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一一零零章 远方来客

第一一零零章 远方来客

类型:穿越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沙漠
    严凌岘迷茫道:“受伤?什么伤?”

    齐宁心知西门无痕受伤一直在刻意隐瞒,莫说外人,是连神侯府的人也是不知,笑道:“没什么。三寸人间 严校尉,神候四年前离京远游,你可知去了何方?”

    严凌岘摇头道:“神候出门,连皇都不过问,咱们哪敢多问。”

    齐宁压低声音道:“那你是否能查出神候当年去了哪里?”

    “国公,不是我推辞,神候的行踪,绝不可能查得出来。”严凌岘急道:“神侯府办差,是一般的吏员外出,其他人也不得询问去向,莫说神候了。而且神候外出近一年,自然不会只去一个地方,天南海北,谁能说得清楚。”

    齐宁心知严凌岘这话倒是不假,西门无痕的行踪,不可能被别人知道,严凌岘算在神侯府使出浑身解数,也不可能搞清楚西门无痕四年前的去向。

    “国公,衙门里还有差事,我还要回去给你打听那个喇嘛的下落,您看!”严凌岘如坐针毡,只想赶紧离开。

    齐宁笑道:“这一桌子菜,严校尉不一起尝一尝?”

    “不尝了,国公慢用!”严凌岘如或大赦,忙拱手行了一礼,转身便走,脚下生风。

    齐宁看他离开,这才拿起筷子,叹道:“好东西不知道享用,暴殄天物。”

    齐宁十分惬意地用过饭,这才从酒铺后门离开,他虽然得了惊鸿,但惊鸿太过显眼,所以出门时还是骑着普通的马匹,转过一条街,却总感觉有些不对劲,陡然回头,恰好看到一道身影缩进巷子里,心知后面已经是被人盯。

    他心冷笑,依然骑马前行,很快便拐进一条僻静的巷内,起身站在马背,双足一蹬,跃了边的屋顶,居高临下,俯视巷内,果然,只片刻间,便见一道身影进入巷内,那人戴着一顶斗笠,但身材高大,进到巷内,却只瞧见那匹马,显然有些吃惊,四下里张望,忽地意识到什么,抬起头来,齐宁却已经如同鹰隼般从天而降,探手向那人抓了过去。

    那人身材虽然魁梧健壮,但反应却是极快,足下一蹬,人已经飘开一丈有余。

    齐宁落在地,背负双手盯着那人,笑道:“朋友一直跟着我,莫非有什么好买卖要和我做?”

    那人低着头,斗笠遮住面容,齐宁一时看不清楚相貌。

    “多日不见,锦衣候的武功似乎大有长进!”那人声音粗重,缓缓抬起头,抬臂用手将斗笠向抬了抬,齐宁仔细瞧了瞧,脸色骤然大变,失声道:“是是你!”

    眼前这人,身材威猛高大,虬髯如针,竟赫然是九天楼的火神君。

    九天楼五大神君,木神君早被齐宁所杀,而几个月前,水神君和火神君陪同北堂风出使东齐,因为幽寒珠,水神君被贡扎西一干人带走,至今生死不明。

    北汉内乱,煜王爷领着北堂风绕道楚国境内,是想自汉出关,进入咸阳,但途却遭挫折,煜王爷被楚国所擒,如今还在软禁之,而当时火神君在乱护着北堂风下落不明,此后传来的消息,齐宁知道北堂风和火神君还真的跑到了咸阳,投奔到屈元古身边,屈元古是北堂风的舅父,其目的正是要借用咸阳兵马争夺北汉皇位。

    北汉如今打成一团,五皇子带领边军杀奔洛阳,而六皇子北堂昊统军争锋,北堂风则是仗着屈元古的兵威,占据潼关,随时扑向洛阳。

    火神君随在北堂风身边,此时理应在咸阳那边,这时候突然出现在大楚京城,着实让齐宁大吃一惊。

    火神君前两步,拱手道:“见过锦衣候!”

    他似乎并不知道齐宁已经被晋封为公爵,依然是以侯爷称呼。

    “火神君,你还真是胆大包天。”齐宁叹了口气:“你可知道这是什么地方?神侯府的眼线遍布京城,你们九天楼和神侯府水火不容,乃是宿敌,若是被他们发现,你只怕连骨头都剩不下。”

    火神君哈哈一笑,道:“侯爷,我既然敢来,没打算活着离开。”

    “你一直跟着我,难道是想刺杀我?”齐宁耸耸肩:“恕我直言,只靠你一个人,还做不到这一点。”

    火神君摇头道:“侯爷误会了,我对侯爷绝无敌意。这次过来,是有求侯爷!”

    “有求于我?”齐宁失声笑道:“火神君,你是北汉九天楼的人,我是大楚的官员,你怎会有求于我?即使有求于我,你觉得我能答应?要是被人扣一个私通外国的罪名,那可是诛九族的大罪。”

    火神君道:“侯爷放心,我所求,对侯爷有利,对你们楚国更加有利!”

    齐宁心狐疑,不知道火神君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微一沉吟,才道:“是北堂风派你来的?”

    “正是。”火神君手臂一挥,一只小竹筒向齐宁直飞过来,齐宁探手抓住,火神君拱手道:“这是我们所在的地方,侯爷只要过去,能见到我们。本来我们想登门拜访,但也知道你我两国毕竟是敌国,若是贸然登门,正如侯爷所言,只怕会给你带去麻烦,所以侯爷如果愿意的话,可以在这个地方见面。”

    “你们?”齐宁皱眉道:“你们来了多少人?”

    “不瞒侯爷,连我,一共四个人。”火神君十分干脆:“我们四个现在都在此处,侯爷如果要抓我们,只要将竹筒交给神侯府,定可将我们一打尽,可是如果侯爷为大局着想,我们会恭迎大驾!”

    齐宁冷笑道:“你若有事,现在可以明说,倒也不必如此谨慎。”

    “有些事情,不是我这种小人物能说得清楚。”火神君道:“而且事情十分复杂,必须细谈。如果侯爷觉得地方不合适,可以说一个地方,我们可以按照侯爷所说的地方过去找侯爷。”

    齐宁见火神君神情肃然,倒不像是开玩笑。

    “北汉人嘛,我还真不怎么信得过。”齐宁含笑道:“这样吧,秦淮河边,有一家王记茶馆,今天晚亥时,你可以在茶馆二楼见到我。”

    火神君立刻拱手道:“多谢侯爷,今晚必当准时赴约!”他也不废话,转身便走。

    齐宁看着火神君离去的背影,若有所思,凭他的直觉,火神君倒并不像是要给自己设下陷阱,毕竟如果真要伺机行刺自己,他没有必要亮出真容,而且见面的地点由自己挑选,对方也并无异议,对方似乎真是有事商谈。

    只不过他实在想不明白,北堂风派火神君前来,又能商议何事?

    夜色阑珊,秦淮河一如既往地莺歌燕舞,从秦淮河飘荡过来的靡靡之音,也确实让两边的行人浑身软绵绵的。

    齐宁所说的王记茶馆,是丐帮的一处据点,也是搜罗消息的地方,当初齐宁也正是在此处见了灰乌鸦,令他招揽人手组建夜鬼,为自己打探消息。

    秦淮河灯火辉煌,齐宁坐在窗口望着河面往来如梭的画舫,心却是有些黯然。

    对他而言,秦淮河和卓仙儿的名字是连在一起,见到秦淮河,便让他不得不想到卓仙儿,可是自那夜之后,卓仙儿便杳无音讯,似乎从人间蒸发一般,偶尔想到仙儿的柔情似水,如今却再不复得见,齐宁心总是有些酸楚和内疚。

    当初在会泽县城,他曾想过找寻小蝶,可是带走小蝶的镖队半道被劫,线索断绝,要找寻也无从查起,如今卓仙儿失踪,自己依然是找不到线索,这让他心生出挫败感。

    亥时时分,却是秦淮河最热闹的时候,楼梯口传来脚步声,齐宁扭头看过去,便见到身材魁梧的火神君已经从楼梯口来,依然是戴着斗笠,在他身后,却是跟着一名身着灰色长衫的男子,头戴一顶布帽,齐宁看他行走动作,似乎并非习武之人,即使习武,那武功也是稀松平常。

    这里是丐帮的据点,楼下是丐帮的人,齐宁自然不担心他们会在这里设下圈套。

    火神君前来,拱手道:“侯爷果真是信人!”侧过身,向后退了两步,他身后那长衫人前来,拱手道:“鄙人是屈将军麾下的军师长史柴伯忠,见过锦衣候!”

    齐宁眯起眼睛:“军师长史?”

    “鄙人的职责,主要是帮助屈将军出谋划策,制定战略。”柴伯忠含笑道:“承蒙屈将军垂爱,已经跟随将军十余年,算是屈将军的心腹。”

    柴伯忠年过五旬,身材清瘦,但目光炯炯有神,浑身下透着一股士气息。

    “柴军师远道而来,没能大摆宴席,只能在这茶馆喝一杯茶,正是怠慢了。”齐宁微笑道,他口说怠慢,但表情却没有一丝惭愧之色,抬手道:“请坐!”

    柴伯忠瞥了火神君一眼,火神君拱了拱手,也不废话,竟是转身下楼而去。

    齐宁略感诧异,但不动声色,两人对面坐下,柴伯忠开门见山道:“今次前来贵国,本是想拜见贵国皇帝,但你我两国素来敌对,我们在建邺也并无门路见到贵国皇帝。锦衣候是贵国皇帝的宠臣,也是大楚的柱梁之臣,所以才厚着脸皮求见侯爷,想让侯爷帮忙将三皇子和屈将军的意思转达给贵国皇帝!”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