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伊塔之柱 > 第三百三十四章 星落 V

第三百三十四章 星落 V

类型:网游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绯炎
    “喂喂,有人吗,听到请回答!天蓝,团长,有人在吗?”

    罗昊叹了一口气,还是和之前一样,呼叫得不到任何应答。

    他放下手中的通讯水晶,抬头看着远处海天一色的风景浮云万里,白色的云岛一座座孤悬于碧穹之上,尘暴带来的昏黄已经完全褪去与消失,此刻的空海正透着一股令人心醉的蓝,一望而无垠。

    但一望无垠反而令心中生出一股孤寂与焦躁,这仿佛是一片完全陌生的海域,往北、往南、往东与往西视野当中看不到任何陆地,达乌德号犹如孤零零悬挂在一面巨大的镜子之上,云团不过是镜面之上细小的棉絮。

    “我们这是到了什么地方啊……”

    甲板上,卢福之盾的几个人正一铲子一铲子将船上的沙子铲出去。ZXC与乌小胖都有点茫然的样子,两人也不知道会在这里待多久,或许通讯很快会恢复,也或许会在食物与水耗尽之后,活活饿死在船上。

    箱子一个人坐在船头,双手放在膝盖上,目光看着远处,也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罗昊打开舱门,走入下层甲板。

    在主控室,一个临时搭起的台子上堆满了地图,上面胡乱涂一些标记,但没有专业的导航者,谁也分析不出一个所以然来。根据风向,他们可能位于伊斯塔尼亚西南方的空海上,但具体是在什么位置上,谁也没有一个准数。

    总之是在贝因西面不会有错,因为只有伊斯塔尼亚的西面才会有空海。

    洛羽正在检查魔导引擎的工作情况。

    罗昊问了一下对方,总之情况不是太好。

    “管道内进了太多沙子,不找个地方把船停下来很难清理,”洛羽平直地叙述道。“另外就算魔导引擎完好工作,这么大的船我们也无法让它完全动起来,大约可以发挥六分之一的功率。”

    “所以总之就是不行?”

    洛羽点了点头。

    “有什么办法吗?”

    这一次洛羽想了一下,才说:“如果不管不顾的话,船还可以动得起来,但那之后会发生什么,就不清楚了。”

    罗昊沉吟片刻,果断道:“那就先让它动起来,往东北方向总不会错。我们不能确定坐标,但总可以确定方向。”

    “如果动起来,就可以确定坐标了,”洛羽答道。“把魔力浮标垂下去,一天后再测量一次,就可以得到一个大致的读数了。”

    “如果坚持得到一天的话。”

    罗昊叹了一口气。

    本来船上是有风元素发生装置的,要是没被那些居心叵测的秘术士们事先破坏的话,他们很容易就可以读出风元素以太的坐标系。艾塔黎亚的‘坐标系’是根据以太的分布规律来测定的,这也是这个世界确定自己位置的唯一方法。

    然而没有风元素发生器的话,手工测量即费时又费力。

    过去的精灵们还可以用法术来确立坐标,但自从魔导文明开始兴盛之后,这些法术大多废弃了。

    罗昊在心中腹诽了一番在地球上测量经纬的方便,以及艾塔黎亚风元素坐标体系的繁杂与多余,忽然又想起什么,问了一句:“那些爆炸水晶已经清理好了吗?”

    洛羽之前说完便回过身去检查魔导引擎的工作状况。听了这个问题,他头也不回地答道:“这件事是姬塔与阿菲法小姐负责的,你可以问问她们。”

    那张放满地图的台子旁边放着一张椅子,此刻博物学者小姐正抱着膝盖蹲在上面,皱着一副小眉头看着那些地图。但她的地理学识在这里并派不上用场,看懂这些地图上的标识需要专门的地图学,七海旅团中也只有帕克与希尔薇德有所涉猎,当然后者已是专精的程度。

    不过就算两人在此,缺乏参照物的情况下也很难直接得出有用的结论,这里一望无际的空海之上,连一座小岛的踪影也无,又何来参照物?

    见罗昊的目光看过来,姬塔才轻轻吐了一口气,抬起小小的脑袋,小声回答道:“那些爆炸水晶我们处理好了。”

    罗昊一愣:“你们把它们丢出去了?”

    姬塔轻轻摇了一下头:“只是拆除了引信而已。”

    好像是担心对方不明白,她又解释了一句:“抽回魔力之后,爆炸水晶还是可以安全储藏的,它们发生爆炸的必要条件是需要火元素以太参与作用。干枯状态下的水晶只是容易损坏而已,但不至于意外爆炸。我担心它们之后还派得上用场,所以把抽出魔力之后的爆炸水晶留了下来。”

    “你干得不错,姬塔。”罗昊赞了一句。

    他又四下看了看。“阿菲法小姐呢?”

    “她在照看那些水晶。”姬塔答道。

    罗昊点了点头,他们和这位阿菲法小姐也算是共患难过了,对方还是信得过的。

    而这时洛羽回过身来,忽然道:“罗昊。”

    “怎么?”后者微微一怔。

    洛羽少有地静静地看着他,又看了看一旁的姬塔:“那天那些东西,你打算怎么处理?”

    听到这个问题,罗昊不由沉默了下来。

    “你们也认出来了?”他看了看两人,然后才问道。

    姬塔点了点头。而洛羽则答道:“是姬塔认出来的。”

    姬塔怔了一下:“我、我其实并不太确定……”然后又道:“要是艾德哥哥在这里的话,肯定可以认出来……”

    罗昊叹了一口气,他本来以为只有自己一个人认出了那些东西来着。不过他倒没打算藏私,只是眼下那些东西并不是重点而已,若是达乌德号开不回去,那些东西放在那里也是枉然。

    他这才答道:“不用团长来了,我能认出那些东西来,应当就是你们想象中的东西……而且应当是使用过后的残骸……”

    姬塔听了不由瞪大了眼睛,小口也有点可爱地张开了。“那不是说,秘术士们可能是在制造……?”

    “不是秘术士,”罗昊摇摇头打断她:“秘术士也只是执行者之一而已,忘了团长大人告诉我们的事情了么,背后的那个人应该是沙之王巴巴尔坦。我明白你们的意思,这个消息的确很重要,尤其是对于团长来说……我猜术士们在船上放的爆炸物,就是为了销毁证据而已……”

    但他话锋一转:“但眼下最重要的还是把船开回去,通讯水晶无法使用,连留下影像资料也作不到,要是船沉了的话,这些东西对于我们来说也是白搭。”

    两人听了,不由皆点了点头。

    ……

    与伯勒德的会面之后,方鸻便获得了进入王家图书馆的权力。

    阿勒夫的效率也很高,就如同对方的保证一样,第二天就带他前往王宫之中。而有了一位王子的保证,与与看守者混了一个脸熟之后,方鸻就可以一个人进入这个地方了当然,仅限于图书馆所在的区域。

    这件事看来比想象之中顺利,而且一切都顺理成章,仿佛接下来找一个机会见到那位大公主,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方鸻连续三天前往王室图书馆,却发现事情并未如自己想象之中那么简单。

    首先王室图书馆位于王室的行宫边缘,可以说其实并不完全在禁宫区域之内。而阿勒夫的面子也极为有限,并不能让他自由出入其他区域,有几次他装作走错,但很快就为守卫拦了下来。

    伊斯塔尼亚王宫的守卫比他想象之中严密得多,这几天下来方鸻暗中观察这一点,发现就算是自己有心潜入,恐怕正常情况下也很快会落网。

    当然他是比以前更接近王宫一些了,可正是如此反而不敢轻举妄动起来。毕竟他是在伯勒德大师的推荐之下,又是得了阿勒夫的口头保证,才得以自由出入这个地方。要是自己被守卫发现,这两人很难脱得了关系。

    虽然他与阿勒夫相识是有一些功利心,但对方对他的帮助却是实打实的,伯勒德大师也同样对他有授道之恩恩将仇报这样的事情,方鸻自问干不出来。

    当然他也是没确认七海旅团究竟有没有卷入这个大漩涡之中

    要是希尔薇德小姐或者是其他人有危险的话,他或许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时间一天天过去,转眼又是三天之后,但让方鸻感到有点不安的是,通讯还没又恢复的迹象。

    但好现象是他可以连得上社区了,但社区仍旧是大约一个月之前脱机的状态,上面也没有任何新帖。他尝试着发帖,但被提示通讯状况受限,而过了那一夜,社区又重新上不去了。不过有了这一两次经历,方鸻倒是松了一口气。

    至少没出什么大问题,看起来真就只是暂时以太网络出现了扰动而已。

    这件事显然其他人也经历了,并在城内的选召者之中引起了一阵子讨论,只是随着社区重新陷入沉寂,这个话题也很快淡了下去。所有人都在默默等待通讯的恢复,当然不仅仅是选召者,原住民们也是一样。

    工匠总会与冒险者公会已经有大半个月没有收到过任何关于考林北方的消息了。

    倒是伊斯塔尼亚国内的消息,随着信使的脚步,陆陆续续汇聚而来,让人们零零星星了解了一些关于外界其他地方的信息。这些信息不多,多是某某地区的受灾情况,以及灾后的重建工作等等比较重要的信息。

    就这样,方鸻又足足等了一周。

    这一周中他倒不是全无收获,至少关于‘星状网脉’的学习总算有了一点突破,在研读了那位马约特大师留下的文献之后,他总算理解了一些德兰的想法。不过相当有限,倒是因为读书的缘故涨了一两千点认知经验。

    聊胜于无。

    到了后几天,他几乎已经完全放弃了继续查阅资料,只想办法把这些书籍誊抄了一遍。其间阿勒夫来找过他几次,伯勒德大师也来过一次,对于他的行为倒也没什么好奇的,毕竟两人也清楚方鸻是选召者,不太可能长久留在一个地方。

    这些文献原稿对方带不走,但自己重新抄一遍还是可以的。

    不过他们却不知道,方鸻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到了后面几天他发现自己已经完全看不进去书了。一周以来王宫那边的消息始终一片沉寂,任何打探都犹如石沉大海,沙之王巴巴尔坦也不知道究竟打算作什么,大公主始终没有任何一丝消息流出。

    他倒不是关心大公主,而是因为七海旅团的其他人也始终联系不上,这让他逐渐感到焦虑起来。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焦虑已经愈发严重。

    他来到奎斯塔克差不多已经两周了,但手头一点进展也无,这在过去是他从来没遇上过的情况。

    昏暗的图书馆内,木桌上蜡烛的光芒忽然爆出一团火花,让光线摇曳了一下。

    方鸻停下笔,抬起头来,目光透过火苗看着后面图书馆的大门方向,楞了一下之后,不由也轻轻叹了一口气。他放下羽毛笔,合上书本,心中不由想到,要是希尔薇德在这个地方就好了。

    他过去找不到头绪之时,这位贵族千金总能帮他想一些办法。

    方鸻想到那张温柔的脸,心中一时间有些空落落的。

    再要不是大猫人与艾缇拉小姐也好,团队当中就属于两人最为稳重,见多识广,能提出解决问题的方法。

    再不行罗昊或者自己的表妹也可以,唐馨与自己从小玩到大,这个表妹的脑子有多好用他心中自然清楚。而那个军方的胖子加入团队没多久,也同样表现出非凡的判断力。这倒不是说他一个人就想不出办法,但眼下这个情况能多一个人给他出出主意也是好的。

    正思考间,忽然一个声音传来:

    “艾德。”

    方鸻抬头一看,才发现大门那边多了一个人影,不是阿勒夫是谁。

    他不由一愣,这位王子殿下几天前说有事要办,然后这两天都没看到他人,这会儿忽然出现,也不知道他的事情办得如何了。不过看对方轻松的样子,大约是已经办好了吧。方鸻想到自己的事情毫无进展,又是一阵无语。

    他看了看对方,在想自己要不要干脆和对方直说,让对方带自己进入禁宫之中。实在不行,就找一个借口好了,比如想去王宫中见见世面之内的,听起来土得掉牙,但说不定却十分好用的借口?

    但他马上摇了摇头,意识到自己这个想法有些离谱。

    纯粹是病急乱投医而已。

    正思索之间,阿勒夫已经走了过来,开口道:“我听卫兵说,这么晚了还有人在,就猜到肯定是你。”

    方鸻微微一怔,他留到最这个时候,自然是为了看看有没什么机会,纯粹是一个下意识的行为,却没想到自己居然表现得如此刻意了?他不由微微有点紧张,觉得自己是不是应当注意一下这些细节?

    但阿勒夫笑了一下,摇摇头道:“我听说你每天都是最晚离开,伯勒德大师倒是对此赞不绝口,说圣选者没几个人有你这么刻苦。不过我倒觉得你其实不用这么急,反正尘暴才刚刚过去,通讯仍未恢复,你大可以在奎斯塔克多留一段时间。”

    方鸻有点心虚地掩饰道:“只是去其他地方也没事可干,习惯了而已。”

    “这倒也是,”阿勒夫忍不住失笑:“玛尔兰的圣殿之中确实没什么趣事,要是在罗曼女士的圣殿之中就不一样了,我听说商业女神的圣殿之中每天都有很多精彩的事情呢。”

    方鸻心想也不知道玛尔兰女士听说你这么形容她的圣殿,会不会打爆你的狗头。不过商业圣殿那边的事情他倒听说过一些,知道阿勒夫说的是什么无非是商业仲裁,由于罗曼女士主管契约神职,因此每天都有许多商业仲裁在圣殿之中进行。

    沾染了这些市井的气息,就别指望圣殿之中能有多肃穆了。

    他有意岔开话题道:“你的事情办得如何了?”

    “差不多准备好了。”果然正如他所料,阿勒夫十分轻松地答道。

    “是什么事?”

    “还记得我上次和你说的事情吗?”阿勒夫倒也没有隐瞒的意思,只卖了一个关子:“就是我父王的寿辰庆典。”

    方鸻听到这个回答,手上的动作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耳朵也竖了起来。

    阿勒夫偶尔会和他说一些宫廷的琐事,不过说得最多的,还是关于这个庆典的事情。他不是伊斯塔尼亚人,事先对于这个庆典自然也没多了解,不过这前前后后一周多下来,也算是通过这位王子殿下知晓了一些内幕。

    于是他忍不住开口问道:

    “阿勒夫,我没记错的话,庆典当天王宫是要对外开放的吧?”

    “自然了,”阿勒夫微微一怔:“怎么,你对王宫感兴趣么?不过这就要让你失望了,当天开放的只是外宫而已,你现在所在的图书馆也是开放的一部分,禁宫的话,普通人是进不去的。不过你要是对庆典感兴趣的话,到时候也可以来参加。”

    方鸻听了也不失望,只轻轻点了点头:

    “这自然会。”

    他在心中计算着日子,庆典也还有半周时间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