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英雄联盟:冠军之箭 > 【334】葡萄架倒了

【334】葡萄架倒了

类型:网游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雨雪紫冰辰
    夏日的训练室内开着空调。

    女孩儿的手掌柔腻,嫩滑,而微凉。

    脸被拨开的林轩脖子僵硬,保持着被拨开后的姿势坐在那愣了两秒钟,然后才又转头看向江映雪。

    质问的眼神正义而威严,同时又很恰到好处地透露出些许的失望与痛惜。

    希望能用眼神就让她能主动认错。

    然而……

    一秒。

    两秒。

    三秒。

    ……

    江映雪依旧盯着前面屏幕,专注而认真地打游戏,脸上没有表情。

    希望落空的林轩只好自己先开口:“你怎么能这样?”

    江映雪所用的是一款白色茶轴键盘,微微泛着冰蓝色的光泽,敲击按下的时候,会有清脆敲击声。

    林轩说话的时候,就听到她鼠标与键盘点击的时候,骤然加快了起来。

    下意识看向她面前屏幕。

    就看到屏幕中,老鼠上前补刀被璐璐减速,江映雪的霞则直接走上前来,q两个技能同时开启,羽刃“嗖嗖嗖”地贯穿过老鼠干瘦的身躯,在它身后留下点点湛蓝璀璨如星辰般的羽刃。

    三枚羽刃几乎同时落地。

    又在下一刻被某种无形的神秘力量所操纵,刷地悬浮起来,从悬停到呼啸,骤然倒卷而回。

    “砰!”

    霞和璐璐都有闪现,一旦被禁锢住,接下来血量降低后再交闪,对方跟上闪现,即便不死也要被打回家。

    老鼠毫不迟疑地交出了闪现。

    发现自家ad吃亏的林轩赶紧回头,操作着自己的洛上前接应,一片翎羽砸在璐璐脑袋上,然后帮身边的老鼠回复了一点血量。

    江映雪并未再追,跟璐璐重新后退到兵线位置,安静补刀。

    感觉自己好像被套路的林轩重新转头盯着她,用一种很唐僧的语调说道:“作为职业选手,实力不是最重要的,要有职业操守和竞技精神,你这样是不对的。”

    多半是担心他会跟唐僧一样喋喋不休,江映雪回头瞥他一眼,“你没看?”

    林轩很不要脸地道:“你先看我的,我为了保证公平才看你,竞技精神最重要的不就是要公平吗?”

    江映雪睨他一眼,并没有与他争论谁先看谁,只是平静道:“我不看你也会看的。”

    她淡漠的态度让林轩有些像原本的姜浅予,说话语气实在是太过平静自然,林轩一时被噎住。

    倒不是没词了,而是不知还该不该再继续说下去。

    他最终目的终究还是要跟江映雪打好关系,增加交流,并不是说真为了犯贱来的,要是那样的话,陈慕雨实在没有邀请他加入sky的意义。

    于是又这样看着她两秒钟,然后撇撇嘴,回头看屏幕打游戏,“有本事团战你别跑。”

    江映雪的性子实在是让林轩都有些头疼,所以说话的时候下意识地压低了些声音,免得被其他人听到,显得自己太没面子。

    事实证明未雨绸缪还是很有必要的,就像是这次,就没有人再笑他了。

    江映雪很快就又把兵线推到了塔前,林轩扫了下小地图,见对面打野有一会儿没再露面了,于是再次转头看向江映雪那边屏幕。

    对面的雷克赛正在上半野区,往上路线上走去。

    放下心来的她很快察觉到一些异样,于是目光一收,就看到江映雪那双冰澈明眸,正在盯着他。

    明净眼神里微透质询。

    又像是在说:“看,我说的没错吧?”

    林轩下意识地挺直腰杆,把自己的视野往上拔高了些,以彰显自己的理直气壮,然后学着她刚刚的模样。

    右手抬起。

    伸出……

    江映雪并无任何惊慌亦或恼怒,依旧是面无表情的冰川脸。

    不过那双冰澈眸子却由自主地微微睁大。

    林轩抬起的手在两人中间划过一道弯弧,最终停在了自己面前,手掌朝她,露出一个笑脸:“嗨。”

    眸子再次睁大的江映雪怔怔看他有一秒钟,然后回过头,重新盯着面前屏幕。

    侧颜近乎完美。

    唯那鲜润红嫩的唇瓣略显纤薄。

    如果按照民间风水面相的说法,唇厚则人憨厚老实,薄唇则人冷淡薄情,其中又会按上下嘴唇来细分,有各自意味与代表。

    林轩对此自然是不懂得。

    单纯从美学角度来看与欣赏,倒是觉得清丽纯美,还是蛮好看的。

    当然,也只是欣赏而已。

    见她依旧面无表情,跟个冰块似的,也就收回目光。

    他转过头去,又过了几秒钟,如同反射弧比旁人要慢上好几拍般,旁边的女孩儿鲜润樱唇微微翘起。

    扯出一个微有些忍俊不禁的弯弧来。

    接下来的二十分钟里,两人依旧互相很有默契地,隔一会儿看向对方的屏幕,不过倒没有再有过其他的交流。

    林轩是已经对她放弃了,连自己都觉得脑残的那声“嗨”都能被无视,完全不再寄希望于这个女人会有啥反应。

    随着游戏进入后期团战,阵容与决策对战局的影响变得越来越大,两人也就逐渐减少了再去看对方屏幕的次数。

    职业操守还是有的嘛。

    老鼠的团战输出能力是毋庸置疑的,可惜前期发育不顺,装备一直落后于江映雪,在第二次大龙团战的时候,六神装的江映雪在残局对拼的时候先一步杀掉了老鼠。

    宣告了这场打了近四十分钟的rank局结束。

    “哇,这都能输……”

    张恒最近在连跪,这局又输掉了,多少有些郁闷。

    这局他们家有蛇女和老鼠的双C,后期输出很有保障,如果再往后拖下去,其实有很大几率可以翻盘的,实际上在老鼠装备逐渐跟上后,团战里也有了一战之力。

    哪怕刚刚最后一波团战,上单开团有些莽撞,随后他跟林轩也都及时入场,补上了控制,打得不算差。

    只可惜老鼠为了最后没能补出吸血装备,属性上落后于江映雪太多,在ad互拼收割的时候输掉,直接导致一波团战溃败,功亏一篑。

    他切出游戏后先看了一下对局输出。

    老鼠装备毕竟是落后,虽然靠着英雄特性在后期打出了很高输出,却还是比中路蛇女略逊。

    江映雪的霞则一枝独秀,比蛇女还要领先许多。

    刚刚打赢最后团战正在推对方基地的任帆这时候摘下耳机凑过来看一眼,问道:“你们打完了?谁输了……”

    他说话的时候,就已经看到了结果,有点幸灾乐祸的笑起来。

    “其实输掉也是好事。”

    林轩也笑起来,自然是打趣的玩笑语气,“毕竟我刚搬到基地来,人生地不熟的,不能吃队霸的分。”

    张恒跟任帆都跟着笑,江映雪则多半对他口中那个“队霸”的称呼有些不满,回头看了他一眼,弯眉微蹙。

    林轩堆起笑脸,正要说话,却听身后传来“啪啪啪”几声,转过头,就见张三习惯性地拍着手掌走进来,说道:“大家把现在的游戏打完,先不要开下一局,来会议室开个小会,所有人都参加。”

    薛云琪已经打到了二十多分钟,是一个劣势局,正在苦苦支撑,听到张三的话后也没有说什么,点点头就回头继续打。

    穆挽离却是正在选英雄,听到张三这样说,同样没有说话,很直接地退掉了游戏。

    刚刚取消掉组队的江映雪则起身走出了训练室。

    “这么积极?”

    林轩腹诽一句,刚刚的话都没来得及解释,自然不会再说什么招人烦,就那拿了手机出来,并没有看到姜浅予有发消息过来,心中叹了一口气,有点无奈。

    刚刚打游戏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到动静,不过第三个替补也已经在训练室里面了,趁着等薛云琪的时间里,张三也就给介绍了一下。

    另外两个替补选手之前都有介绍过。

    第一个是薛云琪之前的中单,叫做刘永。

    第二个是之前准备顶替任帆的辅助,叫做马超。

    他与三国里那位打得曹阿瞒割须弃袍的平西大将军同名,已经算是有些奇葩了,但更奇葩的却还是第三位。

    单名一个“健”字。

    这是一个很常见的名字,却偏偏配上了一个非常非常少见的姓氏。

    复姓第三。

    组合起来就是……

    第三健。

    林轩一开始听到介绍这个名字的时候都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第三健跟他差不多大的年纪,虽是从小就因这个名字经多了议论,还是显得有些尴尬。

    林轩自然不会拿这个去开玩笑,也就笑着打了招呼,然后互相聊几句,等薛云琪这边打完,也就都去了会议室开会。

    这场小会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内容,主要是林轩的正式加入,以及接下来全国联赛的阵容与训练,做出了一定的规划,也就十分钟左右就宣布解散。

    林轩跟任帆两人被留了下来,同时留下的还有两个教练,以及经理徐一晨。

    任帆选择退役的原因,是多年职业生涯打下来,他的身体已经再难以承受高强度的职业训练,本身还是很想要继续打的,且人的心理是很奇怪的。

    拥有的时候不会珍惜,失去的却又会很惋惜。

    长时间被病痛折磨的任帆最近一段时间的状态都不太好,所以才会最终决定要退役,然而自从上次试训后,林轩确定会加入,并且完全能够担当的起。

    也就是说任帆随时可以退役。

    自知职业生涯即将结束的任帆心态很正常地发生了转变,很珍惜还在打职业的时间,自从前几天林轩试训后,这些天里他的训练状态就有很明显的回升。

    他算是sky战队的元老了,虽然并没有过什么要求,此时即将退役,不论是张三、徐一晨还是陈慕雨,自然都会照顾到他的思想,所以才有了这次商谈。

    “LDL结束吧。”

    任帆对于自己退役的事情显然已经有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思考,因此被问起后,也并没有什么犹豫,“其实我打到现在,最不甘心,也是最遗憾的地方,就是没能帮sky重回LPL,连续七次机会,全部都错过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任帆虽然努力让自己的语气表情尽量轻松些,但那种落寞中略带惆怅与迷茫的心情,还是能够一眼看得出来。

    他是曾经随着陈慕雨达到过这个领域巅峰的,在那个时候是无可争议的世界第一下路组合,却在陈慕雨退役后瞬间跌落尘埃,被困于次级联赛数年,忍受着病痛的折磨,一次次看到希望,一次次奋起,一次次失败……

    不是圈内人,不是当事者,是很难明白其中幸酸与挣扎的。

    或许这并不是他第一次动摇,却是第一次真正决定要放下。

    张三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反正不打了,还是在赛场,来到幕后一样是为比赛在奋斗。”

    任帆会转为教练,这也是林轩已经知道过的事情,不过这次两位教练将他留下来,自然是有其他缘故的。

    在任帆退役前,训练赛会以林轩与团队磨合为主,但不影响成绩的情况下,教练组会优先安排任帆作为,而林轩则作为替补出场。

    对于这个安排,林轩自然不会有什么意见,或者也可以说他是很支持的。

    家里葡萄架倒了。

    哪还有心思好好打职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