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祭炼山河 > 第1114章 说动

第1114章 说动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食堂包子
    被狐老、黑天罡认定深不可测,事实上也的确有强力底牌的秦宇,如今正瞪大眼睛,内心情绪激烈搏斗。

    他对面,云岚主动恢复成女儿身,双眸如秋水落在他脸上,“秦宇,或许因为你我之间,血脉相吸的原因,又或者是因为,你多次救了我……所以我并不否认,现在对你有了些好感。”

    “如果你愿意娶我,尽管从未想过会有今日,但我仍会竭尽全力,做一个合格的妻子。整个旧王一脉,也将站到你身后,帮你完成一切,力所能及范围内的心愿。”

    被表白了,而且是身份高贵,自身也美的不可思的王女,且附带一份强力承诺。

    看着眼前的云岚,她还穿着男装,恢复女儿身后很宽松,头上鬓发垂落下来。

    可正因为如此,反而具备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吸引力,让秦宇心跳的越来越快。

    一个念头,如今不受控制的,自心底滋生出来答应她,所有难题都将迎刃而解,他需要付出的,只是跟眼前的云岚结合到一起。

    这件事,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他占了大便宜!

    白送的美人不说,还能借力旧王一脉,困局自破。

    “秦宇……”云岚低吟启齿,俏脸遍布红晕,口鼻间喘息急促,散发出香甜味道。

    没错,就是香甜,甚至这个形容,在秦宇看来都不算充分……这一刻云岚的气息,对他而言就像是,一种无法拒绝的毒-品。

    秦宇缓缓抬头,他眼珠再度开始充血,看着云岚任凭采摘的模样,使劲掐了一把大腿,才勉强恢复清醒。

    “云岚,收敛掉你的气息,我与你……是不可能的,这点你日后自然就会明白……”

    空气陷入沉默,云岚起身退后,眼神落到秦宇身上,透出黯然之色,“你想说什么?”

    尽管很清楚,自己的决定没错,可看着她现在的模样,秦宇心头还是下意识的,生出一丝愧疚。

    以云岚的身份,能说出刚才的话,必然是鼓起了,自己全部的勇气,被秦宇拒绝,伤心在所难免。

    可我答应了你,才是真的害你啊,吃干抹净不认账,到时候你哭都没地方哭去。

    深吸口气,按下翻滚心思,连续默念几遍,我是为她好我是为她好,秦宇想了想,缓缓道:“云岚,族老的态度,我已经确认,若我拒绝联姻之事,他绝对不会放过我。所以,很感谢你能瞧得上秦某,如果你真想救我,那就按我的提议去做。”

    云岚眉头轻皱,摇头道:“之前我便说了,族老根本不可能同意……而且,就算我答应帮你,你又如何能够,参与到新王角逐中去?我知道,你体内流淌着梦魇血脉,可并非所有梦魇族人,都有争夺王位资格的。”

    秦宇眼神微亮,只要不再是一味的拒绝,那就代表有希望。至于资格限制,这点理所应当,他早就有了预料。

    不管这限制,究竟是什么,终归与体内流淌的魔族血脉有关。

    深渊魔族,一切力量都建立在,自身血脉之上……所以对这点,秦宇有着绝对的自信。

    而他之所以进入深渊后,拥有强大力量,靠的就是之前,万魂道中夺取的梦魇之王的血脉。

    这样的他,会没有资格角逐王位?

    当然,可能性还是有的,毕竟他来自血肉世界,并非纯粹的深渊生物,哪怕夺取到了梦魇之王的血脉,也未必就能够一切顺利。

    但不试一下,结果谁能知道?

    “云岚,我承认你说的很对,但我体内血脉,既然能够与你相吸引,至少不会太差,这点你不会反对吧?所以,我还是有机会的。”秦宇看了她一眼,沉声道:“此外,我愿向深渊意志发誓,若旧王一脉支持我,角逐新王大位,待我完成心愿后,愿将王位传承给旧王一脉选定之人。”

    云岚脸色微变,向深渊意志立誓,对所有深渊生物而言,都有着巨大的约束力。

    实力越是强大,越能够清楚的被感知,一旦违反便将承受,来自深渊意志的惩罚!

    没有人敢违背,面对深渊意志的誓约。

    秦宇既然有

    这样的态度,那未尝不可打动族老……目光闪了闪,心底浮现一个念头,云岚抿了抿嘴唇,沉默着一言不发。

    反对不是反对,同意不是同意,此刻的沉默在秦宇看来,显然有了一些别的意味。

    他皱了皱眉头,看着不远处的云岚,心头暗暗苦笑,心想这女人怕是真的有些看上他了。

    不管了,先稳住她再说……大不了食言而肥,反正事情若是不顺利,他很大可能就要跟旧王一脉翻脸了,多点少点怨恨,也都不算什么。

    念头一定,秦宇面露苦笑,摇头道:“好,秦某再答应你一事,如果最终证明,我的确没有办法,参与新王大位角逐,秦某便答应族老的要求!”

    云岚眼神微亮,抬头盯着秦宇,“此言当真?”

    这干脆利落又直接的反应,让秦宇很无语,果然他猜的没错,这女人就是故意等在这里,要的便是他这句话,身为堂堂梦魇王女,就不能矜持点?

    内心吐槽归吐槽,秦宇可不想再生枝节,当即干脆点头,“当真!”

    云岚笑的明媚,“那我们就说定了。”她看着秦宇,眼神柔柔和和的,就像是在看炖烂在自家锅里的肉。

    那叫一个自信满满!

    这眼神,让秦宇很不自在,心里暗暗嘀咕,难道角逐王位的限制,真的非常高?

    要不然,云岚也不至于,会露出这种表情。

    可事情到了这步,就算明知道,是被云岚给算计了,秦宇也只能硬着头皮认了。

    更何况,秦宇觉得这件事吧,最终结果如何还未可知……先让这女人高兴一阵!

    “你应该想到了,新王角逐对血脉,有着严苛的要求,青瓦别院就有鉴定的办法,但需要时间准备。”云岚想了想,道:“族老现在,一定是跑去跟人算账了,但他的耐心不会太多,最多只会给你,一两天的考虑时间。”

    “明天,我尽力准备好一切,你有没有问题?”

    秦宇摆手,“就明天。”

    事实上,他现在上都没问题,可一来云岚需要时间准备,二来嘛……他现在可是处于,重伤的状态,马上就爬起来活蹦乱跳,不是明摆着说云岚的智商需充值?m

    不过,怕就怕……

    云岚没再停留,“你好好休息……放心,我不会在这件事上动手脚,而且也根本不可能做什么,到时候你自然知晓。”

    说完,她看了秦宇一眼转身离开。

    这一眼让秦宇略有尴尬,因为他刚刚的确就是这么想的……这女人,也不是很笨嘛……

    房门关上,秦宇神念扫过周边,确定没有监视后,脸上露出笑容。

    一切就等明天,只要他表现的足够好,云无涯那老阴比,应该没拒绝的理由才是。

    毕竟,他已经答应了,将王位传给旧王一脉……这件事,无论怎么看,他们都不吃亏。

    当然,这一切都建立在,积极向上的基础上,如果云无涯死犟……哼哼,说不得只能翻脸了。

    大棒胡萝卜,一手拿一个,就看这老家伙怎么选!

    真以为,他就是旧王一脉盘里的菜,想怎么拿捏就怎么拿捏?如果不是顾虑太多,不愿闹出大动静……真·召唤魔龙长老了解一下?

    想到这里,秦宇叹一口气,廖师这女人,即便走了还是有办法,让他心心念念。

    毕竟,若非是她的话,堂堂魔龙族长老,眼里根本就看不到他。这都是人情债……而人情债,通常都是最难还……

    摇摇头,秦宇按下心思,廖师的人情以后再说,现在最重要的是,拿出让旧王一脉看重的实力。

    所以,明天他是准备着,全力以赴了!

    ……

    厄峰城开始死人了。

    数量很多,涉及范围广阔,城主府、古王、新派……甚至还有一些,看着毫不起眼的人,都在这场风波中,落得横死当场的结局。

    尽管这一切,都是在暗中进行,可奈何死的人太多,而且其中一些,都不是寻常之辈。

    所以,厄峰城上下,无论地位高低修为强弱,大家很快都知道了这件事情。

    也都明白……旧王一脉的报复终于到了!

    没有任何人,胆敢小觑一个,曾诞生过梦魇之王的强大家族。可这一次,旧王一脉的出手,深得“快准狠”三字精髓,展露出的恐怖实力,令众人心头颤栗。

    各方沉默。

    被杀的人,之所以会被杀,当然就有该死的理由。

    旧王一脉没突破他们的底线,他们也不希望,现在跳出来成为旧王一脉,全力打击的对象,那么保持沉默,就是最好的选择。

    所以,风雨漂泊人心浮动,被血色笼罩的厄峰城,在这个状态之下,反而呈现出沉寂姿态。

    云岚并未插手这些事情,但等云无涯回到青瓦别院,她去拜见的时候,却从对方脸上,看到了深深的疲倦。

    即便强大如族老,处理这些事情的时候,也并不轻松。甚至可以说,他承受着难以想象的压力,一个不妥就有可能,挑起巨头间的争斗。

    这让云岚有些愧疚,这种时候她没能,彻底站到族老身边,反而要提出新的让他为难的事情。

    心头生出一丝犹豫,云岚到嘴边的话,怎么都说不出来。

    云无涯喝了口茶,向后靠在椅背上,长长吐出口气,笑道:“我们天不怕地不怕的云岚小姐,连老夫杀人都敢阻拦,现在是怎么了?有什么事,说吧。”

    云岚心头越发愧疚,但这件事情,她已经答应了秦宇,若是反悔……他肯定不满。

    吸一口气,行礼道:“族老,我确有一事要告诉您,涉及秦宇……有些胆大妄为,请您听我说完,不要太过恼怒。”

    没错,关于秦宇的提议,云岚要向云无涯说明了。事实上,自一开始她就没准备,真的要隐瞒。

    身为旧王一脉族老,为整个家族殚精竭虑,云无涯有资格知晓任何,涉及族群未来的事情。

    即便这只是一个,可能性极低的尝试……

    云无涯皱眉,“这小子又要做什么?你告诉他,少给老夫耍花样,不然我一巴掌拍死他!”

    云岚苦笑,她还没说呢,族老似乎就动怒了……罢了,总归是要让族老做决断的。

    当即,她没再继续耽搁,将秦宇在城主府宴会中,跟她说的提议复述了一遍,没有任何隐瞒。

    果然,云无涯听到了,秦宇希望旧王一脉,支持他角逐王位的时候,一脸的怒极反笑。

    不过,这老阴比不蠢,恼怒归恼怒,却并未因此失去理智。

    到后来,他脸色虽然不好看,却基本归于平静,靠在椅背上沉吟不语,一副思索模样。

    云岚看了一眼他的脸色,道:“族老,事情就是这样……虽然我不知道,秦宇为何执意不愿与我结合……但我能够察觉到,他坚决反对的心意,如果您强行逼迫他,肯定会出问题……”

    “出问题!”云无涯冷笑连连,“能出什么问题?这小子难道还能够,翻出老夫的手心!敢跟我炸刺,马上让他知道,花儿为啥是红的!”

    云岚道:“那是当然,族老您出手,镇压秦宇轻而易举,他哪敢在您面前放肆,所以才会先跟我说这件事。”

    哼!还是我家的女儿懂道理,秦宇是有点小手段,但在老夫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云无涯脸色好看几分,抬手敲了敲桌子,“我明白你的意思,是怕这小子犯浑,真的将事情,闹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嘿嘿,他不是想试试吗?那就给他检测,等这小子死了心,自然就乖乖听话了,不然……”

    他看了眼云岚,“到时候,这小子敢说话不算话,老夫再做什么,你可不能阻拦。”

    云岚一脸风轻云淡,语气柔柔,“那是自然,我最恨的就是别人骗我,如果秦宇还不答应,便任凭族老处置,我绝不插手。”

    云无涯冷笑几声,“那就去准备吧……老夫倒也想看看,这小子究竟有几分斤两,居然敢提出这种要求!”

    云岚恭敬行礼,转身退了出去。

    ……

    房内,闭目养神的秦宇,突然自心底生出一丝惊悸,猛地睁开眼嘴里念叨,“这是谁又念叨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