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祭炼山河 > 第835章 说的是老夫吗

第835章 说的是老夫吗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食堂包子
    暗流汹涌深海中,一方巨大磨盘突兀降临,它足有百余丈大,内部白、黑、青、赤、黄五色流转,边缘之处一片混沌青朦。

    磨盘降临瞬间,磅礴伟力骤然横扫,将所有乱流镇压,令周身所处之地归于安静。

    秦宇闷哼一声面露苍白,他手掌表面青筋暴起,但指尖依旧稳定,不露半分颤抖。

    融合玉璧胎卵,尽管修为不曾得到提升,但秦宇绝非毫无所获,比如他修习的功法,心念微动便尽数参悟,似乎已沉浸修习的千万年,完全烂熟于心。

    五行尽悟,便可参悟终极神通五行轮转,便是此刻出现在深海,镇压乱流的巨大磨盘。

    此神通,主镇压、禁锢,以五行之力为根基,覆盖天地万物,只要归属五行之类,便皆挣脱不得。

    当然,如此霸道、强势的神通,绝非没有限制,它虽可镇压天地万物,但仍以秦宇境界为根基。

    若非融合玉璧胎卵产生强大加成,以秦宇如今修为,根本不可能压制海神操控的力量,现今他勉强做到,体内力量损耗也如江河决堤,绝对无法持久。

    “白哥,这个方位,出手!”

    白猿咬牙切齿,刚才还一点不把海神放在眼里,扭头就差点阴沟翻船,虽说现在秦宇叫它一声白哥,但大部分都是因局势所迫。

    想真正靠近到他身边,借秦宇的光翻身,至少它得表现出,自己足够的价值来。

    “秦兄弟放心,老夫不会再给它机会放肆了!”白猿咬紧牙关,突然抬手向前一握。

    轰

    空间破碎,一根黑色石棍呼啸飞出,“啪”的一声落在它掌中,像是突然觉醒过来,黑色石棍表面骤然亮起。

    一道道暗红纹路如同流淌的岩浆,遍布黑色石棍表面,接着蔓延到白猿手掌上,它口中发出痛苦嘶吼。

    暗红纹路延伸速度极快,呼吸间爬满白猿身躯,它气息随之大变,喘息粗重眼珠赤红,周身充斥暴戾毁灭,宛若魔化!

    来自黑色石棍的力量,似汇聚了世间一切负面情绪,要将万物毁灭,可这股力量却不敢靠近秦宇,似乎他此刻散发出的某种波动,如神袛不容冒犯。

    吼

    魔化白猿仰天咆哮,它赤红眼珠深处,维持着最后一丝清明,抬手挥动赤黑交织的黑色石棍,狠狠砸向秦宇所指之地。

    面前海水刹那沸腾,接着从中一分为二,赤黑色的火焰跃动着,在深海里熊熊燃烧,所经处一切化为灰烬。

    海神痛苦嘶吼,它庞大身躯上被割裂开一道长长的伤口,翻卷的血肉表面上,赤黑火焰肆虐翻滚。

    这火焰不仅在焚烧它的身躯,更直接作用在魂魄上,加速海神的毁灭进程。

    周身肆虐暗流消散,秦宇散去五行轮转,巨大磨盘随之消失,大口大口喘息面露疲倦。

    不过此刻,余光落在白猿身上,他忍不住皱了皱眉,这根石棍的力量不敢靠近他,但对白猿却不会有半点客气。

    秦宇可以“看到”,赤黑色的能量正在不断侵入白猿体内,在它胸膛之间凝聚,不断融入白猿心脏。

    当心脏被完全侵蚀,白猿就将失去理智,成为被石棍操控的,只知毁灭、杀戮的怪物。

    原本以白猿的实力,面对石棍力量的侵蚀,应该能够支撑相当一段时间,可今日之前他的心脏,便已遭受过一次侵蚀。

    如今石棍力量再度入侵,盘踞心脏的赤黑力量爆发里应外合,白猿之心快速向黑红之色转化。它神色越来越痛苦,眼眸深处的意识清明,正在快速消散。

    事实上,白猿之所以落得今日,如此狼狈境地,根源便在这根黑色石棍上。

    当年一场大战,白猿最终获胜夺得宝物,受伤不轻的状态下,遭受石棍力量的侵袭,几乎被直接夺了心神沦为傀儡。

    之后又被仇家追杀,白猿九死一生才逃到这里,借助玉璧胎卵的力量苟延残喘。

    它很清楚如果再动用石棍,便无法再抗衡它的侵蚀,可白猿依旧选择出手,因为这是它最好的机会。

    白猿不惜舍弃自身,以黑色石棍击杀海神,秦宇难道会眼睁睁的,看着它意识湮灭?与其求秦宇出手,不如给他一个不得不出手的立场。

    当然,这仍然是在赌,赌秦宇可以救它……如果赌输了的话,白猿就真的玩完了。

    但它依旧出手了。

    烙印被秦宇获得,通天玉璧不复存在,换言之它如果不能解除隐患,迟早是个死字。

    且不如放手一搏!

    秦宇念头转动,眼底暗金光芒连闪,落在石棍表面上,视线微微恍惚后,刹那间好似置身于岩浆炼狱之中。

    赤黑火焰滔天,其内一团黑雾翻滚,有赤红眼眸浮现,充满了暴戾疯狂,死死盯住秦宇。

    “我不愿招惹你,你最好也别多管闲事!”

    咆哮声在岩浆炼狱不断翻滚。

    秦宇微微皱眉,旋即归于平静,“我既然出现在这里,便已经决定插手,你要如何?”

    轰

    岩浆翻滚,赤黑火焰疯狂暴涨,黑云愤怒咆哮,“不要以为你获得了烙印,我就不敢对你出手,你现在的力量,对我而言弱小如蝼蚁!”

    秦宇淡淡道:“要杀我的话,尽管出手就是,我倒想看看,你有没有这份胆量。”

    黑云怒吼,“我杀不死你,但可以禁锢你的意识,永远留在这里,再也无法离开。”

    秦宇面无表情,“那你是真的找死。”他眼神扫过周边,眼底大量暗金光芒涌动,“虽然现在我找不到你的命门弱点,但只要给我足够的时间,做到这点并非难事。”

    “你既然知道烙印的存在,便应该很清楚,我绝不是在吓唬你……留我在这,你是觉得自己活得太久了吗?”

    黑云沉默下去,那双赤红眼眸凶光乱闪,显然秦宇的说,戳中了它的痛脚。杀死秦宇,黑云的确做得到,可一旦这么做了,它也绝对无法幸免。

    只怕烟消云散永世不得超脱,对它而言便极可能,是最好的结果了。

    这种命运它当然不会选。

    杀不敢杀,禁锢不敢禁锢,秦宇摆明车马要插手,它束手无策。

    不敢沉默太久,黑云咬牙切齿,“你究竟想做什么?”

    秦宇道:“简单,我可以不管你与白猿融合,让你夺到它的肉身,但白猿的意识必须保留下来。”

    “这不可能!”黑云咆哮。

    秦宇看着它,眼中暗金光芒大盛,“相信我,你会答应的。”

    黑云答应了。

    它不敢确定,秦宇所言是真是假,与其同归于尽,不如彼此共存。

    白猿双目快速变得清明,它能够清楚的感受到,自己体内的变化,大喜后它扭头道:“秦兄弟,多谢你了!”

    果然它赌对了。

    刚才石棍内隐藏的意识,已与它进行了交流,摆脱困境的白猿只觉得,此刻天地一片开阔。

    秦宇目光微闪,道:“白哥不必言谢,你我今日是并肩而战的战友,我自当帮你。”

    白猿闻言知雅意,大笑道:“秦兄弟放心,看我打爆海神!”扬起石棍,白猿意气风发,周身狂暴气息,以骇人速度提升。

    轰隆隆

    赤黑火焰汹涌而出,围绕它急速旋转,化为巨大漩涡。

    吼

    一尊魔猿虚影,出现在苍穹上方,它身躯足有十万丈高,撑天立地赤色眼珠盯紧海神,振臂一挥手中石棍轰然砸下。

    轰

    惊天巨响,海神庞大身躯横飞出去,赤红火焰刹那暴涨,将它整个包裹在内疯狂燃烧。

    “我不甘心!我不甘心!”

    海神怒吼连连,瞳孔快速扩散,可直至此刻它一双眼珠,仍紧紧落在秦宇身上,充满怨毒之意。

    啪

    像是一颗气泡,海神身躯骤然碎去,肆虐燃烧的赤黑火焰,一下子失去了目标。

    短暂僵滞后,随之熄灭不见。

    秉承天地意志,自无尽大海中孕育而出的海神,就此烟消云散,于世间再无痕迹。

    “哈哈哈!”白猿一手持棍,一手叉腰大笑,“老夫纵横天下,从来尝过败绩,纵是天地意志化身又如何,说让你跪就得跪……”

    笑声戛然而止,站在白猿肩头的秦宇,脸色瞬间凝重,他抬头看向头顶苍穹,那里空无一物,但此刻笼罩周身几乎凝成实质的压力,正是从那里传出。

    白猿差点抬手给自己一个大耳光,这嘴巴未免太臭了,简直说曹操曹操就到啊!

    现在怎么办?

    如果在巅峰时期,白猿倒也不怕,大不了破碎空间,直接离开这座世界也就是了。

    可这些年的伤患,早就动摇了根本,没有几十年别想恢复,真要跟天地意志交手……啧啧,绝对说跪就得跪!

    秦宇沉默了一会,突然道:“通天玉璧本质已经毁去,如今只剩余一击之力,我会在某个时间点,让那处空间彻底毁去,令天地大道流转归入正途。”

    来自苍穹上方的压迫稍缓,但仍未散去,秦宇想了想,看了一眼身下的白猿,“白猿解除了体内隐患,等到伤势恢复后,就会离开这片世界。在此之前我保证,它不会随意出手,干涉世间的平衡。”

    唰

    压力骤然散去,便似从未出现过。

    秦宇轻轻吐出口气。

    白猿抹了一把冷汗,“秦兄弟,还是你有办法,换了老夫的话,恐怕只能硬着头皮干一仗了。”

    秦宇道:“白哥,我们打不过它的。”又在心底加了一句,“至少现在一定打不过。”

    神色一正,他继续道:“我之前的承诺,白哥也听到了,你千万不要随意触犯,否则天地意志再度降临,就不会这么轻易罢手了。”

    白猿连连点头,“秦兄弟放心,老夫知道轻重,绝对不会惹麻烦的。”

    秦宇笑了一下,“那就好。”

    心念一动,昏迷的野鸡霸王出现,之前对它的心魔束手无策,只能想到借用冰魄玉床帮它醒来,但如今对秦宇而言,小小心魔根本不值一提。

    抬手一指落在它双目之间,耳边似听到“啪”的一声,隐约传出怨毒、不甘、愤恨的尖叫。

    秦宇冷哼一声,抬手一握,这尖叫声直接消失,被生生抹去。

    白猿眼露羡慕,若说之前他有九分确定的话,如今便再无半点怀疑。

    秦宇绝对得到了烙印啊,只有传说中它的能力,才能做到翻手间,干脆利落灭杀掉无形心魔。

    竖着的“邦邦硬”终于瘫软下去,看它萎靡到极点,缩小至不足原先十分之一大的模样,可知这次损耗颇大,想来以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都没办法蠢蠢欲动了。

    野鸡霸王悠悠转醒,看到秦宇的第一眼它愣住了,抬起翅子使劲揉了揉眼睛,“哇”的一声就哭了,那叫一个伤心欲绝,悲愤万分。

    “秦宇,秦宇,你终于来救我了哇!我跟你说啊,原本我正在做一个关于修炼的,让人沉迷的美梦,可就在我深陷其中难以自拔的时候,一头白毛老猴子出现了,它简直就是个恶魔,在梦里对我进行了惨无人道的摧残,如果我的意识可以记录我遭受的磨难,那么你如今看到的我将体无完肤!”

    “那个混蛋白毛老猴子,本大爷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秦宇你会帮我的对吧?你一定会帮我的!我有预感,它不是梦里的人物,我迟早会遇到它,到时候本大爷一定要让这白毛老猴子知道,什么叫做痛不欲生,什么叫做睚眦必报!”

    嚎叫着一口气狂喷出来,野鸡霸王原本一张委屈脸,如今彻底扭曲,与它满脸泪花相映衬,让人脑子里不由自主蹦出两个字来变态!

    秦宇沉默了一下,眼含怜悯看了一眼野鸡霸王,再看看它身后脸色铁青,双目几乎喷火的白猿,剩下的事情似乎不用多说了。

    轻咳一声,打断了看样子,还要继续滔滔不绝的野鸡霸王,“你先看看自己的身后。”

    不满意被打断,野鸡霸王心想秦宇果然还是这么的不善解人意,皱着眉扭过头去……

    嘎!

    耳边似乎可以听到,它因为太过用力,闪到脖子的牙酸声音。

    白猿面皮抽动,牙齿咬的“嘣嘣”响,“白毛老猴子……呵呵,呵呵,说的是老夫吗?” (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