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祭炼山河 > 第1075章 春风十三娘

第1075章 春风十三娘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食堂包子
    幽冥台的拍卖,主会场与七个分会场,是在同步举行。严格来说,能够进入主会场竞拍的物品,价值相对较高一些。

    但这并不是说,分会场中的拍品,品质会非常差。

    相反,对一些魔族而言,他们最期待与热衷,反而就是那些,将在分会场进行拍卖的物品。

    比如,七个分会场之一的,专门交易各种深渊魔族的奴隶场。

    奴隶是个好东西,一旦签订了深渊血契,就将成为主人的附庸,此生再也无法背叛。

    命令之下,无论刀山火海,还是万丈深渊,都将遵从主人的意志,哪怕是用尸体将其填满。

    因而深渊之中,蓄养奴隶成风,但凡有些实力的魔族,都会想办法尽可能多的,扩充自己的奴隶队伍。

    至于这些奴隶的来源……深渊可不是什么太平的地方,如眼下秦宇他们所在这层,由深渊三头魔犬一族经营多年,内部早就清扫干净,所以相对而言较为太平。

    但在他层深渊,却未必有这么稳定的统治,大小势力领主间的争斗,会导致无数魔族死亡或被俘。

    深渊诸多种族,除了某些血脉强大的特殊族群,生育能力那是相当强悍,所以人口并不算紧缺。

    一旦成为俘虏,被赎回的可能很小,那么等待他们的下场,就是被贩卖成为奴隶。

    而这,顶多只能算是,为深渊整个繁华无比的奴隶市场,贡献了一小部分货源而已,真正的大头是牵扯了两层深渊中的战争,甚至是数层深渊共同陷入的大混战。

    战败者的领地,将会被掠夺一空,所有属民被瓜分完毕,除了其中少部分外,都会被当成奴隶变卖。

    当然,深渊蓄奴之风大盛,除了奴隶生死皆在掌控,且有着大量稳定的来源外,还有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

    这点之前,其实就已经提及,那就是深渊魔族的修炼。

    所有深渊族群,无论实力强弱,其力量皆是建立在,自身体内的魔种血脉之上。

    而魔种血脉,严格来说出自深渊魔兽,后者可以通过彼此吞噬,提升自身的实力。

    对等,魔族一样可以,走这种修行的捷径。

    比如秦宇的血炼之法,就可以掠夺其他魔种血脉为己用,提升自己的血脉实力。

    如果不加以管控,整个深渊将毫无秩序可言,所有魔族都将成为,吞噬他人强大自身的怪物。

    所以,在渡过深渊初成,最为混乱的那段岁月后,各强大族群之间,为了维持深渊秩序,确定了魔族之间,不允许相互吞噬的铁律,触犯者将被联合诛杀。

    漫长岁月以来,这道铁律逐渐稳固,禁锢住了深渊魔族,彼此吞噬血脉的欲望。

    也因为如此,才有了现今基本稳定的,深渊统治秩序。

    当然,要说完全杜绝这种现象,那是根本不可能的,因为吞噬其他魔种血脉强大自身,是烙印在所有魔族,血脉之中的本能。

    还有一些规则秩序的制定者,他们暗中做的一些事情,根本没有人知道,或者即便知道了,也只能成为被毁灭的一部分。

    说的有些远了,意思就是吞噬魔种血脉,可以让魔族的实力,短时间内快速提升。

    而奴隶,是不在保护范畴之内的。

    也就是说,自己蓄养的奴隶,只要你的血脉可以承受,不会因此导致自身堕落,成为性情暴戾嗜血无比的血眼魔族,那么你就是一天吃十个八个,都不会被惩罚。

    所以,大量蓄养奴隶,既能够提升实力,获得悍不畏死的麾下,发现了好苗子后,还能一口吃个干净,让自己得到好处。

    这才基本上才凑全了,深渊蓄奴成风的原因。

    而今日,棉雅求秦宇出手,为的就是从今日的奴隶场竞拍中,救走两个她的同族。

    更确切说,是两个粉妆玉琢,头顶着两只毛茸茸狐狸耳朵,大小在人族三至五岁模样之间的,一个男童一个女童。

    如今,他们脖颈上带着,奴隶商人特制的项圈,可以禁锢住他们体内魔力,在认主完成之前,防止他们逃走。

    有资格佩戴项圈的奴隶,绝对都是市场中的上品,对两个小小的九尾魔狐男童、女童,动用这种珍贵的项圈,未免有些显得小题大做。

    “诸位,我知道大家都很不解,鄙人为人如此郑重,但我们奴隶商人追逐利益,鄙人既然不惜血本,为这两个小东西带上奴隶项圈,自然是有原因的。”

    这处奴隶摊位的主人,是个五短三粗,带大金链眼顶墨镜,穿着坦胸墨色袍子的魔族,两根粗壮獠牙,从他唇边刺了出来,再看那一头桀骜不驯,笔直向天的刺头毛发,体内流淌的显然是深渊野猪血脉。

    猪,代表的并不完全是憨厚与蠢笨,相反深渊野猪血脉,十分暴戾且凶残狡诈,属于中等魔种血脉中,颇为强大的一种。

    他扯开胸前的袍子,露出看似肥腻不堪,实际上肤质坚厚,防御超过铁石的腹部,一道恐怖伤疤,表面血肉似乎被强大魔力侵袭坏死,呈现可怖的黑青色,如今被某种丝线,粗暴的缝合到一起,就像是趴着一只狰狞大蜈蚣,越发触目惊心。

    “这道伤口,就是这个小男崽子给的,要不是鄙人肉多腹厚,差点就被他开膛破肚了。”

    周边魔族闻言脸色微变,可眼中大都,露出怀疑之意。

    实在是,这两个九尾魔狐的男童、女童,年岁太过幼小,即便血脉强大也很难有几分实力,能对这个一看就知道,实力强劲的奴隶贩子,造成这么严重的伤势。

    “嘿嘿,我猪大强从事奴隶贩卖过百年,从未在货色上出过纰漏,跟我合作过的客人,都是很清楚的。诸位客人现在不信,鄙人能够理解,我自然会给出解释。”他合拢长袍,似乎扯动了伤势,疼的一阵龇牙,回头瞪了一眼,正恨恨看着他的男童。

    “恨我干什么?灭你们村落的,又不是老子!还有,要不是看你,能给老子卖出个好价钱,我一定让你知道,给老子的这一爪,得需要付出多少代价!”冷笑几声,猪大强走过来,伸手抓向男童。

    旁边的女童,双手紧紧抱住他,眼睛紧闭在一起,眼泪不断涌出。

    “妹妹松手,他不会杀我的。”男童认真开口,推开旁边的女童。

    猪大强龇牙一笑,“当然,你现在可是,我这趟生意里,最大的一块金砖,老子可舍不得杀掉你。”

    将他提到身边,猪大强转身一笑,“诸位请看好,鄙人即将揭晓,这一对九尾魔狐小兄妹,为何要定这么高的价钱!”

    说着,他抬手一指,点在奴隶项圈上。

    轰

    恐怖凶气、怨气,自男童体内轰然爆发,他白净小脸顿时变得扭曲,双目充斥暴戾毁灭。

    一尊双目赤红,身躯数十丈的九尾魔狐虚影,出现在他头顶,咆哮中低头撕咬过来。

    猪大强冷哼一声,手上蓦地用力,掐住男童的脖子,同时激发了奴隶项圈的力量。

    九尾魔狐虚影“啪”的一声消散,男童脸色惨白,身体不断抖动,浑身被汗水浸透。

    “魔力灌体,血脉汇聚!”围观中,一名魔族失声开口,眼神落到男童、女童身上,露出炙热之意。

    唰

    众多魔族,脸色同时一变。

    猪大强竖起拇指,大笑道:“客人好眼力,没错,经过我们重金鉴定,的确就是这位客人说的情况。”

    他环视一圈众人,将他们眼底炙热纳入眼底,脸上笑容越发灿烂,“大概半个月前,一个颇有名气的捕奴队,因为已经答应,要替他们保守这个秘密,所以名号就隐匿不提了。总之,这群该死的恶棍,运气非常好的,发现了一处九尾魔狐一族隐居的村落。”

    “大家都知道,九尾魔族可是曾经,与王族相媲美的存在,即便如今已经衰落,可不论这一族的男子还是女子,在奴隶市场中都是,最受追捧的顶尖货色,每个都能卖出大价钱。”

    “但这群恶棍,或许是双手沾染了太多血腥,最终被深渊意志抛弃,他们闯入这处村落的时候,遭遇了九尾魔狐的拼死抵抗。具体过程,虽然我没有亲身经历,但就我对那群恶棍的了解,能让他们在后来的讲述后,依旧流露出畏惧的表情,那一定非常非常的恐怖。”

    猪大强松开手,将男童丢到身后,指着他们道:“最终,捕奴队死伤惨重,杀死了村落中所有九尾魔狐,无论男女无一例外。然后,他们在村落中心,一间类似祭祀的小庙中,抓到了这两个小东西。”

    “夜色降临,损失惨重的捕奴队,迎来了真正的恐怖,这两个小东西几乎,将整个捕奴队杀的干干净净,最终是他们自己承受不住,体内过于强大的力量昏迷,才会被再度捕捉。而我身上的这道伤口,是在给他带上奴隶项圈时,瞬间的不小心,被他一爪掏来所致。”

    猪大强深吸口气,“现在,他们的来历,及状态,鄙人已经讲解清楚,诸位客人应该知道,他们两个小东西的价值了吧?可以说,他们如今的血脉资质,简直强的不可思议,只要长大成就魔将是板上钉钉,甚至还有不低的机会,冲击魔帅境界。”

    “说实话,鄙人动过将他们留下来的心思,但我最终放弃了,这个诱人的念头。魔将级的奴隶,或许我还能操控,但如果是魔帅……且不说他们未来,会不会反噬,单是怀璧其罪的道理,就足够让我吃不了兜着走。想来,当初将他们售卖给我的那几个捕奴队的恶棍,心里面也是这么想的。”

    他伸出手,竖起两根手指,“为了购买他们,我出了大价钱,两个小东西脖子上的奴隶项圈,还有我受的伤,这些都将算入成本。所以,他们的定价是两千万魔晶。而且,请诸位客人听清楚,是一人两千万,两个四千万!”

    哗

    四千万魔晶,即便在拍卖会主场,都算是大笔竞拍,更别说是在以薄利多销为根本的奴隶市场,简直骇人听闻。

    不少魔族瞪大眼,一副看疯子的表情,看着竖起两根手指的猪大强。可他们脚下,却像是生了根,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好货有好价……四千万魔晶,听着似乎不可思议,但内心盘算一二就能得出结论。

    这个价,并不算特别夸张。

    魔将阶的奴隶,市场价大概在三百到五百万魔晶之间,之前提过一句,寻常魔将大概也就能够,拥有百万魔晶的财富。

    可财富与生命,显然不能够对等,你就是给五百万魔晶,一个魔将也根本不会去死。

    但只要花费这些魔晶,买到一个魔将阶努力,那么想怎么样就能怎样,十八般绝活任你选择……所以这个价格,相对而言非常合理。

    两个九尾魔狐一族的男童、女童,本身实力虽然弱小,却有着超强成长潜力。

    就刚才,男童解除奴隶项圈后,一瞬间的气息释放,就不难确定他的确有着,冲击魔帅境界的潜力。

    而魔帅阶的奴隶……无价!

    基本上,极少会出现在奴隶市场,即便出现也很快,就会被强力买家直接买走。

    要知道,那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魔帅,除深渊魔王之下,站到了深渊魔族最巅峰的层次,其本身就代表着,无穷无尽的财富与权势!

    两千万魔晶,买一个未来有可能,成就魔帅的奴隶……这当然算是一场豪赌,可只要赌赢了,就是十倍、百倍的收获。

    几乎整个奴隶场的关注,都被吸引过来,空气陷入死寂,诸多魔族眼中阴晴不定。

    即便只买一个,也是两千万魔晶,这份决定显然,不是那么容易下的。

    棉雅神色紧张,不时看一眼秦宇,却不敢出言提醒。四千万魔晶,远超出她的承受极限,只有秦宇阁下出手,才能够将他们买下来。

    “四千万魔晶,这两个小东西我要了!”娇媚的声音,突然在众人耳边响起,寂静场面顿时哗然。

    真有人出价了!

    棉雅猛地瞪大眼,脸色变得苍白。

    猪大强伸手一指,“好!这位客人出价四千万,有没有哪位客人还有意的?咱们奴隶场的规矩,定价即底价,但如果有多个客人看中同一个货源,就可以报价竞争!”

    人群向两侧分开,一名体态妖娆,眉眼含春的魔族女人,从中走了出来,大眼睛落在猪大强身上,嘴角微翘,“哦,奴家倒是很想知道,有哪位大哥会出手,跟我抢这两个小东西。”

    她眼神柔柔扫过全场,看清她的魔族,脸色纷纷一变。

    “十三娘!”

    “居然是这个女人!”

    “这下麻烦了!”

    不少魔族眉头皱紧,心中暗暗后悔,早知道就该果断点,提前开口报价的。

    否则,也不至于跟现在一样,被这个女人一锅全端了去。

    至于跟她竞价争夺……

    还是算了吧,活着不好吗?为什么费要去找死。

    这可是啊!

    五元城里,开着一家春风绣庄,老板娘虽然很美丽,但生意却很一般。

    但很多年过去了,这家绣庄依旧开的好好的,丝毫没有生意惨淡,出现经营不下去的征兆。

    这家绣庄之所以出名,不是因为生意差还能活着,而是在一场大风波后,依旧安然至今。

    没有人知道,当年的风波因何而起,也没人知道,事情最终是如何解决的。但城东十三家大宅荒败至今,连个旁支血脉都没逃出去,成就了十三娘的赫赫凶名。

    她叫,是一家绣庄的主人,同时是五元城里,最不好招惹的存在之一。

    没人知道她究竟有多恶毒,但那些被杀的干干净净十三家大户,似乎就是最好的明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