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 > 第4000章 客人

第4000章 客人

类型:科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很是矫情
    这具身体已经中年妇女了,常年工作又不注意保养,身体有些小痛小痒,也不难受,但就是让人心情不好。

    这套房子并不大,堆积的东西多了,就显得非常逼仄,一些不容易打扫的角落有黑灰,看起来就更不好了。

    房子不大,堆积东西了,感觉天花板都要压下来了,住在这样的屋子里,心情怎么可能好。

    这是自己生活,吃喝拉撒睡的地方,怎么能弄得这么糟糕呢。

    宁舒撑起身体,敲了敲曾闲的房门,屋里的曾闲戴着耳机,将键盘敲得噼里啪啦地想,就是听不到敲门的的声音。

    宁舒用精神力一扫,就知道屋里的情况,也没有执意开门。

    宁舒开始收拾屋子厨房客厅,厨房里有很多的塑料口袋,有些口袋已经发黑了。

    孙红英在生活的各方面都是扣扣索索的,哪怕是个塑料袋都要留着,说不定以后有用,舍不得用。

    一个铁皮盒子,甚至是比较好的纸袋子都要收着。

    因此屋里堆积了一些东西,看似用得到的东西,但实际上并没有什么卵用,一些的东西甚至都变得脏兮兮腐朽了。

    导致本来不大的房子更加逼仄,更加压抑了。

    孙红英做错了吗,没有啊,只想想着节约,都是没钱闹的。

    宁舒将这些毫无用处的东西都扔掉了,败在家里着实不好看,一些毫无用处占据地方摆饰,也统统扔掉。

    一大包一大包的东西扔掉了,家里的空间稍微大了一些,然后接下来就是打扫卫生。

    尤其是卫生死角,陈年老灰,黑黢黢的,都看不到地板砖原来的样子。

    而且打扫的时候,只能打扫能打扫的地方,打扫不到地方就不管。

    宁舒提了一桶水,戴上塑胶手套,擦玻璃,擦桌子油烟机,来一次大扫除。

    只要把自己生存环境便好了,就不会有多压抑。

    人多,环境拥挤,还这么杂乱的东西影响人的心情。

    钱少无所谓,其实可以让这些东西干干净净的。

    宁舒累得满头大汗,家里的脏东西太多了,换了一桶又一桶水。

    孙红英不是不想把生活过好,而是真的太累了,要工作,要顾忌家里,什么都要她做,身心俱疲。

    曾闲出来上厕所,看到宁舒趴在地上用刷子不停地门脚的灰尘,愣了一下。

    宁舒淡淡地对他说道:“帮我换一盆水。”

    对于曾闲,宁舒内心对他没有愤恨,觉得她害死了那么多人,也没有同情,虽然他很惨。

    曾闲犹豫了一下,还是帮宁舒换了干净的水,打量了一下房间,发现宽敞了不少,看她这样趴着撅着打扫卫生。

    他摸了摸鼻子,想要问要不要帮忙,但一想到明天请家长,她那种烦躁看垃圾的眼神又让他杜绝了这种想法。

    上了厕所之后,又回到自己的房间打游戏了。

    宁舒将不大的屋子打扫干净了,雾蒙蒙的窗户擦干净了,屋里的采光好多了。

    而且没有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挡着,采光就更好了。

    一时间有种窗明几净的感觉,那种逼仄拥挤的感觉好多了。

    至少宁舒长长吐了一口气,感觉好多了。

    浑身都脏兮兮的,宁舒洗了一个澡开始准备晚饭了。

    孙红英要做的事情真的太多了,家里一日三餐,洗衣服,做卫生,还要去上班。

    这就算是个铁人也扛不住啊,又苦又累,结果日子还是过得苦巴巴的。

    孙红英是大多数家庭妇女的写照,在外工作,在家里什么都要做,照顾孩子。

    面面俱到,这样的劳动量太吓人了。

    宁舒简单做了一些菜,而且她的手艺也不咋的。

    曾志强接两个孩子回家了,孙红英有两个孩子,大女儿比曾闲大一岁,儿子还是一个小学生。

    三个孩子,可想而知有多吵闹,又多拥挤。

    曾志强就是一个老老实实普普通通的男人,没有什么大本事,也没有什么歪心思,没有什么恶习。

    平平淡淡,就是老一辈口中能过日子的男人。

    比起那些恶习,沾赌大老婆的人,他好太多了,但却没有该有的上进心,总想着平平安安不愿意一点险。

    做生意怕赔钱,转行怕找不到工作。

    跟这样的人虽然不至于过得很悲惨,但也过得很憋气就是了。

    不敢买贵的东西,下意识买便宜的,遇到贵的东西,第一时间就是质疑这个东西的价值。

    这个东西怎么能值这个价,在某某地方,比你这个便宜一半巴拉巴拉的。

    孙红英也常常说他挣不到什么钱,曾志强也是笑呵呵地说,我多加点班吧。

    曾志强也是把工资都交给孙红英,由她支配,看起来是管家大权,实际上也是非常累的。

    操心一家子的生计。

    累得慌了,心情不好发脾气,家里人都说妈妈脾气特别不好,落得埋怨。

    孙红英大包大揽的,自己累,别人还嫌你脾气不好。

    曾志强带着两个孩子回家,看到突然明亮到刺眼的屋子,愣了一下,该不是走错屋子了吧。

    宁舒把饭菜端到桌子上,桌子垫了简洁的桌布,遮住了斑驳的桌子,这个桌子的时间有点长了,掉漆的点黑黢黢的。

    老实说,吃饭的时候,看到这种东西,都影响食欲。

    曾婷婷坐在沙发上,打量着屋里,对宁舒说道:“妈,你今天怎么舍得打扫一下家里。”

    宁舒看着亭亭玉立的大姑凉,呵呵了一声,“家里那么脏,你怎么不打扫一下,我怎么舍得打扫一下。”

    孙映红下了班又要给孩子做饭,有时候累的不想动了,想到家里几张嘴等着吃饭,还是要爬起来做饭。

    宁舒突然觉得刚才做饭的决定是一个相当错误的决定。

    曾婷婷被老妈一怼,忍不住说道;“妈,你的脾气也太不好了,更年期了吧。”

    宁舒突然微笑,直勾勾地盯着大女儿,“希望你以后不要活成我这样。”

    谁特么年轻的时候不是个小公主。

    曾经的孙红英也是别人的女儿,像曾婷婷这样活得很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