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墨唐 > 第三百五十三章 报仇不隔夜

第三百五十三章 报仇不隔夜

类型:穿越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将臣一怒
    城南韦杜,去天尺五。

    韦家先祖韦玄成从汉元帝开始位列高官,一直传承到唐朝已经是几百年了。韦家一直繁盛不衰。

    长安城韦府乃是一等一的豪宅,占地极广,院中阁楼庭院精巧绝伦、富丽堂皇,在韦府客厅中,韦思安正在焦急的转来转去,一副坐卧不安的样子。

    “稳重!”韦家主看到儿子一副不争气的样子,不由的怒喝道。

    韦思安这才悻悻的坐下,但是脸上的焦急之色越来越浓。

    “父亲,宫中怎么还没有传来消息,莫非贵妃娘娘并未和皇后娘娘提起,这可是最好的机会呀!”韦思安按耐不住道。

    按照他的谋划,他先把污墨家子的名声,再将墨家子有意中人的散布全城,只要是长乐公主听闻,自然会对墨家子反感,此刻他再趁虚而入,向长乐公主提亲,乃是绝佳的机会,定然能一举成功。

    韦家主听闻儿子的计划之后,也是心中大动,虽然墨家子连用奇招,破解了污名,但是现如今满城皆知墨家子有意中人。

    若是韦家的筹划成功,韦思安能够娶大唐嫡长公主,那韦家飞黄腾达计日可待,再如此巨大的利益诱惑之下,韦家主毫不犹豫的同意了儿子的计划,托人让宫中的韦贵妃提亲。

    “莫急,贵妃娘娘自然已经答应,那自然会办,我等只需要静待消息即可。”韦家主压住心中的浮躁道。

    这个时候,韦府外突然传来一阵喧哗,韦思安的二兄韦思正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如此重要的事情,韦家自然不敢让下人去办,而是让韦思正亲自在宫门口等候消息。

    “二哥,怎么样了?事情可办成了!”韦思安看到二兄,迫不及待的问道。

    韦思正喘了口气,用莫名的眼神看了看弟弟一眼,道:“贵妃娘娘已经向皇后娘娘提亲了,但是皇后娘娘并未同意。”

    韦思安顿时脸色一僵,韦家主则是猛然一顿不敢相信的看着二子。

    “怎么可能,不应该呀!”韦思安不能接受,按照韦家的名声地位,再加上剔除了墨家子这个最大的情敌,这个事情本应该十拿九稳才对。

    “到底怎么回事?把详细经过一一道来。”韦家主沉声道。

    韦思正道:“原本贵妃娘娘向皇后娘娘提亲之时,皇后娘娘也颇为意动,不过并未立即答应,而是亲自去长乐宫征求长乐公主的意见,谁知长乐公主却不同意这门婚事,直接回绝。”

    韦思安顿时愤然道:“订立婚约,只需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即可,皇后娘娘又岂会征询长乐公主的意见。”

    韦家主无奈道:“自从那件事情之后,皇后恐怕一直对长乐心有愧疚,所以才会以长乐公主的意见为主。”

    韦思安兄弟二人顿时沉默,他们自然知道,那件事情就是长孙冲和长乐公主近亲退婚一事,二人的婚事乃是皇后一力促成,想要亲上加亲,谁能想到墨家子和医家插了一杠子,直接将婚事搅黄了。

    “那长乐公主可曾说明因为什么不同意。”韦思安依旧刨根问底道。

    韦思正顿了顿,看了看韦思安,欲言又止。

    “有什么,就直说。”韦家主皱眉道。

    韦思正一咬牙说道:“长乐公主直言,三弟昨夜身伴女子,污蔑墨家子,行为不端,人品不好,以此理由回绝贵妃娘娘。”

    “行为不端,人品不好!”韦家主顿时倒吸一口凉气,踉踉跄跄的倒退几步道。

    单凭这几句话,一旦传开,自家的三子前途尽毁。

    韦思安一脸惊怒,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费尽心机筹划,竟然落得如此下场。

    “逆子,韦家千年的门风被你败坏殆尽。”韦家主颤颤巍巍的指着韦思安哀声道,此话一旦传开,受损的何止是韦思安,就连城南韦家也跟着受牵连。

    韦思安顿时一脸灰败。

    突然,韦家长子韦思敬匆匆进来,脸色焦急的在韦家主耳边低语了几句,韦家主顿时脸色一变,猛然扭头看向韦思安喝道:“逆子,朝中御史上书,弹劾墨家子有违礼教,并无婚约,私会女子,可还是你的手笔?”

    “什么御史弹劾墨家子?”韦思安顿时抱屈道:“父亲冤枉孩儿呀!孩儿承认墨家子龙阳之好的谣言和鼓动众女假冒黄金缕,但是孩儿怎么又能力请动御史呀!”

    “可是朝中御史为何会帮三弟对付墨家子。”韦思正不解道。

    韦家主摇头苦笑道:“这恐怕并非是帮这个逆子,而是儒墨之争!”

    他相信韦思安并没有能力请动朝中御史,而这件事的导火线乃是这个逆子挑起的,非但没有成事,反而让韦家陷入了儒墨之争的漩涡之中。

    “儒墨之争!”

    韦家三兄弟顿时面面相觑。他们这才意识到,墨家子的身份是何等的敏感。韦家虽然家大业大,但是若是陷入儒墨之争的漩涡之中,恐怕也是招架不住呀!

    如今墨顿刚刚露出一丝破绽,就有儒生奋不顾身的扑上去攻击。

    “墨家如今势弱,只余墨家村而已,而墨家子不过是七品官员,又岂能奈何得了我城南韦家。”韦思安怒哼道。

    韦思安此话一出,众人心中才略微安定一些,城南韦家在历朝历代不知道经过多少风浪,又岂会怕一个墨家子。

    “老爷,大事不好了!”韦府管家急匆匆进来,一脸惊慌道。

    韦家主强自镇定道:“怎么了?”

    韦管家负责韦家的庞大产业,能够让他如此惊慌,定然出了大事。

    “玄都观的长生道长,宣布对外出售其祖传的印染秘技,现在整个长安城的布商都疯狂了。”韦管家一脸惊慌道。

    对于印染一道,长生道长可以说是独步天下,其本是布商出身,一生为了行骗竟然钻研出了染发秘技,到目前为止,在所有印染技术之中,长生道长的染发秘技是唯一一个不掉色。

    不掉色在后世看来稀疏平常,但是大唐这个时代,这恐怕是最先进的工艺了吧!

    虽然长生道长这一次仅仅是出售其祖传的印染秘技,并非是染发秘技,但是对于布商来说,就足以让他们趋之若鹜了。

    韦家主顿时脸色苍白,比他听到韦思安前途尽毁还要痛彻心扉,要撑起一个庞大的世家,单凭土地的那点收入自然入不敷出。

    韦家除了是长安城最大的粮商之外,还是长安城最大的布商,衣食住行,韦家先辈眼光独到,牢牢掌控衣食这两个必需品,为韦家赚取了数不尽的财富,在长安城周围,韦家依靠传承几百年的印染技术,印染的布匹乃是质量最佳,牢牢把持长安城布商的头把交椅。

    如今若是长生道长的印染秘技一旦扩散出去,被韦家的竞争对手获得,韦家的优势定然会荡然无存,如今墨家村异军崛起,在城南囤积大量粮食,砖路修通,又从洛阳涌入大量的粮食,粮商的利润已经十分的微薄了,若是韦家再失去布商的优势,恐怕立马伤筋动骨,失去了财源,韦家败落之日也不远了。

    “长生道长好好地为什么会突然售卖印染秘技呢?”韦思敬惊恐道。

    顿时众人心中一顿,咬牙切齿道:“墨家子!”

    谁都知道长生道长和墨家子关系莫逆,其染发秘技和墨家合作,如今韦思安死死的得罪了墨家子,墨家子的报复终于来了,而且一出手,就拿住了韦家最大的命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