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祭炼山河 > 第1174章 麻烦

第1174章 麻烦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食堂包子
    就比如此刻,正在秦宇面前,疯狂-抽打大地的藤蔓,它本体深藏大地之下,不知究竟有多大,仅窜出地面攻击秦宇的部分,便足够称得上遮天蔽日!

    深紫色的藤蔓坚韧无比,费力将其斩断后,它喷洒出的粘液接触到空气,顿时冒出滚滚白烟。

    这白烟有剧毒,且具备恐怖腐蚀属性。

    秦宇着实废了一些力气,才将摆脱掉这株藤蔓……至于杀掉它,倒不是做不到,可这东西明显生命力旺盛,主体又深埋在地底,干掉它不知得浪费多少时间。

    感应中,云徹、云师等人的气息,比之前更远了几分。

    显然他们正在快速移动。

    深吸口气,秦宇脸色越发凝重,以他的实力在这处秘境中,赶路速度竟追不上他们。

    要么云徹、云师等人运气好……要么就是,他们走的是被安排好的路,规避了大部分危险。

    用膝盖想也知道,哪种可能性更大,秦宇深吸口气,隐隐为自己的托大感到后悔。

    明明早就知道,那两个女人不对劲,如果还是让云徹、云师受到伤害,他于心难安。

    但如今后悔已经晚了,秦宇能做的就是以最快速度,追上他们一行。

    希望,那两个女人不会太早下手吧!

    唰

    秦宇速度更快几分,在空中拉起一道残影,朝着两人气息所在呼啸追去。

    ……

    一路顺利!

    这是进入秘境后,两个凑到一起的队伍,所有成员最真实的感受。虽说也遭遇了一些攻击,但强度都很低,众人联手轻松就化解掉。

    生性中的谨慎,让云徹暗暗皱眉,他总觉得这处秘境,表现的太过诡异。高品秘境的危险程度,进入无尽海之前,他便不止一次听闻过。

    与眼前相比,差距实在太大,真的是他们运气好?

    深吸口气,云徹抬头看向队伍前方,摇铃恰好扭头看来,两人眼神在半空相遇。

    摇铃是她的名字,不管别人怎样想,在云徹看来真的非常好听,好听的让他心跳加快。

    这种感觉,是他人生中第一次,云徹努力控制心神,却依旧忍不住被她牢牢吸引。

    或许,云师那丫头说的没错,这就是传说中的缘分。

    像是察觉到了,云徹的不安迟疑,摇铃眨了眨眼睛,露出几分疑惑。

    云徹咳嗽一声,笑了笑摇头,暗道肯定是自己想多了,摇铃之前也说过了,她对危险气息有着敏锐感应。

    如今,由她在前带路,避开大部分的危险,也是有可能的。

    至于当初,救下摇铃的时候,她为什么会遇险……咳咳,云徹已经想不到这么多了。

    爱情让人头脑不清,这点在云徹身上,再度得到了证明。

    半天后,摇铃停下脚步,看着视线尽头出现的山谷,脸上露出喜意。她转身道:“气息指引的地方就在这里,感知告诉我,里面肯定有宝贝。”

    云师凑到前面,盯着山谷上空的雾气,有些犹豫,“真的?我怎么觉得,这座山谷有点让人害怕。”

    云徹看了一眼妹妹,略微思索,道:“谨慎些总没错,先探查一下山谷的情形,你我再做考虑。”

    摇铃有些委屈,还是点头,“云大哥说的没错,小心点没坏处。”说着低下头去。

    云徹心疼了一下,又不好说什么,只能装作没看到,转身道:“周诚,你身法速度最快,遇到问题也能脱身,就由你去探查如何?”

    周诚老老实实点头。

    另一只队伍,几人低声说了几句,一名女人走出来,“我跟周诚道友一

    起去吧。”

    有了决定,两人没再多做耽搁,身影一动化为虚影,奔向前方的山谷,很快消失在云雾中。

    片刻后,周诚跟女人去而复返,尽管略显狼狈,脸上却充满了遮掩不住的喜意。

    “云兄,我们进入山谷后,发现了一株金灿灿的植物,上面结满了金色果子!虽没能靠近,但果子散发出的香味,我只是嗅了一口,就感觉精神百倍!”

    女人冷静开口,“金色果木有守护妖,实力非常强,但我们联手的话,应该可以对付。”

    云徹看向周诚,周诚认真点头,“张莹道友说的没错,我们联手的话,问题不大。”

    众人松了口气,就探查结果看,摇铃的判断并没有错。

    云徹面露歉意,“摇铃道友,非是云某不信任你,实在‘暴乱之地’秘境,本就凶险且诡异。”

    摇铃摇头,“云大哥不用说了,我都明白。”看了他一眼,脸上重新露出笑容,“现在,我们最好抓紧点时间,毕竟进入秘境的不止咱们,说不定会被人发现这里。”

    没人有意见,稍作准备后,动身直奔山谷。

    云师微微皱着眉头,眼神落在摇铃身上,她倒不是起了怀疑,只是心头感觉的确不好。

    肩膀被拍了拍,扭头看着哥哥,她犹豫了一下,小声道:“我还是觉得有危险。”

    云徹道:“可能是秘境本身的原因,让你的感知能力变敏感了,不要过分担心。”想了想,继续道:“等下,你就在我身边,多几分小心就好。”

    云师点点头。

    片刻后,山谷出现在眼前,众人进入其中后,很快就看到了周诚、张莹说的金色果木。

    它生长的很高,树冠覆盖了大片区域,枝干与树叶像是纯金锻造,金灿灿刺人眼球。

    一颗颗圆润饱满的果实,挂在枝叶间,同样是金色却更加闪亮,像是一颗颗金色的小太阳。

    果然很香!

    吸一口气,就能够清楚的感受到,胸膛间心脏跳速骤然加快,精神陡然变得振奋。

    踏入山谷众人,眼神顿时明亮。

    周欢舔了舔嘴角,“诸位还在等什么?”

    就在这时,山谷外传出巨响,尽管有些距离,却也足够众人听得清楚。

    正准备动手两支队伍成员,脸色齐齐一变,心想不好又有人来了。

    当即就有几道眼神,透出不满落到云徹身上,心想若非他多事,非得让人探查一番,如今事情差不多都结束了。

    现在倒好,他们来不及出手,就有人赶了过来。

    云徹脸色不太好看,他当然能够感受到,落在他身上的眼神,内心无奈又郁闷。

    周诚道:“这事本不怪云兄……”

    云徹抬手打断他,“是我太谨慎错失良机,但如今的情形,你我只能等一下了。”

    如果对方只是路过,当然是最好,若是跟他们一样,冲着这座山谷来的,那就再做计较。

    另一支队伍的首领沉稳点头,并未就此多言,云徹的提议的确是,当下最好的选择。

    咻

    破空声传来,这一次已经很近,山谷内众人,脸色同时阴沉下去。

    对方已经来到谷外,路过的可能性,已是微乎其微。

    但让他们不解的是,听声音来的人,似乎只有一个……是前面探路,还是同伴隐藏在暗中?

    没等想更多,山谷外传来平静声音,“云徹、云师,若你们在谷内,请现身一见。”

    “啊!”云师瞪大眼,下意识就窜了出去。

    云徹一下没拉住,马上跟了出去。

    然后就看到

    ,自家妹妹又蹦又跳,笑的灿烂不已拉住秦宇,一个劲的问,“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秦宇心头松了口气,笑道:“恰好就在附近,感应到了你们的气息,就过来瞧瞧。”

    云徹眼眸深邃,看了秦宇几眼,这处秘境之中,存在无形力量压制,神念感知范围极其有限。

    可秦宇却说,感应到了他们的气息……要么他魂魄强度,远在众人之上,要么就是他在说谎。

    尽管相识以来,秦宇出手不多,可他的修为层次,云徹自问还是有几分了解的。

    要说他的魂魄修为如此强大,云徹并不相信,也就是说大概率的情况是,秦宇在说谎。

    一念及此,云徹身躯微僵,旋即面露微笑,“秦兄,你我当真有缘,竟在此处相遇了。”

    说着瞪了一眼云师,“多大的姑娘了,还这么疯疯癫癫的,还不赶紧松开秦道友!”

    云师没察觉到,兄长的态度变化,抓的秦宇更用力了,哼哼道:“这家伙一路上,吃了我不少好吃的,结果当初说走就走,这次可不能轻易的,就放跑他了。”

    秦宇暗暗苦笑,心想你这个丫头,如果不是有个心思缜密的兄长护着,恐怕早就被人卖了。

    看了云徹一眼,他不动声色收回手,道:“云徹道友说的不错,你我的确是有缘。”

    接着,秦宇微微一笑,眼神落在山谷中,跟出来的众人身上,“不过今日此地,与秦某有缘的并不止你们。”

    两个女人脸色微变。

    因为很明显,秦宇说这句话的时候,是在看着她们。

    云徹皱眉,“秦道友此言何意?”

    秦宇淡淡道:“不久之前,秦某曾无意间遇到,这两个女人为争夺宝物厮杀,如今再见却不知是两位失忆,又或者别的原因,居然彼此不认识了。”

    他顿了顿,“云徹道友觉得,这是怎么回事?”说话时,秦宇手指在摇铃、张莹之间点动。

    山谷外众人脸色微变。

    如果真是这样,那能表明的东西,可就太多了。

    张莹瞳孔收缩,看秦宇神色大变,不需要更多,只是这表情变化,就能证明秦宇所言不虚。

    居然是真的!

    云徹脸上露出阴沉。

    秦宇目光微闪,倒是没想到这女人,居然如此轻易就露出破绽。可就之前所见,她们两人演技精湛,这倒是有些古怪了。

    事实证明,秦宇的思虑并没错。

    张莹面露歉意,道:“没错,我与摇铃的确是旧识,之前还曾有过一些恩怨,也的确曾在不久前,因争夺一件宝物而大打出手。”

    说到这里,她面露苦涩,“不过,最终那件东西,被秦道友你拿走了,不是吗?”

    摇铃脸色发白,紧张看着云徹,“云大哥,我不是故意的……我想跟你说的……又怕会因此,惹得你们不满意,毕竟我实力不强,又是半途加入进来,怕你们把我当成累赘……”

    张莹道:“我跟摇铃的顾虑差不多,之后我俩私下谈了一次,不暴露彼此认识的事情,以免让诸位生出不必要的怀疑。”顿了下,她看着摇铃面露歉意,“这件事,我告诉了廉丰道友,他可以作证。”

    廉丰身为队伍首领,迎着众人眼神点头,沉声道:“没错,这件事张莹道友跟我解释过,为避免大家彼此猜忌,我同意她的做法。”

    摇铃脸色越发苍白,“云大哥,真的对不起,我是想着等大家分开后,再跟你解释的。”

    眼神扫过神色变幻的云徹,秦宇暗暗皱眉,事情发展超出预料,自己似乎被绕了进去。

    怕是要有些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