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恐怖小说 > 恐怖片场 > 第1108章 向上

第1108章 向上

类型:恐怖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豪饮地沟油
    贺永花的死是一个悲剧。

    她出生在一个‘大师辈出’的年代,她出生的时候,她的母亲便由于难产离她而去。

    往后的日子,这个贫穷的单亲家庭几乎被生活的重担压垮,这一切直到贺志花与丁鹏天家定亲才开始好转起来。

    丁鹏天家是富户,生活比贺永花家好上许多。

    随着年龄的增长,贺永花长得越发标志,她到达谈婚论嫁的年纪以后,前来求亲的人几乎踏破门槛,不过都被贺永花的父亲以已经定亲驳回。

    贺永花非常感谢丁鹏天家的帮助,不过实际上她并没有嫁给对方的想法,她将丁鹏天视为自己的哥哥。她有着与周围人完全不同的理念,她认为别人帮助自己之后,自己的确应该报答对方的恩情,但是不应该采用嫁人的方式。

    聪明伶俐的贺永花有一个从来没有与别人说过的梦想,她向往武侠中女侠的传奇生活,她也清楚自己没办法达到这种生活,不过她愿意退而求次,只需要在今后的生活中能够时不时去看一看外面的世界就行。

    丁鹏天与贺永花的理念不一样,他更倾向于待在小镇里面发展,整日谈的梦想都是以后生几个大胖儿子多几块田的事情。

    “你难道没想过出去建功立业?大好河山,男儿当志在四方才对!”贺永花曾经问过丁鹏天。

    “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我过好自己的日子就行。”丁鹏天的回答也很干脆。

    按理来说,无论贺永花的未来走哪条路,结果都不会太差,可是命运再次与贺永花开了一个小小的玩笑。一天,天降大雨,丁鹏天在过桥的时候不幸淹死在河里,依据习俗,已经定亲的贺永花需要与丁鹏天在头七的时候结冥婚!

    活人与死人结婚。

    这种行为,贺永花无论如何都不会接受,她开始策划逃跑。

    熟知贺永花性格的丁鹏天家人也早已经预料到这一点,他们时刻守着贺永花,防止贺永花逃跑。

    终于,贺永花找到了逃跑的方法,她在结冥婚的时候向小镇外跑去,丁鹏天的家人发现之后马上派人抓捕她。贺永花跑到桥边的时候发现丁鹏天的家人早已经派人守在桥边,无奈之下,贺永花只好先藏匿在小时候经常与丁鹏天玩耍的河边树洞里面,她打算等到天黑以后再想办法渡河。

    单纯想要拖过冥婚的时间并无太大作用,吉时过去以后,还有下一个吉时。

    半夜,找寻的人逐渐来到树洞附近,贺永花又饿又累,她决定冒险渡河。

    贺永花渡河的前半部分,一切安然无事,可是当她游到河流中间的时候,一名眼尖的搜寻人员发现了她的踪影。没等贺永花游到河对岸,丁鹏天的家人早已经在另一边等候。

    疲惫、劳累再加上绝望。

    贺永花情急之下选择向下游游去,她不想嫁给死人。

    岸上的人开始朝她丢石子,贺永花看着落在自己身旁的小石子,没有理会,继续向下游游去,她相信自己只要坚持,总能够找到出路。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贺永花的体温开始降低,而且她真的已经累到极点。

    恍惚间,贺永花感觉自己的脚好像被什么东西抓住,怎么也挣不脱,夜色太黑,她又看不清楚水底下是什么东西。几分钟后,贺永花只剩下散开的头发漂浮在水面上,她的身体缓缓下沉。

    一切并没有就此结束。

    贺永花淹死在丁鹏天淹死的河里,非但没有阻止冥婚的举行,反而更加契合。

    丁鹏天的家人将贺永花的尸体从河里捞起,接着将贺永花与丁鹏天合葬在一起,如此才算将冥婚完成,只是有一件事让所有人都疑惑不解,焚烧贺永花衣物的时候,她脚上穿的一只绣花鞋怎么也无法烧尽,无论尝试多少次都一样,后来实在没办法,只好将绣花鞋掩埋。

    一个月后,丁鹏天的家人时常见到这半只绣花鞋。

    清晨起床,将门打开以后,绣花鞋就在门口,晚上打算上床睡觉,绣花鞋又出现在枕头旁边。

    正当丁鹏天一家人饱受绣花鞋折磨的时候,一声枪响,战争来到了镇子里。

    丁鹏天一家人搬离小镇,之后再也没有受到过绣花鞋的骚扰,不过战争年代,丁家的日子过得也很一般。

    ……

    垣临镇,人造鬼镇附近。

    四散而逃的工人选择了自己远离绣花鞋的方向,他们眼神中充满着惊恐与不解的情绪,如果现在有人能够告诉他们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一定愿意直接跪地请求帮助。

    千江月刚跑几步,天空忽然阴云密布,一道紫色的闪电划破天空,大雨倾盆而下。

    老天爷的脸说变就变。

    雨水拍打脸颊的感觉让绣花鞋附近的人都稍微清醒了一点。

    千江月与江蓠对视一眼,两人确认对方的意思之后几乎同时点头,接着两人猛地深吸一口气,再闭气。

    下一秒,正在奔跑的工人忽然咳嗽起来,好像呛水了一样,可是他们现在仅仅只是在淋浴,根本不可能呛水。

    早已经做好准备的千江月两人回头看了一眼跟在身后的绣花鞋,随着雨水滴落,绣花鞋周围开始浮现一个由雨构成的透明人影,人影的右脚正穿着半只绣花鞋,接着,不知从何处燃起的火苗出现在绣花鞋脚底。

    透明人影就这样踩着火焰向千江月两人走去。

    千江月见到这一幕,眼神波澜不惊,他右手伸向口袋,很快,一个金黄色且上面绣有十二生肖的福袋出现在他的手上,接着他的左手伸入福袋当中。他选择在这关键的时刻对福袋进行抽取。

    江蓠见到千江月的做法之后,眼睛都直了,她没想到千江月竟然会在这么关键的时刻做这种事情。

    透明人影加快了速度,她的动作与其说是在走动,倒不如说是当前方下落的雨滴构成新的身体以后,后方的雨滴自动瓦解。

    千江月左手从金黄色的福袋中拿出,福袋犹如风化一般消失不见,而千江月的左手则多出一张金边卡片,卡片正中间是一个巨大的透明泡泡,接着,千江月左手的拇指与食指用力捏住卡片,然后上下移动,又一张金色卡片出现在他的手中。

    两张卡,一张是抽取得到的特殊道具,另外一张是有一定几率获得十二生肖之一的奖励卡片。

    这一‘小幸运’并没能让千江月露出笑容,他趁着奔跑的间隙查看自己从福袋中抽取获得的特殊道具。

    【道具名称:搬运气泡】

    【类别:功能】

    【功能:使用后可以形成一个直径两米的大型气泡,气泡中能够存放包括活体在内的物体,但是体积不得大雨气泡。搬运气泡满载的时候,最低能够以正常成年男子行走的速度低空飞行,每减少一定的重量,气泡的移动速度会相应提升。搬运气泡能够承受一定程度的攻击,如未完全破裂,会逐渐修复自身,如攻击过强,会直接破裂。】

    【使用对象:任何人】

    【可购买次数:1次】

    【是否占用特殊道具携带栏:是】

    【兑换所需片酬:500】

    【是否可回收:可回收】

    另一张金卡上则是一只可爱的金色小猪,小猪双腿站立,头部戴有一个红色的抹额,这只小猪双眼明亮,看起来憨态可掬。

    千江月将有金猪的卡片收起,接着使用搬运气泡。

    原本的卡片与福袋一样风化消失,搬运气泡直接出现在千江月的前方。

    “快进去!”千江月跑入搬运气泡当中。

    江蓠眼神中带着疑惑,她没有按照千江月的要求进入搬运气泡当中。

    此时方子辰附近的工人已经全部晕倒在地,他们躺在草地上,脸色苍白,明明周围的空气非常清新,可是他们却无法进行呼吸。

    周围的草地在不知不觉之间加快了生长速度,其中杂草生长最快的地方正是绣花鞋踩住的地方。同样,搬运气泡周围与江蓠周围的杂草也正在疯长,这些杂草仿佛有着自己的意识一样开始缠住搬运气泡以及江蓠的脚。

    “让我进去。”江蓠发现这一点后马上改变自己的想法,她加速跑向搬运气泡,等到足够近之后,她纵身一跃,跳入搬运气泡当中。

    搬运气泡加上江蓠的重量之后,速度降低了一些。

    两人聚集在一起导致的结果是下方的杂草以更快的速度生长,很快便攀爬到搬运气泡的高度,这些杂草尝试阻止搬运气泡继续前进,却没有找到能够绑住的地方。

    “你抽到的特殊道具还挺不错。”江蓠看着自己脚下,夸奖一句。

    “这样跑下去不是办法。”千江月回头看了一眼,绣花鞋已经加快速度,似乎想要将两人尽快解决,“我们必须像解决之前在虎峰山遇到的皮球鬼魂一样阻止她继续攻击我们。”

    “我暂时还没想到。”江蓠摇头。

    “我有个想法,不过需要冒险。”千江月沉声说道。

    “说来听听。”江蓠平静地说。

    ……

    搬运气泡在千江月的操控下停止移动,周围的杂草沿着气泡周围开始攀爬,似乎想要将整个气泡都固定在地面。

    现在气泡外面虽然下着雨,不过千江月知道,一旦他离开搬运气泡,将会陷入无法呼吸的状况,犹如全身被水淹没。

    虽然搬运气泡的说明中没有点出内部的环境能够与外界隔绝,但是能够储存活体已经说明这一点。

    半只绣花鞋已经来到搬运气泡前,此时搬运气泡周围已经被浅绿色的杂草覆盖,而且这些杂草正在挤压搬运气泡,要不了多久,搬运气泡将碎裂开来。

    “行动!”千江月右手举起挥了一下,下一秒,江蓠冲了出去,她离开搬运气泡以后,周围的压力顿时小了不少,等到周围的杂草分出一部分追踪江蓠的时候,千江月也抓住杂草分开的间隙离开搬运气泡,不过他并没有朝远离绣花鞋的方向走,恰恰相反,他选择直接向地面的半只绣花鞋冲去。

    另一边,江蓠已经被生长茂盛的杂草绑住四肢,此时这些杂草正打算缠住她的身躯。

    千江月这边因为距离绣花鞋够近,所以三步便冲到绣花鞋旁边,虽然此时千江月的左脚已经被杂草给绑住脚踝,但是他的手已经能够够到身前的半只绣花鞋。千江月伸出自己的右手,他的手触碰到绣花鞋旁边的火焰,炙热的感觉传来,不过千江月没有退缩,他强行握住地上的绣花鞋,接着转身朝身后的搬运气泡扔去。

    半只绣花鞋落在搬运气泡内,因为两人离开搬运气泡的关系,杂草不再对搬运气泡施加压力,此时,搬运气泡在千江月的控制下逐渐向空中飞去。

    千江月只能默默看着越飞越高的搬运气泡,他现在憋着气,且整个人都被疯长的杂草绑在地上,杂草似乎意识到千江月想要做什么事情,生长的速度越来越快,甚至将他的脸部都已经盖住。

    如果让杂草继续生长下去,留给两人的结果只有死这唯一的结果。

    搬运气泡向上方飞行的速度越来越慢,但是它的高度依然在逐渐升高,一直飞到约30米高的时候,半只绣花鞋忽然消失不见,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同时,搬运气泡也“嘭”的一声,炸裂开来。

    空气再次进入千江月的肺部,他缓缓爬起。

    “看来解救的方法和猜测的一样,需要将绣花鞋弄到高处才行,如果臂力足够,直接扔也可以,不过我们动手的时候杂草已经生长起来,根本没有给我们准备的机会。下次再遇到的话直接朝高处跑就行。”千江月右手捏了捏自己的脖子,虽然周围的杂草已经完全恢复正常,不过被紧缚的感觉依然还有残留。

    “嗯,我还是觉得我们有点冒险。”江蓠揉了揉自己的手腕。

    千江月站起,他回头看着方子辰的尸体所在的方向,刚才逃跑的时候两人并没有逃多远的距离。他没有看见方子辰的尸体,即使沿着工人逃跑的反方向寻找也没有看见。

    “怎么回事?”千江月心中有不妙的感觉。

    千江月和江蓠走到昏迷的工人身边,他们叫醒了一名工人。

    “你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千江月问道。

    工人眨了眨眼,看着地面思考,过了两秒,他摇头说道:“不知道,我记得我刚才还在搬材料,怎么会睡在这里?”工人向千江月投去疑惑的目光。

    “我也不知道。”千江月摊开双手,答道。

    消去记忆?难道说人蛇一直盯着我们?方子辰尸体消失的原因估计也是因为人蛇。

    千江月的目光在四处搜寻起来,不过他并没有发现人蛇的踪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