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祭炼山河 > 第611章 大燕蓟都

第611章 大燕蓟都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食堂包子
    /

    夜色如水,覆盖了一切,伸手不见五指。荒凉的一片山岗上,野狼正在享用着,刚刚捕猎得到的血肉,大口撕咬吞吃着,眼珠不时警惕的扫过周边。

    突然间,正在进食的野狼,身体猛地僵住,接着它头颅滚落下来。

    可尸体上却没有半点鲜血流出,连带着被撕扯零碎的血肉,都在这一刻干瘪下去,失去所有鲜活。

    一道驼背身影,出现在野狼尸体旁,口中似在吞咽着什么,舒服的吐出口气。

    “这种微弱的气血都吃,老驼子看来你状态很不好啊,如果撑不住要死了,不如把这身修为给我,免得浪费。”

    沙哑远远传来,另一道烟雾般的影子,漂浮着飞来。

    驼背身影咧嘴一笑,“老鬼头,就算你死了,老夫也能好好活着!”

    第三道声音响起,“老驼子说的对。”他似乎沉默寡言,走到近前才吐出后半句,“我们都活不过他。”

    烟雾般身影嗤笑一声,却又像是底气不足,没再说什么。

    “都别争了,你们如果想解脱,记得把好处都留给我……唉,人活着累啊!”一把柴刀凭空出现,切出一闪大门,走出一道干瘦身影,皱纹几乎掩盖了他的五官,一双小眼睛里,浑噩充满疲倦。

    “啧啧,砍柴的你居然还活着,听说当年西门孤城亲自追杀,真是命大啊!”老坨子一脸惊奇。

    负柴翁闷哼一声,那绝对不是,他愿意回想的事情,差一点……就差那么一点,他就被直接干掉。

    “好了,今天大家聚在一起,是有一件大事。”

    空气沉默下去。

    老鬼头声音越发沙哑,像是两块摩擦的锈铁板,“砍柴的,你的意思大家都懂,可这事……嘿嘿,一个不妥当,咱们都得玩完。”

    负柴翁冷笑,“就算没这事,你们还能撑多久?仪式已准备好很多年,就差一个合格的祭品,这是最好的机会,错过了不会再有下次!”

    沉默寡言身影道:“我赞成。”

    老坨子抬起头,“奇怪了,哑巴你这家伙话最少最谨慎,居然这么快同意。”

    哑巴道:“难得!”

    负柴翁咧嘴笑,脸上皱纹抖出波浪,“大家活得都不易,别在这墨迹了,投票吧。”

    四票赞成。

    “只有一次机会。”

    “我们赌上了命。”

    “必须谨慎小心。”

    “全力以赴!”

    四道声音先后响起,旋即变得微弱,像是夏日蚊蝇的嗡鸣,变得微不可闻。

    ……

    大燕帝国,蓟都!

    北疆南下的寒意,与海面吹来富含水分的季风,在古老皇都上空汇聚,形成厚厚的云层。

    淅淅沥沥的雨滴,穿透云层砸落下来,带着刺骨的冰寒,让这昏暗的雨天更添几分压抑。

    蓟都内外九重城门大开,在皇都巍峨城墙下方,一个个骑兵沉默如石静立在这寒雨中,任凭铁甲被浸透,不曾有半分移动。

    他们座下的战骑,是一头头矫健的黑豹,绿油油的眼珠间,释放着渗人气息。一眼望去,骑兵连成黑压压一片,看不到尽头。

    燕帝国辽东铁骑,仅次于秦帝国墓甲铁骑、楚帝国逐鹿铁骑,与之并称世间最强杀戮机器,洪流所经之处,无人可挡无坚不摧!

    突然间,蓟都上空厚重的密云,像是烈日下的霜雪快速消融,明亮日光箭矢般,穿过缝隙洒落下来。

    来了!

    蓟都内外,无数人心脏重重一跳,亿万眼神汇聚向天空,一座漆黑无比的魔力漩涡出现。

    八尊巨大的恶魔虚影,围绕漩涡盘旋,尽管闭合着眼眸,依旧散发出骇人气息。

    紧接着,身穿黑色全身甲,骑着梦魇魔马的真魔卫,如黑色大潮自漩涡间汹涌而出。

    为首的真魔卫,面甲下冰冷眼神,与地面上不动如山的辽东铁骑相遇,空气陡然沉凝!

    源源不断的真魔卫,组成斜挑阵型向两侧散开,就像是一双展开的巨大翅膀,当第一抹血色出现,地面上的辽东铁骑们,呼吸陡然加深。

    圣冥卫,魔道圣皇的私人武装,数量虽然不多,却号称天下战部第一。

    古老岁月以来,数次波及天下的大战中,圣冥卫出手次数极其有限,但每一战都惊天动地,至今未尝一败。

    辽东铁骑战绩彪炳,之所以排列墓甲、逐鹿两军之后,便是因为曾有过被圣冥卫正面击溃,死伤无数的惨败。

    那一场大败,导致了蓟都被破,皇族遭受屠戮,几乎传承中断,被燕国上下视为深仇大恨,更是所有辽东铁骑,在被筛选上后第一堂课,必须牢牢记住的耻辱。

    感受到背上骑士们散发出的杀气,凶残嗜血的黑豹们,口中发出低沉的吼声,可随着骑士们绷紧身体,它们又快速安静下去,只是一双眼睛变得更加幽绿、残忍。

    五千血色圣冥卫,组成中军阵营,紧接着又是大批黑甲真魔卫,共九千骑,组成尾翼阵型。九五至尊阵势一成,滔天气息直冲九霄,下一刻九千真魔卫、五千圣冥卫同时翻身下来,单膝跪地,“恭迎圣皇陛下!”

    九条巨大狰狞的蛟龙,嘶吼着钻出漩涡,它们拉动着一架,以黑、紫、金三色为主的巨大銮驾,似九天神山降临世间,一瞬间占据所有人视线,继而自灵魂深处生出无尽敬畏。

    銮驾周边层层光晕席卷,像是燃烧的怒焰,又像是千军万马奔腾,其中一道身影格外清晰,他端坐不动却好似,能够与苍穹大日比高,那执掌天下的气势,令人无法直视。

    “列!”

    辽东铁骑低吼,抬手重重敲击胸甲,座下黑豹仰天咆哮,煞意冲霄!

    銮驾之中,另一道没被人发现的身影,转过头来眼眸含笑,“陛下,您说仙宗是不是,故意惹您不痛快,那么多入口非得选在蓟都,谁不知道这天下,大燕是最仇视咱们圣皇宫的。”

    秦宇笑了笑,淡淡道:“即便燕人再仇视、愤怒……那又如何。”

    幽姬眸子深处异彩爆发,却又在下一刻低头,敛去心头情绪,故作打趣道:“不愧是我们魔道的圣皇陛下,这份霸气让人钦佩!”

    秦宇无奈摇头,知道他将拜访仙宗后,幽姬无论如何都要跟随一起,说是故人再见,她绝对不能缺席。

    蓟都城外,已有燕帝国大人物出迎,燕皇帝陛下正在宫中设宴,等待圣皇赴宴。出面应付之事,都会由魔侍处理,这些人还不够资格,让身为圣皇的秦宇理会。

    “大燕帝国,亲王爵姬云月,奉我国皇帝陛下圣谕,在此恭迎魔皇陛下,请陛下安。”一身亲王长袍,举止雍容中年男子,毫不犹豫躬身拜下,语态恭敬至极。

    他很清楚,銮驾中的那位,是这天下间最有权势的人物,远比燕国皇帝更加强大。纵为亲王,与魔皇地位相比也判若云泥,这一拜自没有难度。

    只是想到朝中、宗室,对魔皇降临蓟都的激烈反应,姬云月亲王便忍不住感到头疼,他今日合乎情理的一拜,怕是日后会迎来,他们疯狂的抨击、喝骂。

    可皇帝陛下下令,让他负责迎接魔皇,更亲自交代分寸,他根本没有拒绝的余地。

    魔侍一步迈出,劫仙境气息撑天立地,“亲王不必多礼,圣皇陛下十分期待,与燕国皇帝的会面。”

    场面话总要漂亮,哪怕魔侍很清楚,燕人恨不得把魔道上下,彻底毁灭几十遍。

    姬云月笑着起身,“请魔皇陛下入蓟都!”

    九千真魔卫、五千圣冥卫,拥簇着巨大銮驾,在辽东铁骑虎视眈眈下,鱼贯进入蓟都。

    长街已被肃清,看不到燕人身影,可长街两侧门窗之后,布满了充斥仇恨的眼神。

    秦宇皱了皱眉,“幽姬,我只知晓大概,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令燕人如此仇恨魔道?”

    幽姬笑笑,“这件事,我在圣宫翻阅典籍,恰好知道的多一些。”她面露神往之色,“大概两千多万年前,仙、魔两道爆发了一场,席卷天下的大战,七帝国皆被卷入其中。当时的圣皇陛下名为启,他有一位道侣遭受牵连,被刺客暗杀死去。不知道具体进行了什么查证,启皇陛下锁定燕国,带领一万圣冥卫降临蓟都,撕碎辽东铁骑战阵,孤身一人杀入大燕帝宫。”

    “那一场大浩劫,差点令大燕帝族绝后,鲜血染红了整个蓟都,燕人死伤无数……当年燕国皇帝,调集大燕国运迎战,却被启皇一剑斩杀形神俱灭,国运真龙随之崩溃。冲冠一怒为红颜,斩尽敌寇头颅,启皇的事迹令我魔道声威大震,却也让大燕因此,视我魔道上下为死敌。”

    “即便过去了两千万年,这份仇恨也没能化解,因而燕国是神魔之地中,魔道势力最薄弱的国度,为开拓魔道暗中势力,千千万万的魔道修士,永远消失在这片土地上。”

    秦宇缓缓点头,既然成为新的圣皇,尊享它带来的尊荣、地位、权势,自然也要负担它的压力。

    长长的队伍,沿着蓟都笔直宽阔长街前行,姬云月眼中,逐渐露出惊怒之意。 他余光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魔侍,吸一口气拱手,“魔侍,本王先失陪一下。”

    等魔侍点头,姬云月转过身去,脸色瞬间阴沉,“马上去查,队伍为何会往帝宫东门去!”

    早已做好的安排,若没人作梗,绝不会出纰漏,想到这个可能,姬云月心头一沉。

    果然,被派遣下去的修士一去不回,而整个队伍的前行方向,也没有丝毫的矫正。

    姬云月顾不得动静,催马赶到队伍最前,看着引路的陌生辽东铁骑,他压低声音低吼,“你们是什么人?想做什么?!”

    一名铁骑躬身行礼,“亲王殿下,我等奉命行事。”

    只此一句,没有别的解释。

    姬云月咬牙咆哮,“本王不管你们是谁的人,马上更换进宫路线,否则你们本王要你们……”话声戛然而止,队伍转过街角,巍峨帝宫映入眼帘,已经来不及了。

    帝宫东门外,一群燕人打扮修士肃穆而立,为首一名白发老者,面容枯瘦眼神狠厉,死死盯着行来的队伍。

    他身后,一名燕人修士上前,口中低喝,“大燕历代皇帝陛下雕像在此,魔道来人止步、参拜!”

    强大修为加持下,滚滚声浪爆发,瞬间传遍整个队伍,小半个蓟都都可听闻。短暂沉寂后,一个个燕人走出住处,走到长街上,眼神冰冷看着魔道的队伍。

    “全部下马,参拜大燕历代皇帝!”

    “魔道的人,更应该拜见大燕先皇!”

    “魔皇出来,拜我燕帝!”

    一声声低吼,夹杂着满满的恨意,越来越多叠加在一起,演变成一场浩荡声浪。

    辽东铁骑开始不稳,一头头黑豹低吼,似乎随时都可能,跟随主人冲锋陷阵。局势急转直下,竟有种将要失控的感觉。

    九千真魔卫、五千圣冥卫瞬间做出反应,九五大阵由行进变成进攻,狂暴气息爆发,像是一头觉醒的魔龙。

    帝宫前陡然安静,可紧接着响起更大喧哗,无数燕人看着丝毫不惧的魔道队伍,变得更加愤怒。

    魔侍面沉如水,眼眸冰冷看向帝宫,围困魔道圣皇陛下,燕国是要玩火**吗?他抬手,九千真魔卫、五千圣冥卫,同时兵戈出鞘,冰冷声音响起,“若有人冲击圣皇陛下銮驾,杀无赦!”

    “杀!杀!杀!”

    真魔卫、圣冥卫同时咆哮。

    姬云月眼珠都红了,“你们干什么?要造反吗?”他眼神落到,帝宫东门前燕人身上,急忙上前,“皇叔,您这是做什么?再不制止,怕是会挑起大燕与魔道的战争!”

    “住口!”皇叔姬长空脸色冰寒,“身为大燕皇室嫡系,竟不顾国耻拜迎魔皇,本座羞与你为伍!”

    姬云月差点气晕过去,他奉帝命行事,要清算也该先找皇帝陛下,跟他发什么火。

    深吸口气,姬云月道:“皇叔,现在不是闹腾的时候,请您带人离开,不要再生事端!”

    大家都是劫仙境,叫一声皇叔是因辈分,外加仙宗长老的身份,但你行事也得有分寸,这句话最后,已带了警告之意。

    哪知姬长空嗤笑一声,竟根本不理,上前一步低喝,“魔皇,在我大燕国都帝宫之前,岂能容你嚣张!”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