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穹顶之上 > 359.归程与去路

359.归程与去路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人间武库
    “记得回来,不然真的会杀你。”

    突然,叶简也在身后也喊了一句。似乎他在思考过后认同了科特妮的意见,又或者他有什么别的考虑。

    “好的,叶哥放心。”刘世亨背着贺堂堂转回身,灿烂笑着应了,目光在叶简身上停留一下,犹豫说:“那什么,叶哥,我这还有个事忘记说了。”

    叶简点头,给刘世亨感觉似乎一下亲切了不少,“你说。”

    “就你手上拿的那把剑……是堂堂的。你能扔过来给我吗?”

    “滚!”

    “好嘞。”刘世亨干脆说。

    叶简低头哭笑不得一下,看了看手上的重剑,说:“这个,就当韩青禹赔给我的。”

    “好的,我回头跟堂堂说,让他带话回去。叶哥拜拜,嫂子拜拜。”

    刘世亨笑着转身,心说那你跟青子可就真成仇了啊,哥们这一年多下来还从没见人抢过他的东西。

    “不过青子现在应该还砍不过他,可惜了。

    而且这特么还是一对雌雄超级,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青子、吴恤和锈妹才能追着他们砍。

    那到时得先放他们一次吧?不管怎么说,这次也得算是他们救了堂堂。

    算了,这些问题还是留给青子、瘟鸡他们自己去想吧。”

    此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但是时近月中,月光还不错。

    刘世亨背着贺堂堂拐进一道山谷,确认已经摆脱后方视线,雪莲另外那些人也并没有追来。

    他就地站下来,停住一下。

    脖颈后感觉着贺堂堂的呼吸,气若游丝……刘世亨脸色再没有半分嬉皮笑脸,深呼吸,看着前方,轻声喊:

    “堂堂,堂堂。”

    一如预料的那样,没有回应,刘世亨接着说:

    “堂堂你要撑住啊,我们回去了。”

    “喘气,对,只要你给我一直呼吸,我就一定能带你回去。”

    其实附近区域目前整体都不在蔚蓝的控制下,依然很危险,刘世亨稍有一个不慎,就可能把自己和贺堂堂两个人都葬送在这里。

    而且他现在连武器都没有。

    “就算我有,大概也没用。”刘世亨知道以自己的实力,一旦遇敌,或者遇上大尖,都不可能带着贺堂堂脱身。

    一时间急切和紧张、忧虑的情绪交叠,刘世亨咬了咬牙,努力把心底的无助收起来……因为现在,是真的没有人能帮他。

    不敢全力奔跑,他一路用小碎步在夜幕下行进,一路按电视剧里演的,小声一直找贺堂堂说话。

    世亨少爷说起了港城各家娱乐城的头牌,说以后一定都带贺堂堂去认识,说到家里的游艇和最喜欢欣赏的比基尼款式,说红酒和雪茄,高尔夫和跑车……

    身后依然没有任何回应。

    后半夜,大概不到一点钟,贺堂堂的呼吸突然间急促地变弱,接近消失。

    刘世亨慌张把人放下,转头去检查。

    偏这时候,贺堂堂的眼睛睁开了,向上看了看刘世亨,缓缓咧嘴笑了一下。

    “我…草……你还真的来祭我了。我就知道你要祭我,肯定来这里。”

    记忆停留在那条山谷里,以为自己是被刘世亨捡到的,贺堂堂挣扎着艰难说话,甚至语气里还有几分自鸣得意。

    “滚!老子是一刀劈飞了叶简才救你出来的,知道吧……留着力气别说话,老子现在带你归队。”

    看到贺堂堂醒来,刘世亨心里先是激动了一下,转念立即慌乱起来:这特么的,不会是他们说的回光返照吧?

    视线中贺堂堂的眼睛正在缓缓闭上……

    刘世亨连忙动手检查,发现是贺堂堂装置里用来温养吊命的源能块用完了。他伸手在自己身上快速摸了一下,傻了,“我源能块呢?!”

    因为一直想着要走,不想多浪费资源,刘世亨上次在破屋那里就没跟韩青禹多要,只拿了两块。这样到落水的时候,他身上就只剩了一块备用源能块。

    结果这块源能块,不知道什么时候弄丢了。他注意力都在钱上了。

    “你自己还有没有啊?”

    一边承受着巨大的沮丧,懊悔自己竟然忘了跟叶简要源能块路上备用,一边,刘世亨又在贺堂堂身上翻找了一遍。

    结果一样没有。

    “……老天爷你到底想干嘛啊?!”

    这一句是压着嗓子喊出来的,刘世亨整个人在这一瞬间崩溃,瘫坐在地上,焦急痛苦地想着。因为已经乱了,一直隔了十几秒钟他才反应过来,自己装置里还有一块。

    赶忙把源能块拆下来给贺堂堂装上,启动装置。

    刘世亨小心翼翼地伸手,在他鼻子下试探了一下……还好,呼吸渐渐又粗壮了一些。

    “还没死。”贺堂堂眼睛重新睁开,看着刘世亨气若游丝说。

    “闭嘴啊!”刘世亨无力地骂了一句,偏头抹掉眼泪,认真说:“你没事别说话了,咱们现在得继续走,这一带不安全,前面那个大尖群估计也还在,咱们得绕路,从上游过江,你能撑住吗?”

    贺堂堂在他恳切地目光里点头。

    …………

    “唉,为什么每次我要跑,都这么倒霉连连呢?上次一头扎进牛粪堆,这次……”

    刘世亨收起地图,重新把人背上,确定方向然后投进夜幕里。

    没有了源能块,他接下去就只能靠身体的力量背贺堂堂离开这里了。还好这一年多来糟蹋了韩青禹不少源能块,刘世亨现在的身体素质也还不错。

    “那个比肾都被我一刀捅掉了。”走了一段后,贺堂堂在他肩膀后面突然说。

    刘世亨困惑一下,扭头问:“什么?”

    “那个顶级,我把一个顶级捅废了。”贺堂堂说。

    原来这货在跟我吹牛逼,在他已经快死了的情况下……

    刘世亨明白了,敷衍说:“哦,厉害。”

    “你是没看到,我比青子还狠。”

    “好好好,你狠。”

    “当时,我一个人挡着他们……”

    “闭嘴!你特么能先消停点吗?留点力气喘气!”听着贺堂堂的声音越来越弱,刘世亨心里担心,放弃敷衍直接骂了一句。

    “我……”

    “闭嘴啊。”

    “我渴了。”

    “哦,好,我这有水。”

    知道要水喝,看来是活了,这傻鸟生命力还真顽强啊!刘世亨心里激动地想着。

    他并不知道事情阴差阳错的点在哪他的这块源能块,是韩青禹当时拿空了的蓝晶,用液态源能倒灌的。

    所以虽然很微弱,但其实这块源能块里,存有一丝生命源能的气息。

    这种情况,他们平时用着完全没有差别,也感觉不到。但是现在,当它被用在重伤垂死的贺堂堂身上,温养吊命的效果差距就出来了。

    不明所以,但是至少能确定,贺堂堂的状态比刚才好了一些,刘世亨开心地把人放下,小心喂了水。

    重新背起来又走了一会儿。

    贺堂堂:“我……”

    “你又怎么了啊?”刘世亨有些无奈。

    “我饿了。”贺堂堂说。

    “哎哟我去你大爷的,你……行,想吃东西是好事,我这有。”

    再一次把人放下,刘世亨摸了摸身上……他的军用压缩饼干跟源能块一起弄丢了。

    贺堂堂躺在地上,“我不想吃饼干,我想吃肉。”

    “我草你大……行,那你现在这样,就是说好不死了对吧?说好了的话,我去给你找。”

    “嗯,不死,我想吃肉。”贺堂堂语气很弱,但是很坚定。

    “好。”

    把人藏在草坑里,刘世亨在附近找了一圈,从草甸里抓回来两只高山娃,再又从山坡上扑到了一只绿色的蜥蜴。

    在他的概念里,这些当然都是可以吃的。

    剥皮,把肉砸成肉泥,问:“生的行不行?”

    贺堂堂看着他,“行。”

    刘世亨一把抓起金属匣上肉泥,正好自己的肚子也叫唤一下,他也饿了……手上顿了顿,刘世亨说:“先叫哥。”

    贺堂堂茫然看着他。

    “叫世亨哥啊,老子这突然才想起来,一年多了,你都没叫过一次。叫不叫?不叫老子自己吃了啊,把你丢这。”

    贺堂堂摇头,冷漠说:“不叫。”

    “哎哟我去你大爷的贺堂堂!我是不是比你大?叫声哥你很吃亏吗?老子这可是冒死从叶简手里救的你,而且以后,咱俩没准就再也见不着了……算了。”

    刘世亨说着说着自己笑起来,放弃了,动手把肉糊一点一点给贺堂堂喂下去。

    而后重新把人背起来。

    一边走,一边小声说:“对了,上次我遇到青子和瘟鸡的时候,瘟鸡跟我说,他给我们……你们几个取了个小团队的名字,叫做溪流锋锐。”

    “他们一直在找咱俩……”

    “你这次得算是叶简救的,不过他把你剑抢走了。”

    刘世亨一路上把这两天发生的所有事情都说了,包括自己在江岸上假死脱身这件事,也都没有瞒着贺堂堂。

    唯一他没说的,是叶简和科特妮要他回去加入雪莲这一点。这事刘世亨没说,倒不是因为怕说了青子他们会担心,而是觉得完全没必要,反正自己肯定不会去尼泊尔自投罗网,而这个世界,那么大。

    夜,日,夜。

    第二天傍晚,太阳下山没一会儿。

    刘世亨已经彻底腿软了,除了身体上的疲惫,贺堂堂一路上时好时坏,一会儿昏迷,一会儿清醒的状态,也让他的心理有些遭不住。

    但是不管怎么说,总算是走出来了。人还活着。

    没想过自己真的能把人带回来,刘世亨眼眶泛泪,激动地看着前方不远的蔚蓝营地。

    迈步……顿住,慌张站进旁边的一处阴影里,犹豫了一下。

    “世亨哥你把我放下吧。”

    贺堂堂在肩膀后面开口说。

    刘世亨转头,“你……”

    “这点路,我自己能爬过去的。”贺堂堂缓了缓,说:“我知道你还是想走,这次不是我的话,你早走了……你走吧,开开心心去过你想过的生活。”

    刘世亨看看他……小心把人放下。

    贺堂堂试着往前爬了几步,回头,“我就不问你去哪了,免得以后不小心说漏嘴。”

    “好。”

    “但我得告诉青子他们你还活着。”

    “嗯,说吧。”

    “他们肯定得骂你。”

    “应该的。”刘世亨笑起来,说,“你让他们哭够了先。”

    贺堂堂艰难地也笑了一下,“那,等打赢了,我们去找你玩。”

    “好。”刘世亨用力点头,转向一边,说:“我等你们。”

    贺堂堂说完了,转回头,开始一点一点,向营地方向爬去。

    刘世亨站在原地看着他,一直到他被营地里的战士发现,被医护人员放上担架抬走。

    转身抬手抹了一下眼眶,深深吸了一口气,又呼出。

    “糟,我忘了还装置了……”

    “算了,留个壳当纪念也好。”

    刘世亨想罢迈步向北走去。

    轻松啊,开心啊,幸福啊。

    “终于,彻底跟尼玛这个幕后的世界,撒由那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