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846章 家族信托(第二更)

第846章 家族信托(第二更)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画画太岁
    滨城,喜来登

    “桂芳,这边,这边是电梯。”

    “哎呀,三嫂,你也来了?鹏鹏中考考的不错,我还说过几天去看看呢。”

    “国富,你看到大嫂了吗?哎呀,就是那个服装店的事,派过来的那个财务小李太不像话了,我得和大嫂说道说道。”

    “婷婷都这么高了啊,大姑娘了,让舅舅瞅瞅……”

    “啧啧,要说命好,还是得说静怡,人家跟着大哥一家开店,你看看,这才一两年……”

    “磊磊明年就该高考了,我还说呢,磊磊大学毕业,就让他跟着他哥干去,打虎还要亲兄弟呢不是。”

    “姐姐姐夫还没来?你们谁给晨晨打电话了?他今天来吗?乐乐可是一个劲儿说要找大哥。”……

    原本预计傍晚六点开始的宴会,不到五点,苏张两家的亲戚便都赶到了喜来登,三十几号人在一百多平米的宴会厅中,并不显得拥挤,只是按照亲疏远近各种小圈子坐在一起,三三两两的闲聊,但每个人,几乎都会时不时的瞥一眼门口。

    张国强一家还没赶到。

    来的亲戚几乎都是两家没出三服的直系亲属,虽然关系有远有近,但几乎每个人心中都是五味杂陈。

    大哥大嫂(姐姐姐夫)这一家子,可真是了不得啊。

    两口子一个现在是大型化工集团公司的老总,接触的都是市里的头面人物;另一个开了七八家火锅店,还把分店开到了京城和西京,两口子现在都是大老板。

    至于两口子的儿子,自己的侄子(外甥)……

    已经超出一般人的认知了……

    苏张两家的亲戚还算好,没那么多趋炎附势的。但两家家族中出了张晨这等人物,想要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也是人之常情。

    这样一来,托苏文锦和张国强办事的亲戚可就多了……

    有的是为了孩子上学,有的也想要开店拿赞助,有的想要让两口子在公司里找个工作,还有更多的是朋友托朋友的事情,林林总总,不一枚举。

    一个家族中只要有一个人发达了,家族成员会自动向这个家庭靠拢,这个家庭也自然会成为整个家族的中心。

    靠拢过来的家族成员,自然是希望至少能够获得一些助力,让自己家庭生活的更好,获得更多机会,提升社会阶层。

    莫泊桑的《我的叔叔于勒》很辛辣的讽刺了这种现象,但实际上,张晨对此倒没什么反感,趋利避害是人之天性,以血缘为纽带,亲戚本身就比陌生人更加亲密,想要获得一些帮助也是很自然的事情。

    平心而论,易地而处,张晨也未必会表现的比其他人更好。

    “你说大哥他们组织这个聚会,到底是为了啥?总不会就是吃个饭吧?”

    “不清楚,电话里面不是说有事情和大伙儿商量吗?也不知道是啥事。”

    “我去楼下看看去,这都快五点了,估计他们也快到了。”

    “来了!”

    正在众多亲戚们交头接耳之时,张晨一家从门外走了进来。

    “大哥好、大嫂好!”

    “姐姐姐夫好,哎呀,晨晨也来啦,真是越来越帅气了,明宇也是学计算机的,总在我面前提晨晨。”

    “大舅妈,你也越来越漂亮了。”

    “三叔,三婶,赶紧坐赶紧坐,都是一家人,别客气。”

    张晨笑呵呵的和每个亲戚都打了招呼,张国强和苏文锦也都分别和大家寒暄了几句,来来往往的乱了几分钟后,大家这才都坐了下来。

    酒是好酒;菜是好菜,但除了不懂事的孩子外,每个人都知道,吃喝并不是今天的主题,哪怕嘴里嚼着酥香四溢的乳猪,也味同嚼蜡。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张晨的三叔张国民忍耐不住,主动挑起话题:“大哥,今天你把大伙都叫过来,组了这么大一个局,总不会就只是吃饭吧?”

    张国强脸上一直笑呵呵的,居移气养移体,他现在和两年前相比,变化实在太大了,身上不止多了一些上位者的气势,为人处世更是老道了许多。

    作为一家之主,张国强当然是要说点什么的。

    “各位。”张国强从主位上站起来,端着酒杯,“今天在坐的都是自家人,我也不用客套。大伙儿都知道,张晨这两年在国外取得了一些小成绩,我们家呢,坦白说也比以前条件好了一些。”

    “我们都是一家人,自己现在生活好了,当然也希望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帮咱们自家人也都改善一下生活条件。毕竟谁都有困难的时候,之前张晨就和我们两口子商量过,是不是通过某种方式帮助大伙儿。”

    众人听到这里,不管远近亲疏,心中都有些小激动,但却又都不太好意思表露出来。

    “我们考虑了很多方式,包括此前已经给一部分亲戚提供了无息贷款,帮助大伙儿开店,但光是这些,总觉得差了点什么,不成体系。再说白一点,帮谁不帮谁,我们也容易落埋怨,明明只是想做点对大伙儿有利的事情,却未必会有好结果。所以,我们和张晨商量,还是要搞出个章程来。”

    张国强顿了一顿,“这套东西是张晨搞出来的,还是让他和大伙儿说一下。”张国强自嘲道,“长江后浪推前浪,年轻人搞的这些东西,我也没搞的太清楚,不过,他这个方案听起来还是蛮合理的,大家可以参详参详。”

    所有人的视线都齐刷刷的望向张晨,张晨笑吟吟的站起来:“各位长辈,和我爸一样,客气话我就不说了。今天请大伙儿过来,就是想告诉一下大家,我和我父母一起,将共同拿出小肥羊股份的百分之十以及两千万现金,成立一个家族信托基金。我们的所有直系亲属,也就是在坐的各位,都是这个家族信托基金的受益人。”

    信托基金?

    几乎所有人都大眼瞪小眼,这是什么东西?

    小肥羊股份的百分之十和两千万,这是要白分给大伙儿吗?

    在坐的一共不过三十个人,平均下来,每家能够获得接近一百万和一小部分小肥羊的股权?

    这也太大方了吧?

    酒店服务生递给张晨一个麦克风,又把打印好的一叠纸分别发给每个人,张晨举着麦克风继续道:“大家手里拿到的这份文件,就是这个信托基金的具体方案。这份文件可能专业了一点,我大致解释一下。”

    “所谓信托基金,通俗来说,就是我和我父母把刚刚承诺的这部分资产注入一家公司,由这家公司进行管理和投资。而这家公司使用这些资产所获得的盈利中的大部分,将用来帮助我们家族内每一个家庭。”

    “信托基金每年的盈利预期在12%左右,其中的一半将用来累计扩大基金规模,而剩下的百分之六,保守估计基金运营的首年,可达到两百万元。”

    “这两百万元该怎么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