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极道魔主 > 第0287章:魔心(求订阅、月票)

第0287章:魔心(求订阅、月票)

类型:修真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九华居士
    而就在他心中拷问自己的时候,一直跪在地上,像是一条狗般求饶的飞刀大汉,脸上的震怖、惊恐,却是突然消失,显露出浓浓的怨毒之色,他双眼燃烧着的都是刻毒的目光。

    只不过此时他低着脑袋,恨不得想要将面孔钻进地缝里,却是没有人看到。

    “若是让我活了性命,今日之耻,必要洗刷,一定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让你亲眼见着你的家人、朋友、甚至是女人在我的折磨下痛不欲生的模样,我要让你后悔做过的一切……”

    他心中不断的怒吼咆哮,就像是愤怒的火山,就连身躯都在微微颤动,只不过此时,这颤动却是丝毫没有引起别人的怀疑,只是以为是他害怕恐惧罢了。

    口中求饶话不断冒出,可是却听不到对方的回复,飞刀大汉心中更是怒火冲天。

    暗暗瞥了眼前站着的身影一眼,就见他正在冷笑的看着自己,似乎知道自己会抬头看他一样。

    飞刀大汉吓得心脏猛地一跳,脸色都由白变青,又由青转红,像是打翻了五味瓶。

    “似乎你心中很不服气,是不是想着三五年之后,再将现在的场子找回来,然后在狠狠的报复!”

    自看了这飞刀大汉的表现,姚乾的心境又有提高,嗤笑一眼,冷声言道。

    飞刀大汉心中更怕,眼前的人还是人吗?居然连他心中的想法都说的八.九不离十,仿佛跟他肚子里面蛔虫差不多。

    “不会不会,我就是大人的一条狗,让我跪着我就跪着,怎么可能会有仇恨,大人想的太多了。”

    飞刀大汉脸色难看,皮笑肉不笑的笑了笑说道。

    “哦,那我现在让你去死呢,你会去吗?”

    姚乾饶有兴趣的看向跪地大汉,突然问道。

    飞刀大汉脸色一鄂,脸上不敢表现,心中怒火更是更甚,不过却是沉默了下来。

    姚乾却没打扰他,现在他心境有了提高,倒是想要从此人的行为中,再度体悟一些东西。

    “那……那……那……”

    飞刀大汉‘那’了一阵,却没有说出话来,只是语带哭音,似乎真的被吓傻了。

    可是,突然间!

    这口中还在呐呐无言的飞刀大汉一掌拍向地面,另一手却是捏住了一柄晶莹飞刀,咻的一声,朝姚乾面门射来。

    “狗急跳墙,毫无应对的吗?”

    姚乾双眼中不觉显露出一抹失望,不过手下动作却是丝毫不慢,一掌打出,当的一声,那飞刀却是直接被他磕飞了出去。

    而飞刀大汉却是在飞刀射出的时候,已经借助地面之力,整个人弹了起来,又是一柄飞刀在手,急刺姚乾下半身裆部。

    横练大成,也无法护佑周身,面门、头顶还有裆部都是横练的命门、缺点所在。

    显然,飞刀大汉这一手偷袭,却是想要破掉姚乾最大依仗,甚至翻盘整个战局。

    姚乾眼看他急刺杀来,口中却是连连冷笑,也不打算再度刺激,看来这人的潜力也就是如此,再也无法给他任何帮助了。

    想要此处,他一脚踹出!

    嘭!

    劲风猎猎,他整条腿如刀锋一般,带着一股锋锐的气息,与对方的飞刀陡然撞在一起。

    轰的一声!

    飞刀大汉整个人都飞出了数十米之外,手中的飞刀已经变成了一团烂铁,就连他整个人都被这一脚直接踹城了一滩烂肉,浑身骨骼断裂,已经弯曲的不成模样,像是一团肉饼堆积在一起。

    身躯就像是被放了气的气球差不多,干瘪瘪的,鲜血都被压榨出来了,就像是摔碎的西瓜差不多。

    一脚踢死了眼前这人,姚乾却是毫不在意,至于说刚才他答应的说出目的,饶他们一命之类的话?

    呵呵,他有答应过吗?

    此时,天空中依旧在下着雨,只不过从最初的暴雨,变成了现在的小雨,就连他的身上也全部淋湿了,姚乾蹙了蹙眉头,来到千手人魔的身前,看着他破开血洞的身躯,然后蹲下身子搜了搜,除了十数张银票之外,在没有其他的东西。

    就连手中的银票,也沾染了不少的血迹,甚至还有的都被他刚才暴虐的拳力直接打成了碎末,连用都没法用。

    将这些和废纸差不多的东西扔在地上,姚乾站了起来,道。

    “看也看了这么久了,真不打算出来一会,还是想要我把你拉出来,或者你想要杀我,为千手人魔报仇?”

    寂静的夜色中,伸手不见五指,除了雨点落在地面上的‘淅沥淅沥’的声音再无其他,可是姚乾却是对着空无一人四周如此说道。

    一语说罢,他环顾四周,然后看向了废墟旁边连房顶都倒了大半的厢房中看了过去。

    他脸上显露出一抹冷笑,继续说道。

    “哼,难道你真以为我不知道?还是抱着侥幸的心理?”

    姚乾身躯一动,抢夺而出,伸手一抓,大半落地的大梁和房顶,起码接近千斤以上,都被他提了起来。

    而在大梁房顶斜下方,一道身影正匍匐在地,看着头顶被掀开的房顶,脸色微微一白。

    正是刚才一直没有存在感的年轻人。

    这年轻人着实古怪,当初和千手人魔出现时,就引起了他的注意,只不过后来发生的事情太多,就连他也不得不凝聚浑身精神,对付千手人魔,反而忘记了这个家伙。

    不过这家伙也是命大,就在房屋坍塌倒塌之下,居然都没有死,反而躲藏进了旁边的厢房里面。

    若是其他人,甚至就算是千手人魔,恐怕都以为这小子死在了刚才的废墟里面。

    若不是姚乾五感异于常人,根本不是同境界的武者能够相比,也同样无法发现这个年轻人。

    而且,他也发现这个小子的敛息术也着实了得,若不是他在灭杀了千手人魔之后,这年轻人身上的气息波动了一下,引起了他的注意之外,姚乾根本就没有发现这家伙躲藏在这里。

    只不过那时他却没有一语叫破,毕竟他现在的情况自己知道,若是在出现一个高手,就算是他,也足够喝一壶的了。

    好不容易将可能出现的祸患全部灭杀,他才将此人破开了行踪。

    嘭!

    被生生移开半丈的房顶轰隆一声再度落在地上,震起了一地的砂石,姚乾看向拐角处的人影,继续道。

    “说吧,你是什么人?”

    这年轻人双眼有些惊讶的看向他,显然是没有想到自己的行踪居然被发现了。

    他对于自己的实力一向自信的很,敛息术更是被他修炼的出神入化,当初就算是和千手人魔纠缠上了,他以不到先天的境界,却是足足饶了千手人魔十天十夜的时间,要不是最后体力、精神跟不上消耗,他根本不会落入千手人魔的手里。

    “哼,要杀便杀,何必说这些冠冕堂皇的言语。”

    这年轻人也是硬气的很,哽了哽喉咙,便是坚硬的张口言道。

    “你还以为你是什么人?不过是和他们都是一样的,邪魔外道罢了,哼。”

    姚乾闻听此言,对于这年轻人的身份却是大感好奇起来,现在看来,这年轻人应该和千手人魔之间毫无关系,更有可能,此人是被千手人魔抓住的,一直带在了身边。

    “看来他的身上,还有其他我不知道的秘密。”

    姚乾心中想到。

    这其实并不难猜,千手人魔此次和陶山七鹰的目的一样,都是为了那件东西而来。

    而这东西的价值,就算是在悬镜司的正印捕头姚乾都要垂涎,可想其价值,可是千手人魔却宁愿带着这么一个拖累、累赘,也没有将他杀掉,就清楚此人身上的秘密却是丝毫不弱于那件宝物,甚至可能还要超过。

    他倒是有些好奇这个秘密,只不过也仅仅只是好奇罢了。

    现在他身上的事情还有很多,不说灭杀了那妖猴后面可能出现的变故,就连这千手人魔也有些怪异,似乎此次出现,并不是机缘巧合,除开这些,他还有悬镜司交代下来的任务,哪有那么多功夫陪这小子玩许多的把戏?

    况且就算是问出来了又如何?无外乎又是给自己增加麻烦罢了!

    如此想着,他心中更是断绝了最后一缕念头,现在抓紧时间,将那件东西拿到自己手里才是正事。

    他微微一笑,言道。

    “杀你?看你现在的模样,应该根本无法发挥出实力吧?”

    他这话说出,那年轻人顿时色变,十天十夜的消耗,又岂是短时间能够恢复?

    没有三五天,他想要发挥出全部实力,都是天方夜谭,只不过姚乾没说的是,他现在的情况比这位也好不了多少,这也是为何他懒得知道这年轻人到底隐藏了何事的原因之一。

    看到他色变,姚乾继续说道。

    “杀你不过举手之劳罢了,不过对我没有好处的事情,我向来懒得干!”

    他一语说罢,也不管这年轻人到底如何做想,调转出身子,就朝着另一边的厢房走了过去,现在已经是深夜,而且还下着小雨,要是在荒郊野外的话,还不知遇到什么情况,倒不如在此地将就一番,天亮在做打算。

    看着他行云流水般的离开,年轻人差点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等到姚乾连影子都看不到之后,他才抹了抹眼睛,确定刚才发现的一切都是真的。

    呼呼呼……

    他大口大口的呼吸起来,刚才对方给他的压力的确是巨大,就像是一块乌云遮天蔽日压迫而下,对方可是连千手人魔都能斩杀的存在,杀现在的他的确是易如反掌。

    内心的心弦一松,年轻人立刻就感觉到不过对话两句瞬间的时间,他的后背已经湿了一层,只感觉一片冰凉。

    冰凉之后,则是松了口气,能够不死,谁愿意去死?

    年轻人自然也不例外。

    而此时,姚乾则是钻进了旁边的厢房中,这间厢房和刚才的那间差不多,同样倒塌了大半,房顶斜斜的从地上斜指向空中,大片大片的瓦片倾泻在地上,摔碎了一地。

    不过却有小半间厢房还能遮挡住,能够当做遮风避雨的地方,暂时容身一番,倒也可以。

    来到厢房之内,姚乾也没再燃烧篝火,以他现在的目力,就算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数米之内的场景也能看的清清楚楚,纤毫毕现。

    将怀中的储物袋取出来,姚乾将寒玉之髓蒲团取出来,顿时一股冰冷寒意传入他身体中,以他如今的身体素质,寒暑不侵,可是却依旧打了一个冷颤。

    将蒲团放在地上,他立刻盘膝而坐,阵阵冰冷寒意萦绕身周,浑身都冒出阵阵寒意,仅仅只是过了数息功夫,这些寒气竟然化作阵阵白气,要钻入他的身体里面。

    而随着这股寒意的入侵,他体内的内功立刻就自行运转了起来,不止如此,就连他双臂中流转的烈阳之气也渐渐松动,开始循环。

    “这寒玉之髓的功用的确是非同小可,端坐在此之上修炼内功之类的武学,起码比寻常修炼要快了接近一倍,而且长久修炼下去,对于身体的益处也是不言而喻,这妖猴到底是什么身份,居然有如此宝物?”

    姚乾立刻就发现这寒玉之髓的功用,的确是出乎他的预料。

    光是他现在体内内力循环的流动速度,就是以往的两倍,等于修炼内功凭白少了一半的时间。

    要知道,一门内功的修行也不是三五日就可完工,就算是外功修炼,也是以数月甚至是一两年才能大成,内功更是水磨工夫,就算是三流内功,没有三五年也别想到顶峰,这还是资质惊采绝艳的,若是资质普通甚至是愚钝,十年八年也不是奇怪的事。

    可是,现在,凭借这块寒玉之髓蒲团,就能硬生生减少一半时间。

    这可不是几天,几个月,而是几年的时间。

    这么久时间,足够其人再度修炼一本内功达到大成了。

    光是想想,就连姚乾都觉得有些恐怖。

    而这,还不过只是最为明显的好处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