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祭炼山河 > 第97章 天地杀意

第97章 天地杀意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食堂包子
    进入洞府极难,要离开却很简单。

    熊战脸色阴沉,“当年熊某便通过此阵离开,诸位不信的话,可仔细检查下。想离开,往里面填放灵石后,阵法就会自动运转。”他看了眼秦宇,苦笑,“熊某数十年辛苦谋划,竟不及秦道友几日所得,我会继续留在这里,看还有没有其他收获,告辞!”

    说完转身就走,几息后消失不见。

    顾升平上前仔细检查阵法,许久后点头,示意没有问题。他与湘仙子、五原道人受伤不轻,当务之急是疗养伤势,自不会留下。灵光冲天而起,狂风呼啸,阵法中三人身影扭曲、消散。

    秦宇突然冷笑,“熊道友,你藏在暗中,可是想暗算我?”

    周边静寂无声。

    秦宇眼神冷冽,静待几息后,喃喃道:“不在,看来是我多想了。”

    他转身踏入阵法,拂袖卷走粉末,填充灵石。

    空气开始激荡,秦宇手握灵石,差这一块就可完成。就在这时,他低吼一声,“找到你了!”

    扬手,取出御灵袋,捏动法决一直,“去!”

    哗啦

    不远山林间,熊战身影暴起,仓皇逃窜。

    秦宇顺势收手,最后一块灵石填充完整,光芒大盛中,身影消失不见。

    唰

    熊战停下,面庞微微扭曲,哪不知自己最终,还是被秦宇耍了。但很快,他脸色就平静下去,嘴角露出一抹森然。

    “秦宇,你以为这样,就能摆脱我吗?妄想!”

    ……

    断灵山外六百里某处,空间蓦地扭曲,旋即狂风大作飞沙走石,诸多细小树枝折断,在空中被绞碎。秦宇身影出现,他拂袖抹去残余阵法波动,抬头略一辨识方向,催动法力呼啸远去。

    片刻后,秦宇回到山谷所在,感应阵法完好无损,他心头微松。拂袖打开阵法,秦宇踏入雾气,没惊动云雪晴,他直接进入蚁室,将御灵袋中沉睡的紫背青翅蚁放出。一丝丝轻微灵力波澜在空中荡漾,可以清楚感受到,这些灵力被紫背青翅蚁吸收。

    仔细感应,确定蚁群暂时没有问题,秦宇心下微松,眉头却忍不住皱起。第一次出场,紫背青翅蚁就立下大功,对其突然沉睡,秦宇自然担心。

    或许,是那些黑色蠕虫的原因。

    翻出【古御兽法】,找到太古百虫榜上,有关紫背青翅蚁的详细记载,秦宇细细翻查许久,却没有太大收获。无奈,只能暂时放下,待蚁王苏醒后,再通过它查看究竟发生了什么。

    秦宇正要离开,脸上突然露出古怪,转身飞出木屋。天地间,稳定灵力躁动,渐渐如锅中沸水。头顶明亮天色,此时也快速阴沉下去,黑云积聚。因为有过经验,所以秦宇轻易判断出,这是……突破天劫。

    确切的说,是筑基修士,突破金丹时的天劫。看劫云位置,渡劫之人显然在谷中,那就只能是云雪晴了。

    唰

    一道倩影飞出,看到秦宇,云雪晴激动、忐忑面庞露出喜色,可转眼又变成尴尬、歉意。

    秦宇道:“云姑娘不必多想,安心渡劫就好!”

    云雪晴吸口气,用力点头。

    咔嚓

    劫雷降下!

    云雪晴显然有些慌张,扬手打出一伞状法宝,法力输出却不及时,法宝威力未曾提升至最强时,便已与劫雷对碰。

    雷光四溢,伞状法宝哀鸣一声,雷光下竟被直接打碎。

    云雪晴惊呼!

    秦宇拂袖一挥,云雾间三十六只天雷竹法剑呼啸而来,紫色雷光弥漫。雷电相吸,哪怕天劫亦不例外,轰向云雪晴的劫雷,分出大半被紫色雷光吸走。三十六只天雷竹法剑,沐浴在劫雷下,剑鸣阵阵。

    压力大减,云雪晴终于稳住心神,将剩余劫雷挡下。

    黑云散去,明亮日光洒落,天劫气息消失不见。

    秦宇眉头微皱,莫名间,他感受到可怕压迫,似天地将倾!好在只是瞬间,这压迫便消失不见。

    这是……天地警告。

    曾听闻,插手他人渡劫,会遭天地警告,甚至自身日后渡劫时,难度会有一定程度提升,为天地之罚。可就在方才,秦宇自那压迫中,感到一丝杀意。没错,尽管微弱,可秦宇确信那丝按捺的,被压制的杀意绝不会错,甚至给他一种,迫不及待的感觉,只是存在某种限制,让它不得不选择放手。

    这里的它,是指周身天地!

    本能的,秦宇想到被小蓝灯,吞噬的那道天雷,心头涌出模糊念头。似乎,从得到小蓝灯起,他便走上了,一条不同于其他修士的路。而这条路的尽头,是被天地排斥、厌恶,最终在天地怒火中,形神俱灭死无葬身之地。

    恐惧自灵魂深处升起,如秋日燎原之火,眨眼蔓延到整个心神!汗水自周身毛孔钻出,打湿身上黑袍,一个声音在秦宇心底咆哮:献祭小蓝灯,献祭它!只要献祭它,你就可以重新得到天地认可,受天地眷顾,拥有无比光明的未来。

    意识漂泊如惊涛骇浪中舢板,随时都有可能倾覆,就在紧要关头,一个声音从遥远之外飘来。

    “秦前辈……秦前辈……”

    秦宇的意识,猛然找到了方向,沿着这声音的方向,疯狂游动、冲击。不知过了多久,就在他筋疲力竭想要放弃时,意识突然回到体内,整个世界再度鲜活起来。

    呼

    呼

    秦宇大口喘息,他不知道,刚才那个声音是什么,却有种直觉,如果他选择献祭小蓝灯,就将彻底失去它。

    云雪晴满脸担忧,“秦前辈您怎么了?没什么事吧?”

    秦宇冲她摆摆手,看着眼前的女子,自心底深处生出感激。如果不是她,自己或许真的,就无法醒过来了。虽然说,云雪晴渡劫才是导致这一切的诱因,可秦宇心里清楚,哪怕没有今日之事,该来的也终归会来。

    而那时,未必还有一个云雪晴,唤回他的意识。

    所以秦宇依旧感激,如果日后云雪晴有难,他一定会出手相救!深深喘息几口,脸色依旧苍白,秦宇气息却平缓许多,“云姑娘,恭喜!”

    察觉到秦宇不愿就此多言,云雪晴聪明的没多问,“还要多谢秦前辈出手相助,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秦宇微笑,“现今你也是金丹了,与我平辈论交就是。”

    云雪晴面露笑容,“是啊,又能叫你秦道友了,当初在赵仙谷,你隐藏的可真深。”说着她吐吐舌头,露小女儿状,“我能突破瓶颈,多亏了谷中浓郁灵力,及安静的环境,总之是要谢谢秦道友。”

    野鸡霸王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鸡头还挂着几根稻草,斜眼看着相谈甚欢的年轻男女,嘴角微撇露出几分自得。

    本霸王眼光独到,哪里走眼的时候,你们这对那啥男女,终于忍不住了吧!

    又看了看,那头可恶的野狼居然没出现,野鸡霸王愣了愣,旋即抖了几下翅子,变得趾高气扬。

    看看,看看,究竟谁是胆小鬼,本霸王天劫都不害怕,某头狼吓得现在还腿软着,从窝里爬不起来。

    今日,就是本霸王正名的之时!

    心潮澎湃下,野鸡霸王没注意到,交谈中的青年男女,已在做最后的道别。

    云雪晴面露歉意,“秦道友,我要走了。”

    秦宇微笑,“现在的确是最好的时机。”

    熊战等人个个受伤,不可能现在出现,现在走最安全。

    云雪晴没明白他的意思,只当秦宇说突破金丹之事,她不好意思的笑笑,“家父现在肯定担心坏了,而且我顺利突破,也想让他早点知道。秦道友,雪晴出身北国飘雪城,如有机会定要到来,让我聊表心意。”

    秦宇点头,“一言为定!”

    云雪晴飘然而去。

    野鸡霸王眨巴眨巴眼,满脸困惑不解,在它理解中雄雌接触亲密,叽叽喳喳一阵后,接下来不该去钻小树林吗?怎么直接走了。它瞥了眼秦宇,又为自己找到了理由,心头骂一声夯货。

    到嘴的鸭子,居然还能让它飞了,跟在本霸王身边这么久了,居然没学到半点真传、精髓。

    小秦子,啧啧,也就是本霸王不敢说,否则这会铁定飞你面前,喷你个满头满脸!

    当然,所有傲娇都在内心进行,秦宇转身过来时,它尾巴摇的可欢了,要多温顺就多温顺。

    如果野狼在这,肯定得翻白眼,骂声奸佞之辈!

    进修炼室,秦宇盘膝而坐,面露沉吟。此刻平静下来,他细细思索许久,几乎可以确定,无论帮云雪晴渡劫后的压迫杀意,还是之后的意识狂潮,都是因小蓝灯而起。而引导这一切的,极可能就是,眼前天地本身。

    小蓝灯究竟是什么宝物,竟让天地忌惮,不惜祸乱他心神,也要将之夺走,或者说毁灭。而且,他心底还有种直觉,拒绝此次献祭后,他的命运就将真正的,与小蓝灯融为一体,再也无法分割。

    而他,也将彻底走上一条,与天地不容之路!

    灵光微闪,小蓝灯出现在手心,秦宇低头凝视,许久吸一口气面露坚定,“天地不容又如何?修士修行本就为逆天改命,走的就是逆行之道!秦某得小蓝灯才有今日,它是我立命之基,哪怕天地索取我也不给!”

    不知是否错觉,掌中小蓝灯上,似有淡淡蓝光划过。

    ####

    求推荐、收藏、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