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先声夺人 > 第一百九十四章 明骚暗贱

第一百九十四章 明骚暗贱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吹个大气球9
    老林奢侈成性,又热爱装逼,难得秦晚秋给他一次请客吃饭的机会,老林自然不会舍不得花钱,于是连商量一下去哪儿吃饭的步骤都省了,直接开车去了华侨酒店。

    秦晚秋尴尬了一路,感觉老林在她心里的偶像形象有点崩塌,她尽可能话少地强撑到酒店,等进了酒店大堂,趁着老林和前台说话的功夫,才偷偷小声问林淼:“淼淼,你爸爸是不是经常在家里看武侠啊?”

    林淼当即施展登峰造极的甩锅技术,一脸纯洁地点了点头,认真道:“看呢!看得可多了!《江湖艳史》、《草莽花丛录》、《六扇门艳谈》、《风流采花贼》……每天回家就看,我都睡觉了他还在看,我家有一整面墙的书柜上都是武侠……”

    林淼奶声奶气地掰着指头就地生造。

    秦晚秋的脸色渐渐变得怪异,就算没看过这些书,但光是听这些书的书名,她大致也能猜得出里头到底写的什么内容。她原以为像老林这样的“名士”,日常生活肯定是很高雅的,但显然从林淼给出的直接证据来看,老林何止是不够高雅,简直就是低俗没边了好吧?

    所以话说他每天花那么多时间看这些东西,平时还要应付单位里的工作,《小院杂谈》和《僦居发微》,到底在怎样的状态下写出来的?还是说这些作家都是天赋异禀,随便写写就能写出普通人思考一生也想不出的东西来?

    秦晚秋内心复杂,抬头望向老林,就见酒店的大堂经理跟在老林身边,热情恭谦,笑得比对亲爹还真诚,和老林一起走来。

    秦晚秋来不及教育林淼千万别和老林学坏,赶紧停止和林淼的对话。

    老林回到林淼身边,并没有察觉出秦晚秋的异常,礼貌又温柔地说道:“晚秋,去包厢吧。”

    秦晚秋笑容勉强,点点头道:“又让林老师破费了。”

    老林满口政治正确:“都是为了孩子嘛……”

    哎哟,我去,这谦谦君子、爱家好男人的范儿,老林你可以啊!

    亲眼目睹老林温水煮青蛙地勾搭良家的林淼,突然觉得跟老林学到了。

    勾搭良家第一条:不能猴急,保持气度。

    有没有!有没有!?

    就像王婆教西门庆勾搭潘金莲,“十件挨光计”,你以为考验的是布局能力吗?布局个屁!

    这玩意儿的本质,是男人在泡妞阶段的城府!

    喜怒哀乐皆不发,发则无顾忌。这尼玛是厚黑学在勾搭良家这件事业上的伟大应用啊!老林看似情商不行,搞了半天原来是把情商全都点在一个技能上了。

    难道秦晚秋今天要沦陷?!

    林淼心里突然有了个不安的想法。

    如果待会儿老林想办法把他和洛漓支开了,那估计江萍真的不想绿都不行了。毕竟老林是一个自由的成年人,他这个当儿子的,总不可能24小时守着他……

    皇额娘,真的不是皇儿不帮你,实在是老林出招太快,防不胜防啊……

    林淼抬头看了看老林,想从他脸上看出些和平日不一样的东西来。但可惜老林每次和秦晚秋在一起,就会显得出奇的绅士,甚至连和“下层人”说话,语气都会温和很多。

    大堂经理殷勤无比地坚持送林淼几个人到包厢。

    进了屋,开了瓶酒,又自嗨地给老林敬了杯酒,才聒噪地退出房间。

    包厢内闹腾了半天,等关上门,终于消停下来。

    厨房上菜很快,不一会儿功夫,冷盘热菜就全都上齐。

    老林招呼着秦晚秋吃饭,等到菜过五巡,随便找了个由头,稍微跟秦晚秋坐近了些,接着包厢里突然间只剩下老林一个人的声音,气氛开始变怪。

    “一家酒店的菜做得好不好,一两个细节就能看出掌勺师傅的手艺。就像这个江蟹羹,过年的时候没人点,平时来吃饭的人点得也不多。今天临时叫这边做一道,你看做得确实不错,咸鲜润滑,口味不重,又下饭又下酒,这个做菜的师傅,真是有点道行……”出名之后慢慢学了点文艺腔调的老林,端着著名作家的架子,跟秦晚秋故作内涵地聊着。

    秦晚秋大专学历,读过的书不算多,刚好能让老林忽悠住,又同时在见识和智商上与老林产生共鸣。她听老林鬼扯着,不由又慢慢对老林的业余爱好渐渐释怀。

    名士嘛,自然风流。像老林这种三十出头就名满全国的名人,看几本小黄书又怎么了,说不定是为了找创作灵感呢?对,没错,就是找创作灵感……

    晚生三十年绝对能入饭圈的秦晚秋,心底里暗暗说着些连她自己都未必能完全相信的话,辛辛苦苦在心里头给老林洗地。然后再转头一看女儿,只见洛漓正学着大人的样子,挖了一勺黄鱼肉,往林淼嘴里塞。林淼嘴一张,很配合地吃下鱼肉,哄得洛漓吃吃笑个不停。

    看到女儿和林淼两小无猜的样子,秦晚秋对老林这个“预备亲家公”的谅解程度又多了三分。

    男人嘛,可以理解的。

    就像徐毅光平时在单位里头那么正派的一个人,可结果呢?直到同居之后,她才发现老徐简直禽兽得不要不要的!

    而相比之下,林老师明显就斯文了。

    林老师从没跟她说过带有下流意味的话,手脚更是干净,从未故意和她有过肢体上的碰触。对自己的长相和身材向来很有自知之明的秦晚秋,很清楚一个男人能在自己面前做到这一点是多么的不容易。要不是遇见老林之前两个月,她就已经开始秘密和徐毅光处对象了;要不是老林这么早就结了婚,而且还家庭幸福,和他老婆也恩爱有加,说不定自己就……

    唉……

    有缘无份呐……

    秦晚秋心里有点遗憾,再看林淼夹了一块洛漓最爱吃的香菇放进她的碗里,心里不由默默想道:“有这么优秀的家教,这孩子将来也一定会是个正人君子吧……”

    秦晚秋越想越甜,不由自主地露出一个微笑。

    老林看得差点儿口水都要流出来了,正心脏狂跳着想对秦晚秋做点过分的事情,包厢的房门却突然被人推了开来。

    徐毅光一身警服,径直入内。

    老林和秦晚秋齐齐一怔。

    两人正愕然间,徐毅光已经一屁股坐到秦晚秋身边,占住老林作恶的空间,大声道:“我正好在这里开会,早上起床的时候听我家晚秋说中午要和你一起吃饭,刚才下楼就听大堂里的人说你在这里,我就直接过来了。正好,省得大中午跑来跑去,还要去单位吃食堂,还能蹭一顿好饭。林主任,不打扰你们吧?”

    我草……

    老林内心十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长出翅膀,飞上蓝天……

    他今天好不容易拿儿子当幌子把大美人约出来,待会儿吃完顺道就能开间房午睡了说句露骨的话,拦精灵都特么准备好了好吧!

    徐毅光,你特么属狗的么?

    老林目瞪口呆的样子。

    林淼心里默默哀叹一声。

    他向来知道老林撩少妇的手段十分高明,甚至能在一穷二白的状况下,还屡屡背着江萍各种得手。但在秦晚秋这一关面前,老林的点子那是真的背啊……

    秦晚秋在短暂的惊讶过后,很从容地打开一包纸巾,动作温柔地给徐毅光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微笑问道:“你今天又开什么会?”

    徐毅光却看着老林,眼神中警告、得瑟、炫耀、嘲讽各种意味交替闪过,最后露出一个微笑,淡淡道:“全国严打开始了,东瓯市重点先抓扫黄打非和流氓犯罪,一经查实,从重处理。”

    老林额头上淌下一滴冷汗。

    包厢内明骚暗贱两种气场纠缠之际,林淼突然身子往边上一探,轻轻在洛漓脸上亲了一口。

    小丫头顿时愣住,微微张着嘴,呆呆看着林淼,茫然而不知所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