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祭炼山河 > 第539章 统领大人误我啊

第539章 统领大人误我啊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食堂包子
    不灭终于炼化了九日之力,秦宇没掩饰自己的迫不及待,宣布闭关后在修炼室中,施展影移之法悄然离开。等他站在埋丹之地外时,不需要额外提醒紫月、青日便已,各自降临下投影,想来这段时间的吸收,九日之力对他们各有帮助。

    不灭笑笑收走日、月投影,下一刻青紫光晕爆发,不过今日动静比当初小了很多,效果却没打折扣,扩散开去禁锢、封锁规则线条被渲染,如绽开花瓣向外分开,露出一条通道。

    顺利进入没惊动任何人,“轰隆隆”阴阳鱼咆哮声浪传入耳中,尽管让人感到心浮气躁,秦宇脸上却是笑容满满。尝试过魔体淬炼丹的好处后,他控制不住自己,对这里心生好感啊,又想去感谢当初那些耗费无数手段将他送进来,却又默默无闻的人了……

    压下乱七八糟的念头,秦宇挥挥手意气风发,“不灭,动手吧。”

    “是,小主人。”像是一道虚影,不灭钻入阴阳鱼中,于是废丹大雨倾盆而下,与此同时这片阵法空间中,丹毒浓度急速飙升。

    秦宇闭上双眼,舒服的叹了口气,周身毛孔悉数打开,任凭这些恐怖丹毒疯狂钻入体内。右手食指表面,泛起淡淡荧光,一层细微精密的符文,在皮肤表面浮现,透出几分欢快活泼。

    不仅仅废丹,丹毒也是好东西啊!

    阴阳鱼维持均衡,随着废丹大量坠落,九日之力溢出好大一团,照例是不顾规矩充老大的美美先撕扯一块,接着是紫月、青日,不灭笑眯眯收了最后一部分。

    青紫光晕再度散开,打道回府。出了埋丹之地,秦宇一步融入虚影,再出现已在修炼室。

    既然宣布闭关,当然没有半途而废的理由,取出来九州鼎好一阵折腾,终于摆平了这家伙。

    秦宇揉了揉眉心,想着必须尽快找个办法治一治九州鼎,否则就算自己身家颇丰,也经不住这么左一刀右一刀的放血啊!

    ……

    影子中的黑暗世界。

    不灭坐在王位中,眉头轻轻皱着,似在思索某些事情。空荡死寂的世界,时间似乎失去意义,与平日在秦宇面前的形象不同,此刻沉默的不灭宛若毁灭中的君王,威严、煞意让人心颤。

    突然间,,不灭长身而起,拂袖一挥黑暗翻滚,露出通往地底的石阶。

    黑暗之力凝成的祭坛上,面庞越发苍白的小灵,长长睫毛轻轻颤抖,似乎废了很大力气才缓缓睁开。

    眸子依旧美丽,平静、温和、坚忍,却有着无法遮掩的虚弱、疲倦。

    “又来做什么?”

    不灭沉默不语,似在注视着小灵,祭坛上的她被锁链困的更紧,因而曼妙娇躯越发诱人,可小灵神色淡漠,没有半分局促。

    许久不灭轻叹,“我想知道,究竟是你慧眼识人呢?还是运气惊人?”

    小灵眸子微闪,“看来秦宇这段时间的表现很好。”

    “很好?”不灭想了想,摇头,“确切来说,是非常非常好,甚至远远超出了我的预期。他现今已是魔道中一员,甚至不久之后就有可能,继任魔宫魔君大位。”

    摇摇头似感慨万分,“即便在你我辉煌的岁月,魔君也是撑起一片苍穹的绝世强者啊,我的确没有想到,秦宇成长速度会快到这种程度。”

    小灵苍白面庞露出笑容,这一刻若春暖花开,一种叫做惊心动魄的气息,开始在空气中涌动。

    眼神微微恍惚,似乎看到了很久很久之前,那年轻人脸上的平静、坚持。

    或许从那时起她便已经认定,这个看似平平不显峥嵘的年轻人,将会有着无比璀璨光明的前程吧。

    自己没有看错人呢……

    不灭反手按在胸口,然后纯白光芒散开,将空气中阴寒驱散,陡然让人生出温暖的感觉。

    小灵皱眉看过来,“什么意思?”

    不灭微笑,“很简单啊,我发现秦宇或许比我想象中,将走的更远拥有更大的成就,而你现在付出的一切,未来势必能够得到十倍、百倍补偿。所以我准备讨好你、巴结你,这团纯阳之力就是我的诚意。”

    小灵很虚弱,封锁来自魔之祭坛的感应,无时无刻都在损耗本源,这团纯阳之力对她帮助很大。可她并未露出半点迫切,神色反而越发淡漠,“我能感觉到,这团纯阳之力上,残留着另外三道强大气息的痕迹,想来应该是一分为四。”

    不灭点头,“没错。”将太虚渡海铃、紫月、青日存在道出。

    小灵皱眉,“你这样做是在玩火。“

    不灭淡淡道:“我的手段他们发现不了。”周身冷意翻滚,“当然,若他们万一有所察觉……那又如何?”

    桀骜暴戾破体而出!

    不灭已品尝过绝望的滋味,所以绝不会允许,自己再落到那种地步,只要能让未来更光明些,他不介意做任何事情。

    更何况,即便太虚渡海铃与太阴、太阳两大圣地传承,神秘且强大无比,但他并不畏惧。

    小灵能够猜到不灭的念头,因为那种绝望也曾,将她淹没了很多年,沉默几息闭上眼,“我欠你一份人情。”

    不灭顿时笑容灿烂,一抬手纯阳之力飞上祭坛,融入小灵体内,“以后每次出手,都会给你留一份。”

    转身就走,他心头舒了口气。

    小灵收下纯阳之气,他们间便有了某种约定,即便太虚渡海铃、紫月、青日三者关系密切,也不惧会被排挤。

    因为终有一日,小主人会明白,谁才是为他付出最多的那个。不灭做不到小灵这种地步,便只能退而求其次,从中谋取利益。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这句话放在任何地方,都可以适用。当然诸如此种内部小争斗,是不会让秦宇察觉的,否则他如何会安心,让他们继续留在身边?

    这便是默契。

    ……

    耐心等了一个多月,确定当初的行事,并未引起任何波澜,木向林终于着手查看后续。没有耗费太多力气,他便拿到了因为信道关闭,而被隔绝起来的,来自无尽海的信息。

    一共四份传信玉简,第一、第二个是请求关闭无尽海秘阵,想来圣冥卫方面找到了关键所在。可惜这两封传信,根本没能得到回应,于是不久后的第三封传信,表示怀疑新任统领姚斌遇害。最后一封传信,是圣冥卫方面的请罪书……之后就没有任何通信。

    木向林满意的笑了,看来圣冥卫方面,虽然都是群可怜的倒霉蛋,倒也不全部是蠢货,已经察觉这件事不简单。后续没有任何消息,想来他们也已选择了,将这件事压制下去。

    如此过上一些年,随便找个借口,报上姚斌死亡的消息,木家在这件事情中的嫌疑,就能彻底洗清了。

    圣冥卫免于受罚,出手的那些颗棋子们得以保全,木家也不必承受各方压力……这个结果,简直再美妙不过。

    随手碾碎四封传信,木向林笑了几声,对自己一番筹谋甚是满意,某种昂然兴致再度爆发,让他全身像是着了火。

    “来人,挑选十……不,二十个府中婢女,送到我房中来。”

    接下来,自是数日夜狂欢。

    木家心腹大患死去,前景再度光明,这种天大的好消息,自然值得狠狠庆祝。

    没毛病。

    不过最终木老爷的这场狂欢盛宴,还是被坏了兴致。木家作为圣君后裔,门风一向都很看重,哪怕作为木家主要话事人之一,木向林也不好公然违背,所以他今日的寻欢之地是一处外宅。

    闹事的小子实力很不错,一路过关斩将,居然逼得木向林不得不从温柔乡中爬出来,听着院外的喝骂声脸色铁青。看样子,他刚才肆意蹂躏的某个女人,似乎跟这小子很亲密。

    “这种事我不好出面,给他个教训吧。”木向林转身离开,旁边阴影走出一名阴冷修士,眸子浮现暗淡的灰色,冰冷的让人心颤。

    这场混乱最终以闹事小子被丢出府外告终,几名先前挨了拳脚吃了亏的木家修士,狠狠在他身上踹了几脚,才骂骂咧咧的转身离开。算这小子幸运,族里这段时间要求低调行事,否则早把他杀了,丢到笼子里喂狗。

    顷刻间暴雨如注,几道矫健身影撕开雨幕冲来,冲动嘶吼着要去报仇,被倒在地上的人紧紧抓住。

    “别去,你们不是对手。”

    商云台看着大门紧闭,气势威严的宅院,雨水冲入眼中,顺着面颊滚滚滑落。想到那个他爱了多年,始终视若珍宝,不愿伤害半点的女人,就在眼前这座宅院之中,成为他人身下的玩物,痛苦如毒虫噬咬心脏。

    咳咳……他剧烈咳嗽,鲜血顺着口鼻七窍涌出,转眼被雨水冲刷干净,只留下淡淡腥味儿。身体中的剧毒更严重了,或许再过不久他便会死去,如此又何必要去,破坏她做出的选择呢。

    随她去吧。

    这并非心胸豁达,而是哀莫大于心死。

    “师兄!那个贱女人竟敢这样对你,我不会放过她,绝不会放过她!”一名年轻魔道修士愤怒咆哮。

    商云台闭上眼,摇头,“我不许你们因此再生事,否则便不再是我兄弟,都听清楚没有?”

    暴雨中他声音微弱,旁边几道身影因为愤怒、憋屈,身体不断颤抖着,大片大片白雾蒸腾而起。

    “我们听你的,师兄!”

    他们很清楚,商师兄如此不近人情的决绝态度,必然是因为这宅院主人,拥有他们不可匹敌的力量。

    商云台吐出口气,“带我走,替我向长老申请,商云台自知命不久矣,希望进入无尽海。”

    “师兄……”众人悲切。

    “就按我说的办。”无尽海虽是禁地,活着的人都不愿进入,可若死后能够葬入其中,却是极大地荣耀。

    “师兄放心,我们一定帮你达成心愿!”

    商云台点点头不再多言,被搀扶着消失在厚重雨幕间。

    ……

    秦宇恢复了对魔体的修炼,当然更确切的说,是重启吞丹大业,海量魔体淬炼丹葬于其口。它们的“牺牲”是有价值的,秦宇非常清楚的感知到,随着肉身吸收药力,帝位魔体的蜕变开始加速,用不了多久就会完成。

    这一过程至少缩短了数年时间,只有帝位稳固,他才能够全力冲击圣位。

    时间又过去了一个月,秦宇第三次进入埋丹之地收取废丹,不知是不是错觉,不灭态度如初,魂魄空间里的两位住客,却变得颇为沉默。至于丹田海的青日,则保持不进食无动静的原则,继续做个半透明。

    想到美美、紫月的性别,秦宇摇摇头并未多想,雌性生物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不正常,还是不招惹为妙。

    魔体不断变强,随之一起获得提升的,还有秦宇体内的禁忌血脉。升魔门小世界中的苍穹魔首,给了秦宇极大帮助,他第一次知道了,宁凌过渡给自己的血脉能力。

    像是推开了一扇窗,秦宇获知“禁忌之血”的名字后,便自然而然掌控了,它所拥有的力量。血脉根植肉身,与体魄息息相关,秦宇突破帝位魔体,又有大量魔体淬炼丹吞服炼化,“禁忌之血”似久旱遇甘霖,勃勃生长起来。

    或许短时间内,“禁忌之血”并不能为秦宇带来强大力量,可想到升魔门小世界的苍穹魔首,他内心深处便充满期待,它就像是一株根植于沃土中的小树,茁壮成长着终将开花结果。

    ……

    秦宇苦修这段时间中,王朝在行动,一系列布置完成后,他开始计划中最关键的“怦然心动”环节。为保证万无一失,王朝决定亲自出手,以自己统领亲卫队长的身份,压几个没见识的年轻人,简直就是手到擒来。

    其实计划很简单,只要他选中的几个人,“无意”在海蓝蓝身边说几句话,将信息传递过去事情便大功告成。他王某人也就可以,事了拂身去深藏功与名,只等统领大人的亲切召见便可。

    果如王朝预料,当他身穿甲胄亮明身份,对面几个学院中的年轻人,脸色顿时苍白起来。他们以前或许跟大家一样,对新来的所谓统领,根本就不放在心上,但当初傅山的一跪,已将局面彻底改写。

    仔细说了几遍,又让他们叙述出来,王朝纠正几处后满意点头,心想这几个家伙倒是聪明。

    “好了,一切就按照计划来,你们可以离开了。”等几人走下车驾,王朝低沉声音响起,“记住,关于这件事情,决不允许泄露半句。”

    学院几个年轻人身体抖了抖,恭谨行礼告退,目送他们远去的背影,王朝忍不住砸吧砸吧嘴,刚才说话的语气,似乎还是有些不自然……可以表现的更有威严的……嗯,得多加练习啊……毕竟再过不久,自己肯定就要得到,统领大人的重用了。

    如果统领询问,自己该求个什么职位呢?镇将的话,嘴巴会不会太大了,而且元稹他们三个,似乎也不是好对付的……唔,真是个让人幸福的烦恼啊!

    第二天圣冥城学院中,出现了一场小意外,虽然大家三缄其口不敢多说,可眼神里满满都是愤怒。起因是当之无愧的学院之花海蓝蓝,似乎某个权贵之辈,试图将她采摘走独自收藏。

    王朝的失败在于,他太过低估了年轻人的一时冲动,或许他们事后会恐惧莫名,但热血上头时却敢于做任何事情,更何况是为了维护,他们心目中不可亵渎的学院之花。

    海蓝蓝皱起好看的眉头,淡漠疏离的眉眼间,更多了几分厌恶、冷厉,不过她犹豫再三还是验证了一下,见到了那座被放置在亭子中,清洗一新的石碑。

    虽说对某个人的用心感到恶心,可看到石碑如今被悉心关照,她心头某处被碰撞一下,怒意不觉消减大半。

    伫立许久,海蓝蓝轻轻一叹,不管他动机是什么,只当不知便是。

    转身悄然离开。

    她不知道的是,这一幕落入粱守一眼中,本就惊怒万分的他,看到海蓝蓝的后续反应后,心头一痛怒火再也无法压制。

    自小一起长大,除了年幼时彼此很亲近,这些年双方始终保持距离,粱守一很清楚她是一个性子淡然却又骄傲至极的女人。

    姓姚的这样做,绝对已触碰底线,即便他有统领身份,海蓝蓝也绝对不会如此平静接受。

    除非……她亦有心动。

    脑海生出这个念头后旋即陷入空白,一向自信满满认为自己终将,捕获这个精灵般女孩的粱守一,浑浑噩噩间双目充血,周身暴戾翻滚似怒海惊涛。

    不可以……绝对不可以……

    粱守一抬头看向废墟府邸,一双眼眸越来越红,终于随着一声困兽般的咆哮,他冲了出去。

    守卫府邸的圣冥卫吓了一跳,似乎识得粱守一不敢大打出手,可接连伤了几人后,不出手也不行了。

    没什么意外,粱守一被镇压下去,即便他实力非常强横,但镇守府邸的都是圣冥卫精锐,不会给他任何机会。

    圣冥卫首领咬着腮帮子,看了眼受伤的兄弟,沉声道:“马上通禀副统领!”硬闯统领驻地,击伤守卫甲士,这事情太大,根本压不住。

    秦宇被迫中止修炼,脸色阴沉的吓人,这模样落入傅山等人眼中,心头顿时狠狠一跳。

    第三镇将梁泰源直接跪下,差点流下泪来,“统领,逆子今日发了失心疯,请您高抬贵手!”

    他不敢不求饶,虽说当日秦宇饶恕徐威、徐虎兄弟,但那是未曾获得圣冥卫认可之前,如今他已是真正意义上的统领,被如此冒犯若不惩治,岂非威信扫地?这么想着冷汗越发汹涌。

    “姚斌!不要以为你是统领,就能为所欲为,你若敢对蓝蓝有丝毫不轨之心,我一定杀了你!”粱守一厉声咆哮,颇有几分即便是死,我也不会放过你的狠辣模样。

    听到这话,梁泰源眼前发黑差点昏死过去,小王八犊子你这是自寻死路啊!

    秦宇呆了一下,察觉到周边众人古怪神情,脸色越发难看,谁能告诉他,这究竟怎么回事?

    就在这时海蓝蓝匆匆赶到,她先看了一眼被制服后,仍挣扎不已的粱守一,眼神越发冷淡,“承蒙统领大人错爱,海蓝蓝实在承受不起,今日粱守一以下犯上,皆是因我而起,若统领大人要施雷霆手段维护权威,便连我一起惩罚吧。”

    王朝目瞪口呆看着眼前一幕,心里不断咆哮,错了都错了,海蓝蓝你究竟是哪边的人啊?等他恍惚回神,恰好迎上秦宇冰冷眼神,当下一个激灵,整张脸瞬间就绿了。

    “王朝,你来解释下,到底怎么一回事?”

    一场风波以王朝磕头求饶告终,解释了事情来龙去脉,秦宇大度挥手表示不再追究,可让他郁闷万分的是,这些人看他的眼神,分明写满了“鄙视”两个大字。

    你对人家姑娘没意思,亲卫队长会画蛇添足,主动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简直不要太假哦!根本就是将所有责任推到王朝身上,找个替死鬼出来自己趁机脱身,不至于那么尴尬。

    海蓝蓝眼神里更添不屑。

    秦宇努力许久,压下当场掐死王朝的心思拂袖而去,特么的爱怎么想怎么想吧,这种事情本就越描越黑。

    等到所有人散去,王朝在华延亭、黄山两人搀扶下起来,脸色苍白一片,整个人都不好了。他怎么都没想到,自己苦心安排一场,最终竟会落得如此下场。

    统领大人误我啊!

    您自己搞不定人家姑娘,做属下的乖巧懂事祝您一臂之力,即便事情不成,也不至于转身拆桥把我卖的一干二净吧?

    黄山语态沉重,“大哥认了吧,做属下的本来就该,为统领大人背锅。”

    华延亭安慰道:“今日帮统领背了锅,想来总会有些安慰,说不定统领大人,会有一些表示呢。”

    第二日,王朝受命整顿圣冥城市容简单说,就是被委任临时环卫大队长,人手一个小铲子,撅着屁股清路去了。

    统领大人追求不成迁怒于人,倒霉小队长再遭重击……一时间,无数小道消息喧嚣尘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