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野性为王 > 第五百七十章 孤魂野鬼

第五百七十章 孤魂野鬼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过宽
    第五百七十章孤魂野鬼(第1/1页)

    纪安今天出来没带胖虎,他把小胖子留给了冯淑充当保镖。

    既然决定晚上要搞事情,纪安也不急着回去了,在冰饮店和周楚聊了起来。老板闲着无聊,员工当然要作陪,有事?有什么事比陪老板聊天还重要?

    两人都是吴城人,就读同一个高中,算是有共同语言,如今周楚又签下了卖身契,纪安更是一个炒鸡随便的人,双方很快便熟悉起来。

    “纪安,我们工作室有没有潜l规l则,要不要陪l睡的?

    没有啊……”

    纪安当时就怒了:“你这是什么表情?怎么我说不用陪l睡你好像很失望的样子?你想干什么!?”

    周楚低下头嘬冰饮,抿嘴不说话。

    而后,老板训话道:“上次叫你想个网名,你想好没有?”

    周楚:“我有想到一个,但和电视剧角色重名,不知道能不能用。”

    纪安好奇询问,周楚回道:“古谱音符宫商角徵羽,取一头一尾,叫宫羽,名字我很喜欢,可是琅琊榜里也有一个叫宫羽,我担心……”

    纪安:“担心什么?华国重名的人多了,隔壁姓王的都叫隔壁老王,再说只是网名,跟谁也挨不着关系,喜欢就用。”

    周楚想了下,说:“网友不会觉得反感吗?”

    纪安:“反感什么?他们还巴不得你叫宇l都l宫l紫苑呢。”

    周楚疑惑看去:“宇l都l宫紫苑是谁?”

    “呃……”纪安尴尬语塞,口胡道:“一个国外的电影明星,反正宫羽两个字你想用就用,就算你想出的名字再好,现在的网友不会因为你取了个好名字就傻乎乎给你打赏,终究还是得靠直播内容说话。

    再说,网友真有意见的话,换就是了,又不用到派出所改名那么麻烦。”

    直播圈一哥传授经验,周楚受教:“嗯嗯。”接着道:“纪安,其实我是学古琴专业的,我的古琴弹得比古筝好,下次直播我要不要换回古琴?”

    二杆子主播摇头否掉:“不换,网名可以随便换,直播内容得保持风格。既然大家已经接受了你的古筝,效果也不错,可以圈来打赏,那就继续下去,别换来换去的,万一观众不喜欢,你就得不偿失了。

    就算要换也不是现在,等将来你人气稳定了,可以再尝试下别的乐器。”

    周楚点头,说:“嗯,那下次直播查房能不能推到下周3,我古筝会的曲子不多,需要时间练。”

    “这个没问题,什么时候练好了,给我个消息。对了,回去多练下《青花瓷》《菊花台》之类大家都熟悉的曲子,你那《春江花月夜》我听不来。”

    周楚再次点头:“好的,我回去就练。”她什么也不多说,老板喜欢,那就找老板的意思来。

    实话实说,华国传统曲目一点不比现代流行乐差,关键还是一个认知、认同度的问题,而纪安本身就是年轻人,他喜欢的东西,基本上就代表了现在年轻人的喜好,换言之,这就是市场,华国现代年轻人的市场。

    一下午,纪大老板侃侃而谈,激扬文字,指点华国直播圈江l山,纪安说什么,傻敷敷的周楚就听什么,从来不提出疑义,老板对这样的员工很是满意,当老板的也就这点乐趣。

    而老板一高兴,见时间差不多傍晚,大手一挥:“走,吃饭去,老板请客,想吃什么随便点~”

    …………

    晚上8点不到,送周楚上出租车后,纪安自己也拦了一辆,前往金宵山庄。

    山脚下有门卫看守,一道铁门拦在仅有的一条上山道路口,不过这对纪安不是问题,他上山,有没有路都一样。

    从鼋甲袋里拿出蝗冠戴上,宝蟹和契科夫的图案出现帽檐,再将帮助爬山的御兽索取出,戴好猫爪脱了鞋子,露出粉色萌妹系五指袜,夜行掠食动物变身完成,随便找了个方向,往山上爬去。

    一路上山运气不错,没有遇到陡峭的地方,几乎没动用过御兽索,锋利爪尖往泥里一抠,对猫爪使用越来越熟悉,行进间已经有了点大型猫科动物的影子。

    来到山顶的山庄围墙边,纪安甩了两圈抛出御兽索,索头上的“三脚铁锚”是纪安自己打的,结实地很,他拉着御兽索翻上围墙。

    黑影蹲在围墙上,左右张望,纪安皱眉道:“人都哪去了?”

    金宵山庄里空空荡荡,鬼影都看不到一个,与他上次来时大不相同,萧索冷清地像座义庄,就差几副棺材了。

    而开启少女技后,纪安更加确认,并非想埋伏他,而是真的没人,明黄色味痕几乎消失殆尽,只有厅堂那间大屋子亮着灯光。

    阿满是有热像夜视视觉,可也不能透l视,屋子的里情况看不到,纪安便没招来小二货,沿着围墙走向厅堂,跃上厅堂屋檐。

    这次没穿鞋,猫爪的“行走无声”功能掩盖下,没有发出上次那样的屋顶瓦片踩踏声。

    来到厅堂正门处,纪安趴下,附身探头看过,随后单手扣着屋檐荡下身体,松手,悄无声息落地。

    厅堂里只有一道明黄色味痕,但还是看不见人,纪安吐槽道:“这什么情况?莲花洞变兰若寺了?这么大庄子就一孤魂野鬼在?”

    纪安顺着“孤魂野鬼”的味痕找去,先绕道后院,穿过一小片竹林,然后走向那一池莲花池边缘。

    满是睡莲的莲花池紧挨着山崖而建,每当下雨时,溢出的池水变成瀑布洒下600多米高的悬崖绝壁。

    “笛声”突然响起,纪安支起耳朵听了片刻,旋律他熟悉,应该是《大鱼海棠》的主题曲,可“笛声”和纪安以前听到过的似乎不太一样,特别深沉凄婉。

    此时从来不怕黑的纪安莫名觉得毛骨悚然,主要是“笛声”太瘆人,低沉地像鬼哭。

    等纪安走出竹林,顿时一个哆嗦蹲下,伏低身子:“我了个艹!”要不是明黄色味痕明显,纪安差点真以为遇上了聂小倩。

    池边绝壁石块上,一抹消瘦身影在月光下格外清晰,“聂小倩”面朝山崖,背对纪安看不清面目,背后长发披肩,一席红色裙装在夜风中飘荡,而如泣如诉的低沉“笛声”在诉说着吹奏人的心境,清冷而又孤寂。

    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