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黑暗的苏醒 > 第368章 开导

第368章 开导

类型:穿越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花静开
    苏烈是武将,说话比较直接,但每一句话都能说在点子上,令人不得不服。

    老夫子恶狠狠瞪黑母一眼,眼神意思是:“叫你再得意忘形试试!”

    黑母知是自己错了,脖子肩膀一个劲往里缩,加上个头太矮,怎么瞧都象一团煤球。

    老夫子转向苏烈与钟馗,重又变得和颜悦色,笑道:“苏将军说得极是。老夫知这学生的脾性,所以总得忍他,但又怎能要求别人也这般忍耐?黑母犯错,二位大人要打要罚随意,老夫是干涉不了了。”

    好一个稷下学院校长,公关能力真够强的,梦奇还真没白夸他!他这话看似菲薄自己的学生,其实是暗中为他撑腰,声势之大如同咆哮,那意思就是,他那天性改不了,老夫能忍你们凭啥不能忍?他的错再大也是为王者大陆好,有本事你们就拿鞭子抽他一顿,然后当此事从没发生!

    那二人为官虽清正廉洁,对这种弦外音又岂能听不懂?钟馗豹目中射出阴厉之气,苏烈则脸上挂不住,微微地摇头叹气。

    钟馗不答老夫子,而是问盾山:“盾山兄弟,此事你怎么看?”

    盾山有点懵,也是啊,人家一直默不作声的,不招谁也不惹谁,怎么球就甩他怀里了?

    “这个……钟大人,若真加入寻找天书大队,队长莫非是那个混账?”盾山闷声闷气地反问。

    钟馗抚须点头,意思再明确不过。

    “你说谁混账?”黑母又掏出一粒喉片,朝盾山扔过去,敲在他坚硬的机甲壳上,发出“铛”一声响。

    “钟大人你瞧,混账永无变得清白的一日!”盾山立即就抓到了证据。

    钟馗鄙夷地望望黑母,对盾山道:“依本官看,此行若真能对抗神秘力量,将那些侵略者从咱们的地盘上赶出去,就不是选择问题,而是必须要去。”

    “哦~”盾山的回答声本应响亮,却只是随随便便哦了一声。但这并非是表示他不想去,而是他早已想好答案,内容与钟馗的想法一模一样。

    “好吧,只要钟大人与苏烈大哥同意前往,我盾山就愿意跟随。不过你们帮我告诉那个混账,尽量离我远点,否则别怪我的地劫震不长眼,把他给震碎了!”

    “黑先生,你可听见了盾山的话?还需要本官转述吗?”钟馗冷冷地问黑母。

    “哼~”黑母发出不屑的嘲笑声,对梦奇道:“奇弟,你告诉那个铁疙瘩,他请我和他并排走,我也不乐意呢!”

    梦奇憨态可掬,对盾山嘿嘿笑道:“铁疙瘩,我黑哥说……”

    “行了,我听见了。”盾山不耐烦地止住梦奇。

    梦奇竟还向黑母补充:“黑哥,铁疙瘩说他……”

    “行了,我听见了。”黑母也不耐烦地止住梦奇。

    “啊?”梦奇委屈得百口莫辩。

    苏烈向黑母拱一拱手,总算打破了这无聊的传话过程,“黑先生,既然钟大人与盾山弟弟皆同意与你为伍,共同抗敌,苏烈自然也义不容辞,必要随队出一份力。不过照你所说,寻找天书大队共需八人,这堂上一共才坐六人。还有两人,你确信能找齐吗?”

    黑母脏兮兮的黑手一抹鼻子道:“确信是确信,但还是得请钟大人助一臂之力。”

    钟馗一愣,“哦?此话怎讲?”

    黑母道:“我奇弟不会说谎,他说孙悟空在,那猴子就一定在。并且再明显不过,猴子所等之人是我,若干年前我能救他一命,若干年后救他的人也只能是我。所以这个队员,我招定了。至于另一位嘛,不是钟大人你派出去的吗?那么向他说明情况,并带他入队,就得看大人你的本事咯!”

    “嗯,这样听来,你似乎言之有理呀。”钟馗抚着胡须点头。还用问吗?黑母所指外派的那位正是鲁班七号,钟馗是他的救命恩人,又是他的主子,要他组队一起找天书,他当然不会推脱。

    “喂,盾山弟弟,你这是要去哪儿?”钟馗还在与黑母讨论,却不料苏烈高喊一声。

    他话音刚落,众人就觉得眼前绿光一闪,塔一般的身影就朝大门口旋去。

    “盾山,还没到出发时间,你再回来坐一坐!”钟馗威严地命令,那道绿光这才停下来,但不愿回头。

    “盾山,鲁班七号是你一直牵挂的弟弟,他死后你日日都盼望着能与他重逢,这能见着面了是好事,你又躲个什么?”钟馗明知故问。

    盾山使劲摇头道:“我若还是多年前那个能保护他的大哥哥,自然不会回避。可如今我已沦落到这个地步……连外形都……”

    苏烈离开椅子,一步步踱到盾山身边,将大手按上他的臂膀道:“兄弟,你若为外表自卑,那么我呢?你瞧瞧我这一脸疤痕,这次战事结束,又增加了两道呢。还有这些……”

    说罢他一扯衣衫,露出了结实的,散发古铜色光泽的胸膛。

    “哇~”

    在场之人一齐惊呼,这次与见黑母发疯不同,人们发出的是赞赏与惊羡的叹息。

    六块腹肌排列得整整齐齐,每一块恐怕都有岩石的硬度,但横七竖八的伤痕却暗淡了皮肤的美感,象些讨厌的黑色多脚虫趴在他身上。

    “对我而言,这样的伤痕每添加一条,我心中就会多出一分自豪,这既是因为我受伤,他人就平安,也是因为历经百战千战,我苏烈也还活着,活着就有希望!盾山,你还活着,并且将活很久,那么你又是如何规划你的人生的呢?为了背上的黑锅,永远逃避下去?”

    “我……”盾山转过头,怔怔地看着苏烈,自卑的心越来越矛盾。

    “盾山,刚才你是怎么答应本官的?君子一言快马一鞭,你不会连这个大厅都还没走出去,就反悔了吧?”钟馗也不紧不慢地问。

    “好吧,那我不走了。但你们各位不要忘记曾经承诺过我的事,等鲁班七号来了,任何人都不许向他提起往事!我只希望他能彻底忘记我是谁,此生再也想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