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祭炼山河 > 第1125章 杀死想杀你的人

第1125章 杀死想杀你的人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食堂包子
    可事实上,真不能,因为在秦宇看来,他根本就不危险。

    顶多就是,再施展一次深渊凝视的事,很简单啊。

    这么简单的想着,秦宇也就简单的做了,他双目再度变得漆黑,看了追杀魔帅一眼。

    于是,他再度僵住,眼神涣散,来自噩梦之手的锁定随之溃散。

    唰

    秦宇摆脱掉锁定,身影一动呼啸远去。

    操控噩梦之手的魔帅快疯了,他瞪大眼睛死死盯住秦宇,满脸都是震撼与难以置信。

    不可能,这绝不可能!

    只是觉醒了王脉,还并未真正成就梦魇之王,能够激发出一瞬间的深渊凝视,已经是血脉惊人的表现。

    可如今他看到了什么?

    秦宇不仅顺利激发出了,第二次深渊凝视,而且他本身看起来,丝毫没有损耗严重的迹象。

    唯一能够解释的就是,他体内的王脉无比强大……甚至于,比齐震公子的更强。

    “啊!”这名魔帅嚎叫一声,抬手重重拍在自己眉心,下一刻整个身躯轰然爆开。

    确切的说,是身躯覆盖的血肉尽数爆碎,只剩余一副惨白骨甲,及包裹着脏腑的一层肉膜。目光落下,可以清楚的看到,这层肉膜包裹之下,他正蠕动着的脏腑。

    爆开的血肉,尽数化为血雾,注入噩梦之手中……这一刻,它真的开始了滴血。

    粘稠猩红的血珠,沿着噩梦之手的掌纹,逐渐汇聚到一起,接着自掌心中滴落下来。

    没错,噩梦之手出现了掌纹,清晰无比,就像是一张真正的,沐浴鲜血之手……又或者是,刚刚从某个鲜活的胸膛间收回,整个手掌皆被鲜血浸透。

    只剩一颗头颅的古王一脉魔帅,眼珠死死盯住秦宇,其内光芒暗淡无比,却充斥着决不罢休的执念。

    杀死他,必须杀死他!

    秦宇看了一眼,头顶上拍落的噩梦之手,嘴角忍不住轻轻抽搐,心想到底多大的仇恨,居然不惜玩死自己,也要拉着他一起下地狱。

    汇聚了一名魔帅强者,包括生命在内的全部力量后,噩梦之手威能已暴涨到,不可思议的地步。

    再想轻易的避开,已是不可能,秦宇能够清楚感知到,它彻底锁死了自己的气机。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他就只能硬撼这一击……躲不开,但如果噩梦之手自己消散了呢?

    拼了命,最后却连他的一片衣角都没碰到,想来这位古王一脉的魔帅,接下来会很憋屈吧?

    不过憋屈也就憋屈了,秦宇可没心情替他考虑太多,你不要想杀我,也不回落的如此悲惨的境地。

    总之,啥也别说了,都是自己选的路!

    眼眸瞬间化为漆黑,锁定住这名魔帅,他僵住的时候,秦宇身影瞬间动了,快的像是一道虚影,握拳向前打出。

    拳头在眼前快速放大,操控噩梦之手的魔帅,脸上露出绝望情绪……第三次,他居然连续三次,释放了深渊凝视的力量……

    事实上,他如今心头的绝望与不甘心,之前界渊内那截杀魔族,已提前感受过了。

    而且远比他感受的更多,更加的深刻。

    三次……也才区区三次而已……能够凝聚界渊的顶级强者,最终被折磨致死了解一下?

    嘭

    一声闷响,头颅炸成粉碎,这名魔帅终于不用,再被心头的愤懑与绝望笼罩了。

    随着此人被杀死,失去控制的噩梦之手,快速崩溃消散,“轰”的一声爆炸开来,将空间直接撕碎,形成无数道恐怖裂缝,向外肆意延伸。

    “啊!”云澜对面,古王一脉魔帅目眦欲裂,口中发出愤怒咆哮,一拳将她击飞。

    不顾身后,云岚引爆的另一件魔器冲击,他疯狂扑向秦宇,体内气息瞬间沸腾。

    自爆!

    秦宇脸色微变,赶紧给了他一眼,深渊凝视锁定下,此人直接僵在原地。

    “云岚,快打出去,他要炸了!”

    云岚一掌拍出,将此人击飞出去,撞向正在跟黑天罡,激烈交手的古王一脉魔帅。

    “喝!”

    黑天罡沉喝一声,身后三头地狱犬虚影,猛地喷出一口吐息,将

    对手禁锢在原地,接着毫不犹豫退后。

    下一刻,两道身影撞到一起,“不!”

    绝望尖叫响起,接着被惊天巨响打断,一名顶级魔帅阶的自爆,威力自是恐怖至极。

    一瞬间,就将整片空间彻底扭曲,眼前世界陡然虚幻起来,便像是剧烈震荡的水面。

    爆炸中心的两名魔帅,眨眼就被撕成粉碎。

    “逃!快逃!将事情告诉公子!”燃烧魔力,与云山、云河、云空三人激战的两名魔帅,口中发出凄厉咆哮。

    三名强大魔帅,短短片刻时间内接连殒落,今日已不可能杀死秦宇,那就一定要将关于他的信息带回去。

    能够连续多次,激发深渊凝视的力量……若非亲眼所见,他们根本不敢相信。

    一定要让公子知道,集中古王一脉的力量,尽一切可能在魇兽领地内杀死秦宇,决不能让他活下去。

    狐老对面的魔帅,一拳将他击飞,毫不犹豫转身就逃,体内魔力瞬间燃烧起来。

    咻

    破空声中他瞬间远去。

    云岚尖叫,“拦住他!”

    抬手捏碎一块魔晶,魔光呼啸射出,转眼追上已经逃远的魔帅,将他身体洞穿。

    “啊!”

    惨叫中,此人身躯直接炸开,竟在下一刻分散出数十道血影,朝着不同方向逃窜,速度比之前更快。

    云岚咬住嘴唇,脸上露出不甘,这些人出手前,显然就有所准备。

    与狐老交手的魔帅,就是一行中保命手段最强的一个,且在厮杀过程中,并未施展类似燃烧魔力的手段,为的就是一旦事情出现意外,能够从这里逃走传递消息……能够被古王一脉挑选出来,进入魇兽领地的,果然是真正的精英!

    “杀!”

    “杀!”

    咆哮中,最后两名古王一脉魔帅,疯狂冲向云山、云河、云空三人,气息疯狂爆发。

    明知逃不掉,他们两人毫不犹豫的,也选择了自爆,想要拉眼前三人一起陪葬。

    操控巨兽虚影的云山、云河、云空三人吓了一跳,古王一脉的混账必死无疑,他们可还没活够。

    可双方距离很近,对方又是不管不顾,一副同归于尽的架势,躲避已是来不及。

    就在这时,疯狂冲来的两个魔帅,身躯蓦地僵住。

    黑天罡吐气低喝,抬手将两人击飞出去,下一刻两道恐怖爆炸同时响起,令本就震荡不已的空间,扭曲的更加厉害。

    结束了!

    六名古王一脉魔帅,每一个都实力强横,其中首领跟操控噩梦之手的魔帅,更是达到了触及王阶门槛的地步。

    这六人联手,已是魇兽领地内,无比强悍的一股实力。可如今,除了一人施展血爆秘法逃生,其余五人当场横死。

    纵然古王一脉实力强大,底蕴深厚无比,可一日战死五名强大魔帅,也会伤筋动骨。

    这甚至可以说是,旧王一脉对古王一脉,多年交锋中前所未有的耀眼战绩。可这一刻云岚脸上,却没有半点喜意,有的反而只是凝重与担忧。

    因为,古王一脉最终还是有人逃走了,那么关于秦宇的信息,便一定会被泄露。

    到时秦宇就将,迎来整个古王一脉,不惜代价的捕杀!

    今日这一战,能够如此轻松的,以自身完好状况,完成对古王一脉五名魔帅的击杀,根本因素就是秦宇,连续施展的深渊凝视。

    可云岚宁愿,秦宇不要暴露自己的力量……他体内的血脉,远比族老想象中更强……

    连续多次施展深渊凝视,自身几乎不受影响,这种情况甚至是先王,都无法做到的。

    毕竟,每一次施展深渊凝视,逆天的冻结魂魄、意识的威能,也将产生惊人损耗。

    秦宇是怎么做到的,云岚不想探究,但毫无疑问古王一脉,绝对会因此而如鲠在喉。

    就在这时,秦宇突然摊开手,他掌心中盘踞着一团血光,正不断挣扎着欲要逃走。

    云岚脸色微变,“这是……”

    秦宇道:“逃走那名魔帅的一道气血,我刚才捕捉到的,有他在前面带路,我们很快就能找到,要杀我的那个人了。”

    眼眸深处冷意流转。

    有人想要你的命,怎么办?最好的解决办法,当然是干掉对方,自然就安全了。

    云岚瞪大眼,“你是故意放他走的?”

    见秦宇点头,她声音一下高了起来,“秦宇,你疯了!知不知道关于你的事情被泄露,古王一脉将会不惜代价杀你!”

    秦宇笑笑,抬手向下虚按,“稳住,稳住,就算我不放他走,你以为古王一脉,就会放过我了?”

    在云岚微怔的时候,他继续道:“事实上,从这些古王一脉之人到来的那一刻开始,就注定了他们,绝对不会放过我。既如此,我当然要把握先机,抢先一步动手。”

    “杀死想杀你的人,世界就将变得美好……这道理没错吧?”

    云岚内心无语,却又不得不承认,秦宇说的话貌似很有道理……古王一脉,的确是不可能放过他的……

    但,那可是古王一脉,强如族老这些年来,面对他们的咄咄逼人,也只能选择隐忍。

    秦宇他真的可以抵抗吗?

    见她脸上露出一丝复杂,秦宇懒得去猜她的心思,伸手向前一指,“走吧,前面带路的那位,已经跑的很远了,我们也赶紧动身吧。”

    ……

    石洞外,空气近乎完全冻结,十三头恐怖魇兽之王,庞大身躯几乎遮掩了天空。

    巨鳄王脸色铁青,眼神落到齐震身上,却又忍不住的,露出一丝灼热。它从这个年轻人身上,感受到了一份熟悉且又强大无比的气息……那是属于,梦魇之王的力量!

    很多很多年前,当它还只是一头,最普通的巨鳄时,曾见证过上任梦魇之王,踏入魇兽领地的一幕。

    尽管梦魇之王,外表只是一个普通的魔族,可他周身激荡的强大气息,就像是一颗大日,肆意灼烧、碾压着周边的一切。

    甚至只要他愿意,就能够轻易的,将整个魇兽领地焚烧成灰烬!

    如果可以夺到这份力量,或许它就能够,突破现有的禁锢,真正蜕变成为王阶。

    进而带领整个魇兽族群,摆脱梦魇魔族的控制,成为一层深渊真正的,至高无上的主宰。

    这诱惑很大……可巨鳄王更加清楚,拥有梦魇之王力量的年轻人,在梦魇族群内一定有着极高的地位。

    如果对他动手,只怕梦魇魔族马上就会撕毁契约,无数强者杀入魇兽领地……它不敢冒险,因为一旦失败,等待它跟魇兽世界的,将是一场毁灭浩劫!

    “魇兽族群与梦魇间的契约,各族之王不许对梦魇族人出手,可你们也不得猎杀王兽!但就在不久前,你们杀死了蚂蚁王,夺走了它的晶核,这件事情你们必须给出交代!”一头魇兽王者愤怒咆哮,恐怖声浪在空气中不断回荡。

    “交出凶手!”

    “杀死王兽的魔族,必须死!”

    “只有他们的鲜血,才能熄灭魇兽一族的怒火!”

    魇兽之王们纷纷怒吼,狂暴气息震荡撕裂天空与大地,气氛灼热似乎随时都会点燃战火。

    澄海等一众魔帅,脸色凝重至极,心头叫苦连连。

    虽说他们已经猜到,事情绝对棘手,却也没想到几乎引来了,魇兽领地所有兽王的围攻。

    如果真的爆发战争,今日他们这些人,有一个算一个,全都别想活着离开这里。

    齐震神色平静,淡淡道:“诸位兽王,难道是想杀死我们吗?”他眼神看向巨鳄王,平静之下透出一丝戏谑。

    这眼神,让巨鳄王愤怒万分,可在愤怒之余,又忍不住生出忌惮?

    这个梦魇王脉后裔,绝对有强大的依仗,否则这个时候,如何敢露出这种态度。

    果然,想要夺取他体内血脉,是一件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脑海转过这念头,巨鳄王深吸口气,仰天一声咆哮,顶级王兽的气息瞬间镇压四方。

    其余魇兽王,同时安静下去,眼神落到它身上……要知道,这个时候巨鳄王身上的嫌疑,还没能完全洗刷掉。

    “梦魇王脉后裔,魇兽王者的威严,不容许任何挑衅,而一头王兽的死亡,也必须给出交代!”它低沉的声音,在天地间传播,透出不容置疑的强势,“你们杀死了蚂蚁王,这是不争的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