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祭炼山河 > 第435章 背叛

第435章 背叛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食堂包子
    三个婢女吐吐舌头,其中一人道:“小姐今天早晨起来,就一直坐在窗前,是在等谁吗?”

    令一婢女低笑,“你们忘了,今天是第七日,宁大师留下的丹药昨天便已吃完,他差不多也要来了。”

    “呀!你是说,小姐在等宁大师吗?”

    宁灵脸涨得通红,“再胡说,看我不撕了你们的嘴!”

    “小姐不要啊!”

    正笑闹着,前院突然传来惊喜声音,“宁大师到了!”

    宁灵心跳突然加速,想着他要跟叔叔说话,还得一会才会过来,心头稍稍安定。忍不住看了一眼镜子中千娇百媚的人儿,下意识的想,宁秦看到她会不会也感觉好看呢?

    说话声传来,接着是脚步音,那一袭黑袍出现在视线中,似察觉到她的注视,黑袍脚步微顿抬头,两人眼神在空中碰触。

    秦宇微微点头示意,宁灵点头还礼,心跳又不争气的加快起来。

    婢女已经打开门,秦宇、宁云涛两人进去,其他人留在外面。

    “好了,你们也下去吧。”宁云涛吩咐道。

    三名婢女恭谨称是,倒退着离开。

    秦宇眼神一扫,离得近了看得更为真切,不由为宁凌的美丽感到心惊,她恢复元气之后,越发光彩夺目了。不过只是瞬间,他心神便归于平静,微笑道:“宁小姐恢复的不错,这种状态下,祛除寒毒把握,就更大了几分。”

    宁灵不敢看他的眼睛,低头敛衽行礼,“麻烦宁大家了!”

    关于秦宇的实力,如今只有宁云涛、宁灵两人知晓,一则两人担心泄露出去,只怕会横生波折,二来宁秦如此低调,他们也不敢随意多嘴。

    秦宇笑笑,“好了,多余的话不说了,我先为宁小姐检查一下体内状况。”眼神一扫,道:“宁小姐最好,还是躺在床上吧,如果一切正常,我将马上着手祛除寒毒。”

    宁灵乖巧点头,脱掉鞋子上床,靠在床头上,主动露出一截皓腕。

    秦宇搭上两根手指,接触瞬间,宁灵身体略微绷紧,只当是她紧张,随口安慰道:“放心,不会有事的。”

    片刻,秦宇睁开眼,嘴角露出笑意,“很好,宁小姐的身体,比我想象中恢复的更好,可以承受祛除寒毒的过程。”

    宁云涛大喜,“太好了!”他眼神激动,“灵灵,你很快就要恢复了,如果老爷子知道这件事,一定会非常高兴!”

    宁灵连连点头,声音哽咽,“多谢宁大家!”

    秦宇拍拍她的手,潜意识中他作为宁凌的道侣,眼前女孩应该叫他一声姐夫,将其视为小辈的秦宇并未意识到,他举动多少有些冒昧,“心绪不要起伏太大,等下祛除寒毒的过程,可能会与一些痛苦,忍一忍很快就好。”

    转过身,“宁道友,接下来我会出手,帮助宁小姐催化药力,过程不能被打搅,所以请你在门外等一会吧。”

    宁云涛看了一眼,低头沉默的宁凌,心头一喜连道:“好好!我出去等,宁大家不要着急,慢慢治疗就好。”

    这话落在宁灵耳中,顿时让她脸上,更多了几分晕红。

    门响,门关。

    室内只剩下两人,秦宇神色肃穆,沉声道:“宁小姐,等下不论体内如何难受,记住千万不要反抗。”

    一句话,将宁灵自胡思乱想中拉出来,她吸一口气,“宁大家放心,我只当自己已经死了。”

    秦宇眼神露出赞赏,这女孩果真聪明,翻手取出一只蜡丸,手指略一用力表层蜡质顿时破碎,露出内部赤红丹药。此丹出现瞬间,一圈圈澎湃热力,滚滚扩散开来,房间空气陡然变得干燥,竟让人生出灼面之感。

    “吃下去!”

    宁灵张口吞下,瞬间闷哼一声,身体颤抖着,面露痛苦之意。

    秦宇不敢大意,抓紧她双手法力汹涌而出,如滚滚长河,推动烈日融元丹的药力,沿着经脉在体内运转。有他法力作为屏障,可以根据沿途经脉中寒毒沉积情况,酌情控制药量,避免刺激寒毒爆发反噬。

    宁灵脸色缓和一些,却仍旧紧咬嘴唇,不发出半点声音,

    秦宇心头微松,宁灵的承受能力,比想象中要强很多,如此他就可以专心于,祛除她体内的寒毒。

    宁云涛守在房门外,随着时间流逝,他心绪逐渐翻滚,忍不住开始焦虑。可想到秦宇的吩咐,再如何不安、担忧,都只能忍着等在门外。

    三名婢女、左都等宁家修士,在更远处的小院中,每个人都沉默不语,脸上充满着期待、凝重。

    一个时辰、两个时辰、三个时辰……

    等日头偏西,为大地披上一层昏黄时,“吱呀”一声房门终于打开,秦宇一袭黑袍走出。

    “宁大师!”宁云涛神色忐忑。

    秦宇点头,“很顺利,最多一个月,宁小姐的寒毒,就可完全化解了。”声音平静,却遮掩不住疲倦。

    宁云涛狂喜,“多谢大师!多谢大师!”

    远处,看到他表情的宁家修士,发出一阵兴奋欢呼!

    宗应名站在角落,脸上满是震惊之色,这宁秦居然真的可以,化解表妹体内寒毒,但这对他而言,却不算好消息!勉强挤出笑脸,袍袖中他握紧拳头,眼底闪过一丝阴沉,却又有几分迟疑。

    “宁小姐寒毒初动,虽化解了部分,可身体毕竟虚弱,如今已陷入沉睡。等下让婢女进去,帮她梳洗、收拾一下,我明日再来。”秦宇抬手揉了揉眉心,转身向外行去。

    宁云涛满脸感激,“大师受累了!快来人送大师回去,替大师守好门庭,有任何需要你们直接照办!”

    秦宇摆手,“你留下,照顾宁小姐吧。”

    “是。”目送秦宇离开,宁云涛匆匆进入房中,空气中一股腥臭味道,宁灵昏倒在床上,皮肤表面一层黑色油脂。

    顾不上气味,宁云涛上前检查一下,确定宁灵体内寒毒,当真削减了部分,眼中喜意再也压抑不住。

    “快快!马上帮小姐洗漱,记住动作轻一些,别打搅小姐休息!”

    三个婢女进入房中,伺候宁灵梳洗身体,宁远涛走出房门,满脸笑容。

    左都拱手,“二老爷,是不是马上通知家里?”

    宁远涛略一迟疑,道:“暂且不要,免得节外生枝。”他眼神一扫,“记住,关于小姐的病情,任何人不得泄露,否则必定严惩!”

    “是,二老爷!”众人纷纷行礼。

    宗应名眼底犹豫之色更重,跟着众人一起退下。回到房中,他来回踱步,脸色阴晴不定,却迟迟下不了决定。

    心头烦闷,宗应名推门而出,站在院中水池旁,看着里面的游鱼,任凭夜色将他淹没。衣袍渐渐被露水打湿,他长出一口气,喃喃道:“罢了,我终归不能害了表妹,只要她恢复健康,日后总有机会将她打动。”

    转身向房间行去,身后传来隐约交谈声,他心思一动,闪身退到路边阴影中。

    两名女子自身后方向并肩走来,低声说笑着,显然心情很好。

    “小姐刚才醒了,状态果然好很多,那位宁大师,真是有本事!”

    “当然有本事,这才见面几次,真面目都没露呢,就让咱们小姐魂不守舍了。”

    “嘻嘻,我也看出来了,刚才提到小姐治疗后的狼狈模样,小姐那一脸的担心表情,显然是怕宁大师不喜欢。”

    “那有什么,治病排毒而已,等小姐痊愈之后,一定比现在更加美丽,迷的宁大师拜倒石榴裙下!”

    两人说话声逐渐远去,阴影中宗应名咬牙切齿,身体因为愤怒而颤抖。

    贱人!

    我苦苦追求你这些年,从未因为你的病情,而对你有半点嫌弃、轻视。你对我的情意不屑一顾,我只当你冰清玉洁情窦未开,可这才短短几日,你就跟宁秦勾搭在一起。

    怨毒、愤怒、暴戾……等等负面情绪,疯狂撕咬着他的内心,宗应名尚算英俊的面庞,此刻彻底扭曲。

    “宁灵!是你背叛了我,不要怪我出卖你!”宗应名心头疯狂咆哮,“宁秦,你以为自己,真的是救世主,可以改变一切吗?我要让你知道,什么是恐惧与绝望!”

    埋头快步回到房中,宗应名没有半点迟疑,拿出玉简烙印信息,然后将它捏成粉碎。他吐出口气,眼神流露冷酷、残忍,“宁灵,你是我的,只能是我的……谁都夺不走你,谁都不能!”

    几乎同时,四季城东区,楚大家庭院中。

    齐晟自修炼中醒来,翻手取出一枚玉简,神念探入其中,紧接着猛地瞪大眼,露出震惊之色。

    啪

    一把将玉简捏成粉碎,他翻身下床,推门快步离开。

    很快,齐晟经过层层通禀,获得了进入许可。

    大厅中,楚泰斗一身丝质内衫,在身材妖娆曲线诱人的貌美小妾侍奉下喝着茶,眼神淡淡,“什么事,这么着急赶过来。”

    齐晟欲言又止。

    楚泰斗抬手,“你下去吧。”

    小妾转身离开。

    “现在可以说了。”

    齐晟这才抬起头,沉声道:“师尊,弟子刚得到的消息,名为宁秦的丹师,已炼制出烈日融元丹,并于今日帮宁家小姐,化解了体内部分寒毒!”

    啪

    茶杯变得粉碎,滚烫茶水顺着指尖滴落,楚泰斗面无表情,似半点也未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