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冥河传承 > 第六百四十五、六章 想了解真相的聂风

第六百四十五、六章 想了解真相的聂风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水平面
    第六百四十五章想了解真相的聂风

    雄霸和泥菩萨有过一个二十年之约,这句批言原本应该二十年后才会被雄霸知晓,或者说,那个时候,批言的内容或许会有转变的可能。

    可惜,雄霸却是等不及了,他的霸业被无双城所阻,所以他想到了泥菩萨给自己的最后两句批言。

    结果得到的却是这样的批言,这让雄霸如何保持冷静?

    雄霸突然一击拍在了泥菩萨身上,把他整个人打飞了出去,重重地轰在洞壁上,砸出一个人形,整个人好像嵌了进去。

    泥菩萨大喘了几口气,随即脑袋一偏,然后死掉了。

    不管这批言是好是坏,雄霸都不可能放过泥菩萨,这一点,泥菩萨很清楚,所以当他被聂风和秦霜找到的时候,就知道自己在劫难逃了。

    千里镜之术到此便被杨盘收了回来。

    “聂小子,你还要偷看到几时?”杨盘总不能一直故作不知吧,这聂风也太不懂事了,偷看完了就走人啊,还一直愣在外面,不进不退的。

    聂风不好意思,只能推门而入,抱拳一礼道:“见过庄主,晚辈非是有意要偷看,只是……”

    “罢了,看了也就看了吧。”杨盘摆手说道。

    “这,这,刚才那是真的吗?”聂风迟疑了一下问道。

    “那是道家圆光术,你看!”杨盘又一次释放了千里镜之术,看到的是秦霜的影像。

    秦霜还留在原地等待着聂风。

    “再看!”杨盘的镜象调整到这个房间,画面上出现的两个人,不就是杨盘、上官晨曦和聂风么?

    只是角度完全不同。

    聂风跟着抬手晃了一下,结果画面中的自己也做出一样的动作。

    “这世上竟然真有法术存在?”聂风震惊莫名,原本白天的时候,听到泥菩萨说庄主已经入道,竟然是真的。

    原本入道便是拥有道家神通法术,堪称道家真人啊。

    聂风并不知道的是,古往今来,修道之人,能够入道,拥有道家神通术法的真道士极少极少。

    因为这方世界只有道经和道武传承,却没有确切的修行法门。

    ―――――――――――――

    所以,道士哪怕入道了,也只能够去学道家武学。偶尔有些天纵奇才也修炼出法力,创出过一些道家术法。

    但也仅此而己了,这方世界仍然是武学昌盛的世界。

    世界规则如此,没有办法。

    这方世界的武道,乃是走以武学演法则的道路,创功之人,将自身对天地法则的感悟,融入武学之中,使得这些武学,一个个威力强大,越是厉害的武学,表现的威力也越是夸张。

    “呵呵,现在你信了?”杨盘对此避而不谈。

    “庄主见谅,晚辈见少识浅,实在……”聂风抱拳一礼,正要道歉。

    “好了,言归正传。聂风,雄霸此人一生信命,但又不甘心被命运摆布,所以他一定会对付你和步惊云,而对付你们,无非便是离间之计。又或者是让你们去完成一些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杨盘开口述说道。

    聂风默不作声。

    “雄霸为人,刻薄寡恩,心性凉薄。他对你们师兄弟三人一点儿感情都没有。想当年,他拜在三绝老人门下,修习武功,结果为了门中至高秘籍《三分归元气》,不借弑师。可惜最后三绝老人有先见之明,将门中至高秘籍藏了起来,没有被他找到。但雄霸武学天赋极高,这些年被他摸索着自创出了他自己的《三分归元气》,甚至不比原版差。这门神功,专克三绝武功。况且,当年他弑师夺位,自然要防着你们师兄弟三人,所以,他在三绝武功之上,都留了一手,你的风神腿、步惊云的排云掌,秦霜的天霜拳都只传了前面几式,留着最后一式没有传授。”杨盘说到这里,停了下来。

    聂风的脸色十分难看,眼中有着一抹悲伤之色。

    “当年你父亲手持雪饮刀施展傲寒六诀都不是他对手,现在的他比当年更强。只凭借风神腿,你无论如何也不是他的对手。”杨盘补充道。

    ―――――――――――――

    “前辈有何教我?”聂风拱手问道。

    “这世上,除了你的亲人,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贫道传你一门绝世刀法以及一柄不下于你聂家雪饮刀的宝刀,换取你聂家家传的雪饮刀。”杨盘提出了交换条件道。

    “可是家传的雪饮刀已经遗失于凌云窟之中,以您的神通要将它取回应该不难吧?”聂风奇怪地问道。

    “修行到贫道这样的境界,对因果看得比普通人更重。”杨盘轻笑着说道。

    “你聂家的雪饮刀,乃女娲补天后遗留下来的四大神石之一的白露。这枚神石被聂家先祖得到,铸成雪饮刀。之后便一直在聂家流传,从因果上,你们聂家承接了女娲娘娘的因果得到了神石,而我要是抢你们聂家的宝刀,那么这份因果间接的便转到贫道的头上。”杨盘轻声解释道。

    “简单的来说,你们聂家得到雪饮刀是缘,那我要是强抢过来,那就是孽。与女娲娘娘结上这种因果,难保日后我付出的代价会更大,甚至可能中途道殂。”杨盘如此说道。

    聂风听懂了,不由感叹道:“难怪有道行的道长,被称之为有道全真。原来如此。”杨盘轻叹道。

    杨盘所取的冰魄、钵盂皆是无主之物。

    冰魄那是死人嘴中得到的,自然结不上什么孽缘。

    钵盂被藏匿在杭州西湖之下,同样也是如此。

    但雪饮刀不一样,其他人不清楚,但杨盘却知道聂人王还没死呢,杨盘要是进洞去寻刀,那算什么?

    到时候,是抢,还是不抢?

    所以,不如等聂风日后得到了雪饮刀之后,再交换也不迟。

    “可问题是刀不在我手中啊。”聂风郁闷地说道,他其实对雪饮刀并不是太看重。

    “聂风小子,我说了,雪饮刀和你有缘,你日后一定会得到它,所以,我在这里提前与你做此交易。你若愿意,我可以提前给你交换的好处。”杨盘笑着说道。

    ―――――――――――――

    第六百四十六章传授《如意天魔连环八式》

    “好!”聂风也是足够果断,一口就答应了下来。

    “很好。”杨盘点头道,杨盘说罢,伸手一点,手指正好点中聂风眉心。

    一道信息传给了聂风。

    聂风的脑海之中,浮现一门名叫《如意天魔连环八式》的刀法。

    杨盘的一边给聂风演示刀法,一边说道:“如意天魔连环八式,每式三十六招,每招一百零八变,即是说这套刀法总共有三万一千一百零四种变化!尽窥刀法之极!其招中套招,紧扣连环,第一刀劈下,就让人再也没有喘息的机会……”

    聂风惊叹于这刀法的精妙和复杂,确实是尽窥刀法之极!

    “此刀法演练到化繁为简的至境,便只有一式,这一式,名为神刀斩!刀法练到如此境界,便已经进化为武道神通矣,这一式神刀斩,出刀必中,一刀中分!”杨盘将自己与人交手的画面也呈现了出来,在实战之中,为聂风演示神刀斩之威力。

    意识之中,仿佛过了许久许久,实际上外界只过了十息时间而已。

    最后乃是聂风的精神快要耗尽,杨盘才结束了这种传功。

    这种传功比将传统的教授武学要高效得多,印象也深刻得多。

    聂风清醒了过来,整个人感觉到困乏,真想好好地睡上一觉。

    不过,随即他就想起了那一套惊人的刀法,实在是想不到,世上竟然还有这样的刀法,让人惊叹莫名,一套刀法演尽刀招极妙,尽窥刀法之极也。

    这样的绝世刀法,每一个练武之人,都爱不释手,难以自持。

    杨盘从虚空之中抽出了一把,早就炼制好的圆月弯刀。

    因为情怀,刀身之上,铭刻着“小楼一夜听春雨”七个繁体字。

    此刀没有雪饮刀冰寒的属性,却有杨盘封印于刀中的一道神意。并且此刀乃是主世界的上好炼材,由杨盘这样的法相阴神境大修士所炼制,绝对不会输于雪饮刀和绝世好剑这样的神兵利器。

    ―――――――――――――

    “这才是配合《如意天魔连环八式》的神兵,此刀名为‘小楼一夜听春雨’,另外,这门刀法,有一股非同一般的魔性,你要学会驾驭它。你聂家家传冰心决,乃是专克魔性侵蚀的心法,日后你自会学到,介时,你以此心法驭动这门刀法,便不会被魔性所侵。当然,最好是由你自己去克服。”杨盘轻声嘱咐道,“好了,聂小友,你该离开了。下次再来的时候,我希望就是你带着雪饮刀来的时候。”

    聂风迷迷糊糊地出了神兵山庄,随后拔出了小楼一夜听春雨,运转内力,轻轻一挥,一道刀气瞬间将路边的一块大石给斩开,切口平滑如镜,内力传导丝毫阻滞和消耗都没有。

    “竟然真是神兵!难怪叫神兵山庄,想来这位庄主应该还是一位了不得的铸兵大师。”聂风感叹道,这一次来此,收获甚丰。

    只不过,聂风回想起圆光水镜之中看到的影像就有不禁皱眉。

    施展风神腿赶路,在子时之前,便与秦霜汇合。

    “三师弟,怎么样?”秦霜连忙问道。

    “不是神兵庄主干的,而且对方也没有理由这么干。泥菩萨只是一个相士,找他是为了算命卜卦。白天的时候,泥菩萨主动出手都被庄主拒绝了,那又何必再派人来抢人呢?”聂风有理有据地分析道。

    这话太有道理了,泥菩萨又不是藏了什么绝世武学,人人都想抢他。一个相士,用得着出动这样的高手来抢劫吗?

    除了不想被人知道秘密的雄霸。

    “嗯,那就麻烦了,我们根本没有丝毫线索,回去不好向师傅交差啊。”秦霜郁闷地说道。

    聂风的心里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去应对雄霸这个师傅了。

    秦霜见聂风沉默不语,最后开口道:“我们回天下会总坛吧,我会把责任一个人扛下来的。”

    聂风感动,开口道:“不必,我们一起扛吧,毕竟任务是我们两人一起的,你想扛也扛下来啊。”

    二人回天山总坛了。

    ―――――――――――――

    杨盘默默地收回了千里镜,轻笑一声道:“不知道学会了《如意天魔连环八式》的聂风,会有什么样的变数呢?魔刀刀法果然是与聂风有缘啊。只是我的魔刀刀法,肯定比第一邪皇的魔刀刀法要好得多,至少在副作用上是这样。”

    “我倒是对第一邪皇的魔刀刀法有点感兴趣啊,如果我所料不差,这刀法不是类似于《阿鼻道三刀》的杀戮刀法,便是与九无空界的怨煞之气有所关联。该不会这位第一邪皇真的无师自通,精神联通那个世界,感悟这怨煞之气而成就的魔刀吧?”杨盘猜想道。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刀法就太邪性了。难怪六亲不认,如魔似鬼了。”杨盘不禁轻叹一声道。

    入魔的聂风可是疯狂了几十年才总算控制住了魔性。这代价实在不是一般的大。

    大半个月后,聂风和秦霜赶回了天山天下会总坛。

    见到了雄霸,亲自向雄霸请罪。

    雄霸自然明白其中关碍,他也没有刻薄到因为这个而责罚聂风和秦霜。

    于是雄霸轻拿轻放地把此事翻篇。

    当然,该有的一些类似罚奉、禁足这样的惩罚还是有的。

    秦霜对此自然是感恩戴德,而只有聂风心中有数,同时他也更加相信了圆光镜中看到的一切。

    雄霸在把两个弟子打发出去之后,脸色便沉了下来。

    成也风云,败也风云。

    雄霸在考虑真的要动手吗?

    雄霸又不是傻子,这个时候对风云动手,无异于自断臂膀,愚蠢至极。

    要知道无双城可是正在外面虎视眈眈呢。

    天下会内讧的话,恐怕独孤一方做梦都笑醒了。

    雄霸敢用脑袋打赌,独孤一方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绝对会趁机出手,一举灭了天下会。

    别以为,这不可能。

    天下会毕竟底蕴不足,这是一个无法忽视的硬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