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这个明星来自地球 > 第311章:这才是街舞(中)

第311章:这才是街舞(中)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关乌鸦
    《这才是街舞》作为收视率、话题性都和《华夏有嘻哈》旗鼓相当的综艺节目,每年的报名人数自然是多之又多。随着口碑和人气的提升,《这才是街舞》近年来报名人数甚至比《华夏有嘻哈》还要多。

    《华夏有嘻哈》报名的选手大多是华夏人,当然,美利坚或其他国家的选手也有,但他们无一例外都会华夏语,比赛时唱得也都是华夏语。而华夏语作为难度最高的语言,这个门槛筛选掉了很多说唱的爱好者,让他们没法参加《有嘻哈》。

    但舞蹈的肢体语言全世界通用,不分国界,这让只要是爱好街舞的人都有机会参加《这才是街舞》。

    《这才是街舞》举办到第六季,已经不仅仅是一款综艺节目了,它更是全世界街舞爱好者的盛宴。一年比一年瞩目。

    《这才是街舞》在每年的春天开始录制。

    春天是很好的季节,温度适宜,是适合跳舞的日子。

    舞者们在不冷不热的天气里,爱穿清凉就穿清凉一点,跳舞的时候露出好看的肌肉和线条,不必担心感冒着凉。爱穿长袖外套或卫衣打扮的也没关系,舒适的同时又各有个性,不必担心中暑和臃肿难看。

    唐野从早上开始就保持着兴奋和紧张的心情,和另外几千名舞者一起等在摄影棚的外面。

    等待是无趣的,舞者们又是闲不下来的人,干脆就先跳呗。

    于是录制还没开始,整个广场上就分成大小不一的好几个圈子,围起来空出一块地,让舞者在圈子里切磋。

    唐野逛来逛去,就分别看到了有的舞者说着樱花语,有的讲着韩高语,还有的嚷着英语,更有一些舞者说着他听都听不出来的语言。

    唐野心里就很兴奋。

    他这次是第一次参加《这才是街舞》,或者说,他参加的第一场比赛就是《这才是街舞》。在这之前,他没参加过地上地下的任何比赛,更没混过什么圈子。他就是一无名小卒。但他很幸运,第一次报名《这才是街舞》就成功地通过视频报名和两轮地区海选,参加最终的导师海选阶段。

    他这个无名小卒是带着很大的目标来的他要一夜成名。

    唐野自诩天赋出众,外型帅气,他觉得去年的那个罗沛齐可以一夜成名,那么他也可以。

    于是他来了。

    但是在其他舞者聚会跳舞切磋的时候,唐野他就不参与。他很聪明,他就拿着一瓶水坐在树荫底下,一边寻找留意着看似实力不错的高手,一边保存体力,以逸待劳。

    等到下午,就基本没什么人跳了,大家都不是傻瓜,闲聊都聊累了,没谁会把自己跳累。唐野对此暗暗可惜。

    到三点左右,选手们被通知终于能拿着号码牌准备录制了。

    录影棚里面很大,光是等候区就装下这两千多人还绰绰有余。大家熙熙攘攘了一会儿,找着哪些人的号码牌比较不吉利,指着那人嘲笑一番,然后大伙儿就被赶到一个广阔的场地。

    这个场地被模仿成街道建造,符合街舞的氛围。大家站在广阔的十字街心,街心延伸开去的四个方向,远处上方分别挂着一块巨大的幕布。

    选手们就算没有把《这才是街舞》前五季都看过,但对此情此景也是熟悉的。

    那四块幕布,分别对应着四位导师的所属街道。等会儿幕布就会放映四位导师们的个人舞蹈表演,向他们这两千多位选手舞者展示实力。

    等选手们看完了四位导师的舞蹈,他们就可以选择去哪位导师那里进行考核。

    有的选手会看完导师表演之后,被导师的风格吸引,然后决定去哪位导师的街道参加考核,给导师留下深刻的印象,为之后加入导师战队做准备。而有的选手则早早就心里明确要去哪位导师那里进行考核。

    唐野就属于后者,他在来参赛之前就计划好要去顾凡那里考核,然后加入顾凡的战队。

    加入顾凡的战队,并不代表唐野欣赏顾凡。

    唐野知道顾凡是偶像艺人出身,号称是偶像艺人里舞蹈最强的几人之一,但偶像能强到哪里去?大概实力也就那样了。

    但是,不欣赏顾凡并不代表不看中他。

    唐野认为,顾凡当导师必然没法服众,到时候高手肯定是不屑加入顾凡战队的,那么他加入顾凡的战队之后,对内竞争对手少,对外不会成为炮灰被早早被淘汰,同时还可以从顾凡这里蹭流量,吸引粉丝。真是完美。

    所以等到四块导师的舞蹈都放完了之后,大家就离开十字街心,分别去往心中选定的考核导师那里。

    唐野毫不犹豫地站到了顾凡的那条街。

    他左顾右盼了一会儿,觉得这里大概四百人,总人数的四分之一都没到,不禁为顾凡的号召力低而一阵庆幸。他觉得自己离成名就差两步了。

    节目组的人把每条街的人统计一番,再过了一会儿,就开始四条街同时开始录制了。

    街道很广阔,街道与街道之间播放的音乐不会互相造成干扰。

    舞者们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站在街道的两边或者靠近街心的地方,就等待着导师们的出场。

    没过多久,唐野就看到一堆人和摄像头就从街尾那里跑出来。

    大家就知道顾凡来了。

    “噢!是顾凡!”

    “顾凡!顾凡!顾凡!”

    “凡哥太帅了!”

    不管是客气也好,作秀也好,等待着他的选手们,一起欢呼着,鼓掌,欢迎顾凡登场。

    顾凡今天不用跳舞,着装就很克制。

    顾凡穿着一件深绿的休闲夹克,里面是一件白色衬衣,下身穿着牛仔裤,脚踩一双板鞋。

    他没有为了跟舞者打成一片,就学着舞者们的打扮来穿。像顾凡这种级别的偶像,每一次出现在镜头前,服装和外表必然都是经过团队商量的。但似乎无论怎么商量,只要是顾凡,就都能穿出名牌的感觉。

    顾凡一身简简单单的打扮,一露面就收获了在场不少女选手们的尖叫和喜爱。

    唐野暗暗啐了一口。

    唐野环顾一下四周,发现不少男选手的表情大抵也都很复杂,大多是不屑里交织着嫉妒的那种复杂。这些人的共同点就是长相都挺寒掺的。他们视线彼此对上了之后,点了点头,像找到了攻守同盟,接上了暗号。

    转过头之后继续欢呼着喊“凡哥凡哥!”

    不知道是不是唐野的错觉,唐野觉得这条街女选手异常的多。唐野甚至开始怀疑,有些女选手来参加比赛,会不会就是为了和顾凡见一面,抱一抱。

    顾凡笑着和大家挥挥手,鼓励了大家几句,让大家不要紧张,发挥出真是水平,两分钟后就开始考核。

    尽管顾凡这条街只有四百多人,不出意外就是四条街里最少的一条。但就算一个选手一分钟,全部考核完也要不少时间,顾凡就不浪费时间,开始考核了。

    街边边立着一根电线杆上,上面挂着两个音响,用于叫号和放音乐。

    唐野没心思观察街道制作地有多逼真,他紧盯着第一个被叫到号的选手,想看看选手们的水平,同时观察顾凡的表情。等到选手表演完了,就按照顾凡的评价,分析顾凡的喜好,来提高通过率。

    现场这么想的不止唐野一个人。

    规矩是死的,但制定规矩的人是活的,只要攻略了制定规矩的人,效果就和攻略规矩一样。

    但是,等到第一位选手表演完了,喘着粗气站在那儿等着顾凡给予结果和评价的时候,顾凡不悲不喜,从容地从背后拿过一直攥在手上的一小本本,一言不发地在上面写下些什么东西。

    整条街鸦雀无声。

    然后顾凡对第一位选手点头道谢,然后客气地说“谢谢,下一位。”

    所有听到顾凡这句话的选手们一片哗然,还有些选手还以为自己听错了,纷纷转头问别人。

    “谢谢是什么意思?到底是通过了还是淘汰了?”

    “卧槽,不当场给结果啊?”

    “搞啥子东西嘛?”

    “完了完了完了,这丫的不是折磨人吗?”

    “……”

    不仅选手在议论,就连工作人员都面面相觑之后议论纷纷。

    但是这些工作人员转头去看观察导播的脸色,却什么也没从导播的脸上看出东西来。这说明导播是知道这个情况的,所以顾凡那就不是什么违规操作了。

    “挺厉害的啊……”

    “这么多季,第一个这么玩的。”

    “顾凡这形象跟平时相差很大啊,我还以为他是那种温和型导师来着……感觉那些选手要糟。”

    第一位选手也很懵逼啊,他紧张地问顾凡“那我这算晋级?还是待定?又或者……?”

    顾凡温柔地笑了笑,没有说话,而是用手往选手的后方抬了抬,表示你快走吧,我是不会告诉你的,你别再挡着下一位选手的表演,这时间大家都浪费不起。

    顾凡的眼神目前尚且不能表达出如此复杂的句式,以后也不可能。

    这复杂的句子是角落里偷偷观看的韩觉所脑补出来的话。

    韩觉冒充了顾凡助理的身份,顺利地倚靠顾凡的关系混进了录制现场。

    韩觉跟在顾凡身后,一到街上,就一言不发地躲在摄像机后面的人群的角落里,打量着街道,打量着远方的舞者。

    韩觉刚才看着第一位选手的表演,听着那律动感十足的音乐,韩觉感觉身子都热起来了,身子不自觉就跃跃欲试,会动起来。

    第一位的选手表演结束之后,韩觉感觉很有收获,至少眼睛看的时候,不会像前世一样,只记住一两个精彩动作。韩觉闭上眼睛回想一下,竟然发觉刚才那些动作能完完整整地在脑子里重复一遍,跟放录像带一样,动作拆解,快慢皆可。

    神了……韩觉带着奇异的心情,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韩觉虽然知道前身跳舞很厉害,但他实在不知道那个厉害是怎么个厉害法。

    之前看了两眼前身练习生时期的舞蹈视频时,韩觉喊了几声666,就把视频给关掉了。

    那时候的韩觉练着唱歌,根本不在意舞蹈这技能能不能捡回来,反正他也不能当偶像了,不需要跳舞了,于是韩觉学也没想学。

    如果不是要在《iaasr》总决赛跳迈克尔·杰克逊的舞,韩觉也不会对舞蹈上心。

    现在,韩觉察觉到了前身对于舞蹈的天赋,恐怕是要超出唱歌的。于是心里就很兴奋,回忆着脑海里像素级的再现能力,韩觉认为自己就是舞蹈界的旗木卡卡西,拷贝就完事了。

    但是等韩觉按照记忆,躲在角落里偷偷做了几个动作之后,就觉得自己实在想多了。

    韩觉对记忆里的动作进行模仿,而身体记忆也确实帮助他完成了动作,然而让韩觉目瞪口呆的是,他重复了三遍,身体不由自主地用了三种不同的方式完成了动作。有用腰腹的,有用手臂加背部肌肉的,还有腰腹和手臂同时发力的……

    虽然这三种方式在外观看起来,最后造成的效果都一样,完成了。但是韩觉发现,他完成一个动作后想衔接到下一个动作,却根本没法顺利衔接。

    连是可以强行连贯,但是动作变慢,身子也很别扭。

    韩觉根本不知道该动身上的哪些肌肉,才会让动作出现那个效果,并且和后续的动作衔接起来。

    每块肌肉的使用,都是一种选择。

    而没有经验也没有舞蹈知识的韩觉,面对这么多的选择,他不知道该选哪一种。

    交给肌肉记忆的结果,就是坐在一辆没有方向盘的跑车上,根本不知道这辆跑车会漂移、加速,还是转弯或刹车……

    不能小瞧舞蹈啊。韩觉打消了把社交账号昵称改成卡卡西的念头。

    但是韩觉对于探索并未停止。

    第一位选手乖乖没有得到顾凡的反馈之后,讪讪地回到了原来的位置。接下来上场的选手们,都没有得到顾凡的评价。

    每位选手表演完回去之后,都处在焦急和不安中,思索着自己到底是什么结果。

    一时间,这条街的气压就很低,选手们全神贯注地参加考核,等待结果,根本没有心情娱乐和放松。特别是一些在街舞圈子里有名有姓的高手,依然没能从顾凡那里获得肯定的评判结果。大家就更焦躁了。

    不知不觉中,顾凡那温柔的笑容,竟然让选手们感觉到害怕,听到其他街道偶尔传来的欢呼和呐喊,他们竟有些后悔选了顾凡这里。实在太难受了。

    在场的选手中,再没有一个选手会觉得顾凡是导师里最好捏的软柿子了。

    韩觉教给顾凡这个方法之后,才不会管选手们什么心情,什么想法,他只专注地看着各种舞种各种风格的舞者站到顾凡前面,进行表演。而韩觉就感觉身子的状态越来越好,越来越想跳舞。虽然不能完整地模仿一段一段的表演,但韩觉哪怕做出一两个动作,也觉得很有成就感。

    他一边观察着,同时也一边暗戳戳地对一些幅度不大的动作进行模仿,快乐地跟找到了新玩具一样。

    兴致勃勃的韩觉一直在玩。

    直到现场出现了意外。

    韩觉莫名其妙地就发现,自己成了全场的焦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