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焚天 > 第二千七百九十三章 巨大压力

第二千七百九十三章 巨大压力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疯橘子
    “不光西门和东门行不通,就连内城连接外城的南北两处通道,相信现在也都行不通,我们暂时恐怕无法离开卫城了。”

    左风在短暂的思索后,已经做出了自己的判断。如果可以离开卫城,他当然多一刻也不想停留,然而他在衡量之后,清楚的知道,这个时候逃走危险性太大,甚至可能是自投罗网的结果。

    此时整个队伍的人,都选择了默不作声,经历了这么多的事后,即使认识左风不久的人,现在也对他的判断非常信任。

    只是在短暂的沉默后,队伍靠近后方的琳智,却是突然开口说道:“既然是这样,那不如让我去见见郑炉吧,我相信他是不会为难我的,然后我再想办法送你们出城去吧。”

    众人齐齐将目光投向琳智,有的人意外,有的人怀疑,也有的人只是平静的观察着。而左风在思考片刻后,轻轻的摇了摇头。

    “你不相信我?认为我会出卖你?!”琳智说话之时,脸上也不自觉的闪过一抹怒容。

    见此情景,丁豪赶忙插口说道:“左风。你不了解琳智,她不是你想的那种人,她是绝对不会出卖你和你的这些同伴的。”

    对于丁豪的信任,琳智却是丝毫都不领情,狠狠的瞪了丁豪一眼,说道:“哪个用你在这里装好人,搞的好像你很了解我一样。我是什么人你怎么知道,你凭什么在这里拍着胸脯替我保证,你跟我有什么关系?”

    如同连珠炮般的琳智,似乎将胸中的不满,在此刻一股脑的的宣泄到了丁豪的身上,如此反倒是将丁豪搞的十分尴尬。

    ‘表示对你的信任都不对,难道说你不值得信任才对么?’丁豪感到自己的脑子,这一个刻已经不好使了,又因为心中忐忑,时不时的偷偷看琳智一眼。

    瞧着丁豪如此尴尬的一幕,左风只好开口说道:“琳智大小姐似乎误会了,我绝不是不信任你,而是判断你去见郑炉,不仅不会洗脱罪名,反而会变得更加被动。”

    “你这是什么意思?”琳智微微一愣,既然左风坦然说,并不是不信任自己,她的神色也明显有所缓和。

    左风抬头朝着远处望了一眼,轻声说道:“此地不宜久留,咱们必须先避开这个方向,寻找一处稳妥的落脚点。”

    邢夜醉毫不犹豫的说道:“不如就先去我的藏药楼吧,那个地方稍微偏僻一些,相信就算是搜索全城,短时间内也不可能找到那里。”

    点了点头,左风表示了同意后,转头望向琳智,想要征求一下她的意见。短暂的沉吟之后,琳智便也点头同意了。

    ……

    在左风等人匆匆离开的一刻,内城西城门门前处此时一片的狼藉,尤其是城门口前方,可以看到数不清的尸体。因为破碎的不成样子,只能大致判断尸体恐怕不会少于千具。

    另外更远处还有这数千人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这些人全部都是之前堵在城门口处的。除了大部分城卫军和少部分贲霄阁武者外,大部分人都是想要离开卫城的城内之人。

    即使在妖兽大军已经离开了接近一个时辰后,这些人心中仍然充满恐惧,他们依旧坚定的想要离开卫城,多一刻都不想留在内城。

    在刚刚那巨大力量,将阵法壁障中的封禁之力毁掉的刹那,西城门之外那道浑身燃烧着火焰的身影,释放出来的毁灭之力,也通过阵法的缺口轰入到了城门之中。

    在这一刻,守卫西城门的所有贲霄阁武者和城卫军,都被直接击杀在当场。他们背对城门,也是距离力量爆发最近的一批人。

    之前阵法的封禁之力发挥作用的时候,他们根本不清楚外面发生了什么事。因此在阵法封禁被撕裂的一刻,这些城门前的人们,毫无准备下瞬间被殃及池鱼。

    其实在破坏阵法封禁手段的时候,郑炉并不需要造成如此大的破坏,至少他是可以令城门前少死一多半的人。然而这位大祭师,却十分任性的没有这么做,他所释放的力量并没有半点收敛。

    一来这阵法封禁的手段,实在折磨的郑炉身心俱疲,为了破开内城的这道封禁壁障。此时西城门之外五十丈范围内,已经看不到任何一个完整建筑,甚至连一块完整的砖石都找不到,不论是房屋和地面,都被毁的不成样子。

    经过如此疯狂的攻击,郑炉的心中那股憋闷的怒火,始终得不到宣泄。所以他在轰破阵法壁障的同时,也丝毫没有控制自己的力量。

    二来,郑炉是痛恨这些城卫军的,城内明明发生了特殊的状况,竟然没有留任何人在城墙上。连自己这位大祭师来到,别说撤去阵法封禁,就连个来跟自己解释城内情况的都没有。只是他不知道,吴天很早就下令封锁内外城的一切连楼,城墙上当然也不允许有任何人。

    因此郑炉在破开封禁壁障后,不仅没有丝毫留力,反而是一股脑将自己的力量,都直接倾泻在了面前的阵法壁障之上、

    当阵法封禁被彻底破坏的同时,护城大阵也同时被撕裂开一道缺口。正如左风判断的那样,护城大阵的阵基并未遭到损坏,因此护城大阵仍然还存在,这一点即使不懂阵法的强者,只要尝试着破开空间,也就会明白了,因为只要有护城阵法存在,空间便会保持稳固。

    那混合了郑炉,以精神领域高度凝炼的极致火焰,甚至其中还有空间破坏力的效果。在破开阵法封禁后,破坏力差不多仍有不足十分之一的力量,轰开了城门,席卷了内城西城门门前的一大片区域。

    烟尘火屑之中,郑炉已经缓缓的飘飞进入,而更远处的曾江和一批贲霄阁强者,此时都显得异常的狼狈,却仍然还是勉强快速飞驰而来。

    他们现在不仅仅是疲惫,有一部分武者身上还带着伤,他们之所以会搞成这个样子,完全是因为眼前的郑炉释放的攻击太过强大,他们拼尽全力,也只能够勉强将五十丈外的建筑保存下来。

    穿过已经残破不堪的城门洞,飘飞中的郑炉轻轻的抬手一挥,随着他的长袖飞舞间,城门前顿时有着一阵狂风刮过。

    漫天的烟尘和火屑消散的同时,露出了满地的残肢断臂,以及更远处那无数受伤之人,发出断断续续的哀嚎和惨叫。当郑炉看清楚周围的一切后,他的眼角也是忍不住一阵的狂跳,那表情仿佛刚刚吃下去了苍蝇一般。

    “妈的,找死也不是这么找法,都他么聚在这里干嘛!”

    此时已经随后赶来的曾江等人,也看清了城内的情况,尤其是城门口那些,残肢断臂外包裹着青铜铠甲,显然这些都是雨阁的兄弟。另外还有一些,身穿城卫军衣甲的城卫军。看到这些后,他们都不自觉的偷偷看了郑炉一眼。

    大家都清楚,这一切都是郑炉亲手搞出来的,但是却没有人敢多说什么,因为众人都很清楚,郑炉此时正在气头上。即使他知道这是自己的过错,最后这股邪火,恐怕还是要找个人来宣泄,没有人会在这个时候跑来触他的霉头。

    抬起手来,郑炉朝着远处那些受伤不算太重的人一指,冷声说道:“让这帮家伙给我动手,将城门口这里清理了。”

    那些人既不是贲霄阁武者也不属于城卫军,但是在听到郑炉的命令后,心中虽然不满,可是却半点不敢表现出来。毕竟所有人,都清楚的知道眼前之人的身份。

    两名贲霄阁武者飞出,开始安排那些不知道属于哪一个势力的武者,也不理会他们受伤轻重,将他们聚集起来,开始清理这一片狼藉的城门前。

    对于城门口的一切,郑炉并未太过在意,他的注意力反而被城内所吸引。以他的御念期的修为,很快就感觉到位于前方大约十几里的位置,正有着极强的波动,而且那波动中除了武者的灵气外,还有着妖兽的兽能。

    ‘有兽潮出现在卫城?这怎么可能,外城一点事情都没有,根本没有遭受兽潮袭击的痕迹,这些妖兽难道是凭空出现的不成?’

    郑炉阴沉的脸上,充满了不解之色,他想不通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变化。不过他却是缓缓朝着那,正在激战的位置快速飞掠而去,曾江匆匆安排了一部分手下后,便带着其余贲霄阁武者跟了上去。

    ……

    在郑炉从西城门口向城内飞来的时候,左风等一群人早早就已经避开,而且十分低调的朝着东北方向快速飞驰而去。

    之所以选择了藏药楼,一个是因为位置上十分偏僻,远离城主府和祭祀分殿,而且去藏药楼,正好可以成功避开西门,这样也防止被郑炉发现。毕竟就算是刻意绕开,也无法保证不会被御念期强者强大的念力探查到。

    不要说大家刚刚经历过连番大战,此时状态都非常差,就算所有人都处在巅峰状态,又如何同御念期的郑炉抗衡。

    邢夜醉在头前带路,琥珀和左宰也早就已经将黑雾散去,毕竟大家现在需要保持低调。即使城中大部分,现在都逃到了两处城门和两处通道那里,但是他们仍然小心的不想被任何人发现踪迹。

    郑炉的来到,打乱了所有的计划,仿佛在所有人心头压上了一块沉重的大石,御念期强者带来的压力,让所有人有种透不过气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