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祭炼山河 > 第476章 清蒸红烧过遍油

第476章 清蒸红烧过遍油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食堂包子
    首席长老很清楚,如果姚斌再度出现异常,他一定会被愤怒的宗主,收拾的非常凄惨,所以对秦宇的监控严厉程度,简直令人发指。

    刑罚司的黑袍们,最开始的时候,还试图遮遮掩掩,可很快发现这只是徒劳,不知他们如何请示的,很快就变得明目张胆起来。

    所以当秦宇漫无目的的,在黑魔宗山门走动时,身前身后或左或右,总是有几片黑色衣角划过飘逸的轨迹。

    首席长老眉头微皱,“姚斌在山门游走?”

    “是。属下至今看不出,姚大师有何目的。”

    首席长老眼中阴晴不定,“盯紧他,任何异动随时回禀!”

    刑罚司修士躬身告退,首席长老脸色一片冰冷,虽说山门之中,不怕姚斌耍花样,可他心底终有不安。

    咬咬牙,声音如刺骨寒风,“姚斌,老夫且看你能如何!”

    ……

    青石小径,几乎被两侧延展开的枝叶掩住,地面积了厚厚一层,似乎已经这里很少有人经过。秦宇看了几眼,一转身进入小径,片刻后自另一端走出时,黑袍上沾满枯叶。

    不在这里。

    他在原地站了一会,觉得自己的思维,似乎走进了误区,徐生只是说封塔在黑魔宗中,既然没人知道它究竟是什么,那么未必就要藏起来。

    像是划过一道闪电,秦宇突然心有所感,抬头向前看去。

    这是一片不大的小广场,周边林木葱葱,林荫下有不少黑魔宗修士,或懒散坐着欣赏景色,或闭目假寐养神,或踩在枯叶上来回走动。

    心头有些惊讶,因为修士很少会有,自我放纵的行为,不思修炼耗费生命。换言之,眼前这一幕很少见。

    秦宇不知道的是,这片小广场在黑魔宗中非常有名气,因为它似乎有着某种无形力量,可以帮助修士突破桎梏。

    无数年来,在小广场上突破的修士很多,尽管放在庞大的基数群上不算什么,但大家都在想,或许下一个幸运者就是我呢?因而每每修炼不顺,总会有人来此,也就造成了秦宇如今,所看到的局面。

    当然今日,秦宇并没有太多心思去关注这些,他眼神缓缓扫过这片小广场。略有破损弥漫岁月气息的地砖,角落里堆积的落叶,周边生长旺盛的草木,还有广场边缘约三四丈高,大半个身体被蔓藤遮住的白色小塔……一切都很平常。

    秦宇停在广场边缘,认真看了几眼,脸上露出感慨封塔竟真的是座塔,看似很废的一句废话,在看到眼前这座,被郁郁青翠蔓藤缠绕,掩在枝桠深处的漂亮白色小塔时,都会变成难言的震动。

    白色的塔尖,被雨水冲刷的无比干净,日光照耀下,映射出朦胧光晕,通透纯粹而洁白……或许是因为知道它里面,封印了足以造成一场灾难、浩劫的剧毒,所以才对它此刻所表现出的无害,感到难以接受吧。

    秦宇站到塔下,眼神充满赞叹,不愧是传说中万毒宗的传承宝物,走到广场他才察觉到一丝丝,不同寻常的气息。而这份察觉,还是因为魂魄空间中的唤魂铃,凭他自己,哪怕站在封塔面前,也不会有任何发现。

    小广场边缘林荫间,几个刑罚司修士左顾右看,也没发现哪里存在不妥,可他们得到的命令是随时上禀,所以很快这件事情,就传入首席长老耳中。

    长廊下,神态威严的首席长老,听清楚秦宇如今所在,脸色瞬间就绿了。封塔是黑魔宗隐秘之一,有资格知晓一切的,不出一手之数。作为宗门首席长老,仅次于宗主的高层人物,他自然很清楚这件事。

    如果说,秦宇今天是凑巧想转转,又凑巧站在了封塔前,那tmd未免也太巧合了!电光火石间,首席长老心中转过整个事件,很显然姚斌不愿受宗主摆布,他要通过封塔进行反抗。

    疯子!

    黑魔宗获得封塔数万年,明知它是顶尖至宝,更代表着魔道第十三分支地位,难道就没做过尝试吗?可从来没有任何一次,有丁点成功的希望,所有尝试收服封塔的人,最终都被剧毒毁灭。

    不行,姚斌想死他管不到,可现在绝对不能是现在,否则宗主会把他,一起打入地狱,跟姚斌陪葬!

    “你个混蛋!”咆哮中,首席长老身下地面崩裂,长廊瞬间炸成粉碎,身影冲天而起,留下一脸懵逼的刑罚司修士,茫然不知发生了什么,可很快他嘴唇就哆嗦起来,能让首席长老如此失态,绝对发生了大事!

    刑罚司,凄厉警报声传遍八方。

    小广场。

    姚大师如今可以说是黑魔宗,风头最胜的角色,一朝归来杀冯昌京在前,踩老牌强者田震长老在后,更关键的是,直到现在他都安然无事,这就非常恐怖了。

    最先发现秦宇踏入小广场的黑魔宗修士,嘴巴下意识张大,大脑“嗡”的一声,刚刚生出的一丝感悟,瞬间跑的无影无踪。可这会儿,他根本没有恼怒的心思,满心只剩一个念头:我现在跑还来得及吗?

    姓姚的现在妥妥一煞星,听说地牢那片已经遭了秧,看着那些个往日里心黑手辣的地牢管事,如今痛不欲生的凄惨模样,可以想象他们经历了,何等惨无人道的折磨。

    现在,姚斌出现在小广场,妥妥的要搞事情的节奏啊,谁想留在这谁是王八蛋。可关键在于,我第一个走,会不会被姓姚的记恨?传闻此人心胸狭窄睚眦必报,一旦被他记恨了,只怕会死的非常惨!

    就因为这种念头,越来越多修士发现了,站在白色小塔前的秦宇,一个个瞪大眼神色惊恐,脚下却像是生了根,不敢挪动半点。

    废话,别人都不动,就我自己走了,想不被记住都难!

    突然,凄厉破空声自远方传来,人还未至,飞行中掀起狂风,便已席卷整片广场。

    “姚斌!”

    低喝充满震怒,上位者气息,似在胸口压了一块大石,让人难以喘息。

    首席长老身影,落在小广场中,无数风中凌乱的黑魔宗修士,差点哭出来。

    妈呀!这次居然连首席长老都现身了,事情肯定小不了!

    麻蛋,千万不要连累到我!

    秦宇转身,“首席这是何意?”

    首席长老差点咬碎满嘴好牙,“姚斌,你可要想清楚,有些事情一旦开始,就回不了头了。”他吸一口气,声音放缓,“你还年轻,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挥霍,何必计较一时?”

    秦宇微笑,“首席说的什么,姚某不明白啊。”

    首席长老低吼,“执迷不悟!快回来,你这是自取死路!”

    秦宇恍然大悟,“原来首席指的,是眼前这座小塔啊,姚某只是好奇,封塔这种东西,怎么会表现的如此无害呢,停下来多看了几眼罢了,首席不必担心。”

    小广场上,一个个忐忑惶恐的黑魔宗修士,听到这句话彻底不会了,呼吸都要停止!

    封塔……我的妈妈呀!

    这会,哪还管你三七二十八啊,再留在这,绝壁是找死。

    咻

    咻

    一个个黑魔宗修士动若狡兔,仓皇逃出小广场,可不等他们开溜,眼前就出现了密密麻麻,大片的刑罚司修士。

    首席长老额头青筋暴跳,“将所有人抓了,不许走掉一个!”封塔在黑魔宗是个传说,尽管大家都知道,宗中有这么一件恐怖宝物,可它是什么?在哪里?一直都是个秘密。

    可现在,这个秘密已经差不多,被秦宇彻底捅烂了,首席长老恼火万分,心头却也忍不住的发沉。

    姚斌的态度很不好啊!

    刑罚司的人动手,小广场上有一个算一个,没谁敢有半句废话,乖乖的束手就擒,被押送着离开,只是心里早已泪流不止。

    天上掉石头,偏偏砸我头……说的大概,就是这些人此刻憋屈无奈,又痛苦万分的心情吧。

    深吸口气,首席长老寒声道:“姚斌,老夫不知道,你自何处得到消息,既然大家心知肚明,那便挑开明说吧。老夫给你一个数据,几万年来封塔留在黑魔宗,根据完整的记载,宗**进行过一百三十七次尝试,尝试者中修为最强的有沧海巅峰,丹道大家三十多人,其余也各有出彩之处。他们的共同点是,神念惊人肉身强横,甚至有的还觉醒了,各种强大血脉。但无一例外,这些人全部失败,死的凄惨无比。”

    “所以这些年来,黑魔宗停止了尝试,你扪心自问,能否比我黑魔宗数万年来挑选出来的一百三十七位更强?要封塔认主,绝对十死无生,姚斌你为了参加升魔门,真的值得吗?”

    秦宇略微沉默,“首席,你说的很清楚,但姚某还是想尝试下。”

    首席长老咆哮,“你这是找死!”眼神阴冷无比,“不要忘记,这里是黑魔宗,老夫不允许的事情,你做不到。”

    秦宇点头,“首席说的没错,但我注意到一点,您到来后至今,无论如何恼火、暴躁,都不曾上前半步,似乎这片小广场,存在着对您而言的无形屏障。姚某猜,这或许跟眼前的封塔有关,您说对吗?”

    首席长老瞳孔剧烈收缩,努力不让自己露出震惊表情,却又非常清楚他此刻的僵硬,已表明了一切。

    秦宇微笑,“果然,姚某猜的没错。”

    封塔是魔道第十三分支,万毒宗的传承宝物,它最高的准则,显然是挑选合格的主人,重新开辟万毒宗一脉。

    尽管不知,封塔为何会出现在黑魔宗,但显然黑魔宗方面,只有保存的权利。如果有人尝试认主,不论失败与否,这都是封塔愿意看到的局面,如果出手阻拦,则违背封塔的最高准则。

    其实说了这么多,还是要感谢魂魄空间里的唤魂铃,通过它秦宇才感受到,封塔细微的气息波动。这波动表明,封塔正在“观察”着他,再加上首席长老的举动,所以才让秦宇有了之前的判断。

    现在看来,他的判断没错,站在封塔下,便没有谁可以阻止,他进行认主尝试一座发飙的封塔,绝不是黑魔宗愿意看到的局面。

    首席长老正要开口,被人直接打断,“姚斌,你果然是聪明,可聪明人往往太自信,而自信过头,是会死人的。”

    铁千秋身影出现,神色古井无波,可但凡上位者,皆能做到胸有惊雷面似平湖,说不准此刻心里,已恨不得将秦宇撕成八百块,接着再清蒸红烧过遍油!

    秦宇拱手,“参见宗主。”起身面露无奈,“封塔的可怕,姚某非常清楚,若非不得已,我也不愿冒此风险。但升魔门,姚某一定要参加,宗主不许,姚某只能出此下策。”

    铁千秋眼神淡漠,“本宗给你的承诺,难道抵不上百年岁月吗?”

    秦宇道:“或许他人看来,宗主仁至义尽,但姚某不愿。”

    铁千秋沉默半晌,“姚大师,万事皆可商议,你要参加升魔门,本宗未必不能允许,不如你我坐下谈。”

    秦宇摇头,“我信不过宗主。”

    一句话,绝了任何劝说可能。

    首席长老大怒,“姚斌,你不要太放肆,真以为黑魔宗,拿你没办法吗?”

    秦宇认真想想,“或许有,但这种手段施展出来,肯定会很麻烦,而且说不定还会,造成严重后果。”

    “你……”首席长老脸上涨红。

    铁千秋声音冷冽,“看来姚大师心意已定,既如此本宗就不再劝了,但我提醒大师一下,如果事有不妥即刻退出,本宗出手下或可保你一条性命。”

    秦宇拱手,“多谢宗主!”

    转身,一步迈出。

    封塔在前,空间泛起波纹,似一道无形之门,秦宇身影没入其中。

    首席长老躬身,“宗主,请您降罚!”

    铁千秋冷笑,“若姚斌身死,本宗会的。”他看向封塔,眼底一片阴沉,可在这阴沉之中,又有些许迟疑。

    姚斌修为如此强横,对封塔凶险也很清楚,这般情形还敢执意尝试,莫非他真的有信心?

    但这,怎么可能?

    封塔内部是何种情形,随着万毒宗的覆灭,没有任何人知晓,因为后来但凡进入,尝试完成认主的,全部葬身其中。

    秦宇眉头轻皱,眼神扫过周边,并未因为小蓝灯的存在,便放松大意。小蓝灯拥有霸道的毒素免疫能力,却不能帮助秦宇,抵挡其他方面的攻击……万毒宗至宝,所拥有的威能,恐怕不仅仅是剧毒。

    眼前入目所及,是一片灰蒙蒙的天地,无数气团悬浮着,安静的像是一颗颗硕大的气泡,给人梦境般的感觉。

    封塔之内的死寂,并未出乎秦宇预料,可它似乎太安静了些。这念头尚未落下,这片灰蒙蒙的天地间,突然刮起了一阵风,无数颗安静悬浮的气团,像是毫无重量般,随风飘荡起来。

    距离最近的一只气团靠近过来,略一犹豫秦宇没有闪避,如果说眼前封塔世界中有诡异,那显然就是这些气团,不妨试一试,它里面究竟隐藏了什么。

    退一步说,如今是在封塔最外围,即便凶险,也应该不会致命。

    噗

    接触秦宇瞬间,气团直接散开,顺着他周身毛孔,直接融入体内。秦宇闭上眼,一层淡淡黑气,自他面庞浮现,缓缓蠕动像是活物。

    可很快,这层黑气,便如烈日霜雪般,快速消融不见。

    秦宇睁开眼,精芒微闪,果然是毒!

    如果感应没错,这应该是一种,名为问心的剧毒,可让修士心神混乱,陷入幻境不可自拔,最终走火入魔。

    毒很霸道,却算不上十分凶险,即便没有小蓝灯,秦宇也能自行化解。但不要忘记,这里只是封塔空间的边缘,而且眼前相同的气团,数量多的根本无法统计。换做其他人,这些移动的气泡就足够,让他们寸步难行!

    又尝试了数次,无一例外都是剧毒,秦宇嘴角露出笑容,既然确定气团即剧毒,那么看似恐怖的前路,对他而言便是一片坦途。

    唰

    秦宇身影一动,没有半点闪避呼啸前行,所有碰触到的气团,悉数融入体内,剧毒数量之多,毒性之复杂、猛烈,简直超乎想象。

    可这些剧毒,汹汹钻入秦宇体内,便陡然之间气焰全消,变成了温顺的羔羊。被无形力量禁锢,源源不断的涌入秦宇右手食指,让他指尖温润闪耀,散发出一圈圈的光晕。

    小广场。

    铁千秋沉默如石,走到封塔之前,如今秦宇已经进入,开启了认主考验,他此时靠近已不会,遭到这件宝物的排斥。

    拂袖一挥,虚空卷起狂风,将所有蔓藤瞬间剥离,露出封塔完整的模样。

    那些缠绕在外面,不知多少时间的蔓藤,落下无数枯叶,却没能够在封塔表面留下半点痕迹,此刻暴露在日光下,整座封塔都在闪闪发光!

    纯白之中,一颗黑点出现在,封塔最下方。

    铁千秋眼神落下,“姚斌……”低音中,他脚下地面,悄无声息裂开,细密的裂痕不断向外蔓延,像是一张展开的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