐之手?”

    “应该是了!”陆笙又翻出一张地图,这张地图和陆笙之前见过烟罗岛的布局图有些相似,但布局之中的营房,兵器库位置都发生了改变。

    陆笙和段飞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疑惑。如果谢天赐手中的这份地图是真的,那么那天从何桥生手中看到的图又是什么?

    “这是什么?”

    陆笙又抽出一张仿佛布阵图一般的东西。沈凌接过一看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

    “原来如此,这是军队中常用的作战计划图,原来谢天赐是用作战计划的方式来实行这一次官银劫持计划的。这有特殊的阅读方式。”

    沈凌指着符号,仔细的阅读过后说道,“官银在从烟罗岛运出之后,借用长陵公主的商号运进沪上。其实那批官银我们曾经找到过,可惜没有发现而已。”

    “在哪?”

    “就在这!”沈凌指了指脚下。

    陆笙脑海中思索,瞬间恍然大悟。这处别院,陆笙和沈凌在查案的时候来到过。当初有一船的冰块被他们从极北之地运来。

    说是给他们过夏用的,当时陆笙还感叹土豪的生活不是他们所能理解。如果官银是被运到了这里,那么只能是那一船的冰块。

    “冰块?”

    “不错,冰块。因为冰块被存放在冰窖中,光线比较暗,所以我们当时谁都没有发现冰块中有银子。走,我们这就去取银子。”

    从谢天赐房间里找到的一切罪证,都只能作为间接的罪证。而只有最直接的罪证,才难将此案定案。没有什么证据,比找到失窃的官银更加的真实的了。

    打开地窖,一众长陵卫和衙门的捕快衙役都进入到地窖之中,撬开一块块坚冰,一枚枚印着官印的官银从冰块之中露出了庐山真面目。

    千辛万苦,终于找到了失窃的官银,每一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笑容。陆笙也很高兴,这件案子到了现在终于可以圆满的结局了。

    但是,喜悦并没有在陆笙的心底停留多久。一个个不合理的疑点,仿佛走马灯一般在陆笙的脑海中浮现。

    三百万两多么?很多,是普通百姓根本不敢想象的数字。但是,再多的钱,在有钱人的眼中,无非是数字而已。

    能挣再多的钱,未必有能力花掉这么多的钱。

    从未拥有过钱的人无法理解有钱人是金钱如粪土的态度。但确实就是这样,越是有钱,越不在乎钱,越是不曾拥有,就越是渴望。

    三百万两很多,但谢天赐缺钱么?别说谢天赐,就是霍天也不会在乎。为了三百万两,而冒这么大的风险,这是极为不合理和不值得的。

    但是,谢天赐却这么做了。或者说,眼前的证据证明着谢天赐这么做了。

    在保留的证据之中,有谢天赐的罪证,也有他的请罪表。谢天赐将如何布局,如何安排人手,如何劫持银两都原原本本的写了下来。

    这似乎已经是铁板钉钉,无可争议的事实。

    但是,这一切太反常了,一切又太完美了,完美的就像是一幅画,一场戏,一个动人的故事。

    看到陆笙愁眉不展,沈凌打趣的推了推陆笙,“官银找到了,你还一副不开心的样子,干嘛?这么严肃活着累不累?”

    “累!但这件案子却还没有完!”陆笙轻轻的揉了揉眉间,“走吧,我们出去。”

    说着,陆笙自顾的走出冰窖。身后的沈凌茫然的看着陆笙的背影,“还没完?案子不都全部水落石出了么?”

    嘴里虽然嘀咕着,但还是跟了上去。一行人再次回到长陵公主的房间,两人依旧保持着相爱相杀的一幕。

    陆笙静静的看着两人,又看了看地上的血迹。

    脑海中浮现的却不再是之前想象中两人同归于尽的一幕,而是谢天赐被人一剑贯喉,而他,却连碰到对方衣角都办不到的一幕。

    “好快的剑!”猛然间,陆笙睁开眼睛,浑身打了一个冷颤。

    “什么好快的剑?”沈凌好奇的来到陆笙身后问道。

    “我说杀死谢天赐的人,好快的剑。一剑惊鸿,贯穿咽喉。谢天赐就算不是以武功见长,但好歹是先天之境的高手。竟然这么没有反抗之力的被一剑击杀……”

    “你在说什么啊?谢天赐不是死于长陵公主的剑下?”沈凌伸出手碰了碰陆笙的额头,“你今天怎么了?一开始就神神叨叨的。”

    “沈凌,你看看这摊血迹!”陆笙指着地上的血迹,“两个人的血,是不是少了点?还有,你看看长陵公主胸膛的血迹,和谢天赐喷出的血迹,轨迹完全不一样。而且,长陵公主胸口的血迹太少了,颜色也显得淡的多。”

    “咦,的确如此。要真如你这么说,长陵公主胸膛的这一剑,更像是死后被人刺进去的。你的意思是,昨夜长陵公主根本没有和谢天赐交手,他们的同归于尽也是故意被人摆成这样的?”

    “不错!其实我一直怀疑,当初妙远和尚刺杀长陵公主的时候我们都在场。长陵公主的伤势我是亲自看过的。这么重的伤势,在我看来神仙来了都没用。

    但是当天夜里,长陵公主就毫发无损的出现了。我还以为长陵公主有什么起死回生的仙丹呢?现在看来,长陵公主根本没有过了那晚。”

    “你是说,长陵公主早在七天前就已经死了?这怎么可能,死了七天的人,不可能这么新鲜啊,再说了如果长陵公主早就死了,那这些天我们见到的是……”

    突然,沈凌顿住了话语,仿佛想到了什么。

    “你也想到了?为什么他们好好的宁国侯府不住要住在别院?因为这里有一个冰窖,因为长陵公主的尸体一直冰封在冰窖之中。

    而这些天冒充长陵公主的人,只有她!”

    “可是,她不是在京城么?”

    “谁看到了?云娘的情报中从来没有提到过有谁看到了灵珠郡主。”

    “段飞!”沈凌厉声喝道。

    “在!”

    “立刻封锁沪上府,就算掘地三尺,也要把灵珠郡主给我找出来。”

    “不用了!”陆笙低沉的说道,缓缓的从腰间掏出一个竹筒,“这玩意叫蝶恋花,上次在和长陵公主交手的时候,偷偷的在公主的身上撒了一点。一个月之内,就算她把皮都换掉,我都能找到她。”

    说着,陆笙打开竹筒,两只彩蝶飞出,在空中舞动,轻轻的飘出门框,向远处飞去。

    “跟着他们!”陆笙话音落地,人已化作流光消失。

    “我说陆笙,你为什么在长陵公主身上抹上这玩意?是早就想到了么?”

    “没有,纯粹的多此一举想不到却建奇效了。”陆笙言不由衷的敷衍了过去,实际上,陆笙打着半道罚恶的打算。

    沪上城外,十里长亭,略过长陵进入乡间古道,在群山密林之中却有一处世外桃源。

    一座简易的茅屋,破败的如陆笙刚刚回到苏州时的家一般。

    在茅屋的边上,立着一座孤坟。

    孤坟前,燃着两根烛火,烛火摇曳,漫天的纸钱如雪花一般飞舞。

    灵珠郡主静静的站在坟前,墓碑上刻着,江南大侠白烨之墓,兄,郭松龄,林泉泣立。

    在灵珠郡主的身后,整整齐齐的站着千名长陵卫,她们就如泥塑木雕一般一动不动。

    “呼”

    一阵风啸声响起,狂风卷动,目前的香烛剧烈的摇曳。

    一道青色的身影,诡异的出现在灵珠郡主的身边,静静的看着墓碑,深邃的眼眸中充满追忆。

    “你来了?”

    “我来了!”林泉低沉的声音仿佛压抑着什么,“灵珠郡主,郭侄女在哪?你把她怎么了?”

    “你没带人来么?”

    “郡主要我一人前来,我怎敢不只身前往?废话不多说,郭侄女在哪?”

    灵珠郡主轻轻的挥了挥手,长陵卫整齐的分开,在他们的包围之中,一个被捆绑的少女看着林泉发出了呜呜的悲呼。

    “香儿,别怕,二叔在此!”林泉急忙安慰,刚刚上前一步,却又生生的顿住了脚步。三把短枪,抵在了郭香的咽喉之上。

    “卑鄙!你们竟然拿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威胁我,什么时候江湖上侠肝义胆的灵珠郡主变成这样了?”

    “林伯伯,你怎么只记得你有一个香儿侄女,却忘了你还有一个灵儿呢?”

    话音落地,林泉如遭雷击。

    瞪着浑圆的眼睛,直直的盯着灵珠郡主,“你……刚才叫我什么?你是……”

    “林伯伯,这么多年没见,你还好么?”灵珠郡主露出了甜美的笑容,嘴角的酒窝,那么的深,那么的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