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1252章

第1252章

类型:修真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小小羽
    “哼。”一声冷哼从空中出现,语气充满了不屑。

    就在此时,一道黑烟从祭坛上涌处,形成一个巨大的手掌,瞬间抓住一旁的古争,朝上一抛,古争直接进去那横贯天地的黑光中,身形一闪,就消失在大家面前。

    “竟然还想在我们面前动手,本来还想留你一命,既然如此,那么就去死吧。”上边的人影做完这一切,紧接着说道。

    一个黑气形成的长枪在空中猛然出现,迅速朝着星彩斩杀一刺,即便星彩早就做好了准备,可是面对这一击,心里也是充满了深深的无力感。

    因为他避不开也挡不住这一击,死亡的感觉笼罩她的心里。

    就在此时,一层淡蓝的水幕铺张开她面前,恰好挡住了对方那黑色的长枪。

    “是谁?出来!”

    伴随着黑神大人的一声叱咤大喝,一个身影陡然出现在大家面前。

    谁也不知道他是什么在那里,瞒过了所有有人的警觉。

    “谢谢前辈。”大难不死的星彩浑身已经湿透了那一身蓝色的衣裳,露出那玲珑的身材,不过现在谁也没有注意她,全部注意力放在突然出现的男人面前。

    不过这个男人并没有在意星彩,眼睛看着一直盯着眼前的祭坛,似乎能过看出那遮掩的黑雾,看到里面的情景。

    “你是什么人,竟然敢闯入黑神大人的领地。”在教主身后,一个跟随过来的黑神教人冲着他大喊道。

    一道白光闪过,那个人的身形瞬间被斩成一团血雾,所有人都没有看清楚他是怎么出手的,整个其他几个人猛然闭上了嘴,看来对方是来者不善,似乎行为更加恐怖。

    “右程统领,看来你的手下似乎没有一点礼貌,难道你没有教过他,不要在我面前随便开口吗?”他看向教主轻轻的说道,看那语气似乎他们很早就认识一般。

    那教主缓缓的掀下从没有落下来的衣帽,露出一副非常坚毅的脸庞,脸下是一双沉着冷静的眼神,正在炯炯有神的看着对方,那饱受经霜的脸庞,让他看起来更加有男子气概。

    “雷将军,不知道你为啥出现这里,你已经把公主害成这样,难道还要赶紧杀绝?”

    “这个问题我们已经争论了很久,我也不想给你多说,原来你们藏在这里,怪不得我没有发觉,不过一切就到此为止了,公主大人一定能恢复最初样子。”雷将军再次把目光从程统领身上移开,看往依旧在沉默不语的人影,再次说道。

    “我说妖魔你还挺有本事,竟然被你从封印中挣脱到这里,不过祭坛是龙王大人派人送过来关押你的地点,你是无法挣脱出来。”

    “左统领,为何你要苦苦威逼我,我和公主有什么区别,我就是她,她就是我,为何你一定认定我为妖魔,还像父王说我的坏话。”里面的人影终于还是发声,只不过并没有一开始的骄傲。

    “妖魔,别以为你潜伏几百万年来一点点改变她,我就觉察不出,要知道,我和公主殿下可是从下到大一起的玩伴,怎么不可能熟知她的性格,在怎么改变也不会向你这样,要不然龙王大人怎么会借此宝物于我。”

    说着说着,雷将军的语气越加严厉,当最后简直可是说怒诉对方,但是任谁都能听出来,那里面包含着一丝不舍,或者说是痛苦。

    “你不明白,你真的不明白,我没有任何改变,改变的只是这个世界而已。”那里面的人影还在说着,语气着充满着对世界的不公。

    “巧言花语,快点把香香公主殿下给交出来,要不然我可不顾往日的情谊,今天就将你打成魂飞湮灭。”雷将军满脸严肃的说道,同时手里拿出一道长戟,上面点点雷光在闪动,发散着骇人的威势。

    冯奕那几个人情不自禁的后退几步,同时对着他们的对话,感到非常迷糊,似乎黑神大人原本的身份非同一般,因为他们在里面听到了龙王两字,在东海之上能得到这称呼也似乎只有那位了。

    就连自家的教主也似乎不一般,不过他们已经和教主他们是一体的人,就迷迷糊糊的停下去,似乎有一个巨大的事情即将要潜伏上来。

    “已经决定要至于我死定了吗?先是斩我肉身,然后又消灭我一魂二破,还放尽我血液,现在只剩头颅还有残魂,难道你还打算放我一马?”听到这里,那里面人影突然笑了起来,里面充满了嘲弄。

    “不就是想骗我,把最后的东西遗留给她,即使她也是我的一部分,可是我死都不会给她,因为这一切都是我的,而不是她的。”里面的声音有些歇斯底里,黑神的情绪非常的激动。

    “没错,事到如今我也不想骗你,自从你逃掉的那一刻起,龙王就已经对你下达了斩杀命令”其实这道密令很早之前就已经发出。

    可是她即将完全陷入黑暗之前,或许是最后的挣扎,发现自己的有些不妥,自己借助天地之间特殊的东西,凝聚出来心中最后一点未污染的心灵,注入里面,演化成如今的香香,给了自己一丝丝希望,希望她还能再次从沉沦中彻底走出来。

    可是漫长的时间过去了,对方竟然从严密的看守中逃走,而辅助他正是看守他的左统领,虽然两个人同样是爱慕她,可是现在他这个样子,看来也已经被拉入沉沦之中,无法自控。

    自己已经感受封印的松动,可是自己已经找不到对方的位置,直到一个老道人的到来,给了自己一个预言,虽然不确定因素很多,但是也让他大喜过望,开始严格要求开始长大的香香。

    自己并不是希望香香能够得到她所有的记忆,只要她的一部分修为,还有一部分记忆,来补全香香本身的残缺。

    其实之前的魂魄早已经被他给偷偷拿出来,凝练干净放入香香的体内,要不然以她的年纪,也不会有如此的修为,也无法熟练的掌握。

    而且,如果缺失了那些,那么香香永远永远会是这个样子,再也没有任何发展,而且她只是龙王认得义女而已,自己不可能让她一辈子这样,她还有更加辉煌的未来。

    计划虽然冒险,但是别无选择,不过他相信那位道长的话,因为他也看不穿那个人的修为。

    只不过对方最后留下了一句话,“机缘未至,也有可能一切是一场空。”

    幸运的是,自己等了几万年终于等到的转机。

    “虚伪的人,不过你想解决到我的一切,就看你有没有命来取了。”里面黑神语气已经冷静下来,“这些些,我已经积蓄了我的愤怒,所有阻挡我的人,就要死,就从你来祭刀。”

    恐怖的话语从祭坛上发出,就像恶鬼刚刚从地下爬出一样,让人忍不住打出一个寒颤。

    同时祭坛上的黑雾开始慢慢散开,一个绝美的女子出现在大家面前,如果古争在这里的话,就会发这个女子竟然和香香有着相同的脸颊,只不过脸色对了几道黑色彩纹,脸上带着不羁的脸色。

    让人一看就知道,这种人就是狂野奔放的性格。

    不过仔细看去,她身上隐约可见一条条细链在身上,在她走动之间都会发出一阵阵黑色光芒,在束缚着她,不过明显光芒已经暗淡了不少。

    “我早已经通过无数人的鲜血神魄,来污染它,已经让它的效果降低不足全胜的五分之一。”

    要不然她也不敢面对雷将军这么嚣张,即使只剩下这些,还被封印着一些修为,但是她一点都不怕他。

    黑神张开双手原地大笑着,同时身上再次弥漫出一层层黑雾,等到再次消失的时候,一层黑色铠甲已经笼罩全身,如同一个威风凛凛的女武神一般。

    在空中虚空一踏,瞬间走出了祭坛。

    “公主殿下,既然你顽固不灵,不远退出去,那就休怪末将无情。”雷将军把手中的长戟的尖头指向黑神,最后一次称呼对方为公主殿下。

    “雷蒙,休得无礼,想要击杀公主,先过我这一关。”那程统领从一旁杀出来,朝着雷蒙冲了上去。

    “砰”

    有多快的速度冲过,就有多快的速度飞回来。

    雷蒙雷将军在已经看不上这个对手,曾经和自己一样的修为,结果引诱坠落之后,竟然已经衰落到如此地步,死在自己手中都是对于自己的侮辱。

    雷蒙化为一团雷光瞬间冲了上去,而黑神则是后退一下,身子拔天而起,因为她不想在这里破坏了这里的祭坛,这里是专门最后给香香准备,也是自己最后的后手。

    而那边刚刚爬起来的程统领,看着这一幕对着身后吩咐道,“你们看着下面,我去对付星盟的人。”

    此时他明白,现在自己不是他的对手,估计连对手两个都称不上,干脆就趁机把对方给杀掉,然后再去支援黑神。

    说完不等他们回复,立刻飞起,冲着星彩飞去。

    星彩早就知道教主会过来对付自己,早就做好了准备,看着他来袭,也不慌张,手绣一抖,长绫再次出现手中。

    他们刚开始两个倒是没有离开这里范围,但是打起来有些束手束脚。

    一个生怕破坏了法阵,一个生怕误伤了自己的同伴。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个人渐渐打起了火气,两个人不约而同也是冲天而起,离开这里。

    现在整个场地还能自由活动的人,就只剩下冯奕莲蓉他们几个人,现在他们也只能一脸期望着,自己这边黑神大人的胜利,要不然估计他们的命运可就惨了。

    在真正见识到黑神大人的实力后,每个人都想到了美好的未来,浑身更是充满干劲,谁能想到,不知道从哪里杀来一个人,实力并不逊色黑神。

    而且好像黑神之前还是一个正常人,只不过似乎被黑化了,结果引起之前朋友的镇压。

    不过这一切和他们没关系,他们只能祈祷自己这边一定要胜利。

    而另一边牢笼的人,虽然依旧无法感知到外界的情况,但是之前狂暴的几股气息却他们知道,似乎有援兵到了,更是让信心若狂。

    一些人已经开始摩擦起来准备自行突破这里,虽然这个牢笼看起十分密实,但是里面那么多人,哪一个修炼但现在是个简单人物,在众人集思广益的观察下,一些具有特殊本领的人,已经开始尝试突破眼前的障碍。

    而对方现在估计在和敌人战斗,更是他们的最佳时间,

    时间来到古争抓住的那一刻,当古争猝不及防之下,被那团黑手给抓走的时候,只感觉眼前一花,整个人直接摔落在一个陌生的地方。

    古争感觉整个身子都快要散架,在地上爬了好一会才起身,看着周围一团黑雾,根本不清楚自己在哪里。

    不过古争注意到,在自己的两侧有着淡淡的白光,自己正好背对那里。

    转过身的古争神色立马激动起来,在他面前是一道水晶床,主要是床上那个酣睡的小女孩,正是香香。

    古争激动恨不得立刻上前,不过还是按捺住心中的激动,慢慢的摸了上去,来确定这是真的香香,而不是那个黑神制造的幻影幻象。

    “香香!香香?”古争站在比较远一些的距离,喊着香香的名字。

    可是香香似乎沉睡的很深,一点都没有反应,这让古争头疼起来来。

    不过在犹豫着是否靠近的时候,古争突然发现一道黑雾在从香香背后出现,似乎把香香和外面的黑雾给链接在一起。

    看着香香那脸上淡淡的黑气,和因为不舒服而皱起的小脸,古争朝着自己肚子上一拍,两道光芒从中射出,在空中交织在一起,形成一个剪刀的形状。

    “咔嚓,咔嚓”

    那剪刀在虚空咬合两下,瞬间冲着那条黑雾绞了过去,整天黑线在中间猛然消失了一大断,一根黑线在香香的手上滴落袭来,后续的黑雾还想继续沿着之前路线。

    可是刚刚探出一办,又被那剪刀给凌空间断,化为点点黑雾消散在空中。

    经过几十次的重复之后,等到香香那边的断线彻底也消散折后,那黑雾终于不再射出黑雾,沉寂了下去。

    古争这才虚了一口气,把那个剪刀给散去。

    随着黑雾的折断,香香的脸上黑色逐渐褪去,又渐渐的变得红润起来。

    当古争收拾好一切,香香眼睛的睫毛轻微颤动起来,在古争期待的目光下,终于睁开那充满灵性的大眼睛。

    “古、古哥哥。”刚一睁开眼睛的香香就看近在眼前的古争,口中下意识的喊道。

    可是下一秒,香香又闭上了眼睛,脸上露出仿佛不敢相信的神色,喃喃自语道,“看来我又做梦了,梦见了古哥哥来救我。”

    这种神色让古争的心,莫名其妙的心疼了起来。

    此时甚至脑中出现一个想法,要不是孙丞拉着自己,怎么让她受如此之苦,连忙柔声说道,“香香,真的是我,你没有在做梦。”

    听到古争的回答,香香的身子猛然一颤,瞬间睁开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古争。

    突然之间,漂亮的眼眸之中水雾直接涌了上来,豆大的眼珠沾湿了长长的睫毛,顺着有些清秀的脸颊上滴落下来,在地面上溅起点点的泪花。

    这让古争心疼极了,心里直接认定这是这是香香,并不是假象幻象,尤其那眼中露出来的感情,对自己充满了依赖之感,更是古争心疼不已。

    古争一个跨步走过去,轻轻的抱住香香的身体,搂在自己怀中。

    “呜呜呜,呜呜呜,古哥哥,我好害怕,我真好怕你不来救我。”香香排在古争怀里放声大哭着,心里这么多天受到的委屈,受到各种惊恐,还有担心和害怕,统统在泪水之中发泄出来。

    短短的一会,古争就感觉自己的胸前已经被打湿,感受着香香较小的身躯,依然在不停的轻轻颤抖,更让古争感到内疚。

    古争轻轻拍着香香的后背,稍微等香香的心情平稳一些,一边安慰道:“没了香香,我这不来救你了,放心好了,等一会我们出去,离开这里好不好。”

    “好,我好想回家,我想肖哥哥了,想我养的那条大黑鱼了。”香香依然趴在古争怀里,断断续续抽泣着,此时她多么想回到那温暖的家里,虽然很多人都冷冰冰,但是也同样有好多人喜欢她。

    “没问题,我们这就回家。”古争轻轻的刮了刮香香的小鼻子,附和道,“对了,你看这是什么?”

    古争拿出一个东西在香香眼前轻轻一晃。

    “哇,彩鱼!”香香抬起头看着古争手里的东西,揉了揉有些红通的眼睛,一脸惊喜的说道,然后把那给抱了回来,放在自己面前,凑上眼仔细看了起来。

    此时香香一副梨花带雨样子,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刚才的伤心瞬间抛之脑后,不过转眼间又神色低落下来,不过发泄一通的她,至少没有再次陷入刚才那种情绪当中。

    “古哥哥,我不想离开家了,外面世界好美,也很好玩,也有很多好朋友,可是也偶好多坏人,我、我有点害怕。”

    香香怯生生的声音从嘴里出来,同时自己一路上的情景在脑中闪现出来,一直到现现在。

    古争也看着香香那出神的眼神,脸色从微笑道开心最后转化为恐惧,知道这次这么长时间的被俘,真是让香香害怕了,甚至连一度渴望的离开的念头都被动摇了。

    “傻瓜,谁说你离开家不能回去了,你可以这样想,等解脱了一身束缚,想出去出去,想回家回家,岂不是更加好。”古争笑着拍了拍古争。

    “嗯嗯,古哥哥,你说的太对了,其实我也是这样想的。”听到各种这么一说,香香的觉的非常不错。

    说实话还是有些不舍得外面,哪怕如此如此挫折也只是心里一怯。

    “那你现在能帮我做吗?”香香睁着大眼睛,扑闪扑闪,神色略微有些激动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