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焚天 > 第一千七百五十一章 暗流绞肉

第一千七百五十一章 暗流绞肉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疯橘子
    水浪滚滚,好像原本平静的水潭,突然间就变成了汹涌翻腾的海面,而且是风暴之中的惊涛骇浪。

    林家的术姓一脉,有些人对眼前阵法只是略有耳闻,可是刚刚术关曾经提到过的大阵名字,所有人几乎都清晰的听到“惊涛怒浪阵”这个名称。

    了解之人对眼前阵法的威能充满期待,不了解之人,眼中多少还是带着一抹担忧。毕竟阵法封闭后,被困在阵法之中的敌人数量,至少是自己这边三倍多。

    一旦阵法无法对付眼前这些人,而自己等人最终反而在这阵法内与对方交手,那这阵法岂不是反过来成为了自己的死地。

    在一部分林家武者兴奋期盼,一部分武者担忧焦虑的注视下,滚滚水浪疯狂的朝着四周扩散开去。开始之时水浪只掀起了不到半丈左右的高度,可是诡异的是,在水浪翻滚而去的时候,浪的高度不减反增,而且速度也是越来越快。

    有些人很难理解,为何水浪会出现这样的变化,可是一些对符文阵法有所了解之人,都能够看出。核心阵法外围的护壁之上,推力并非是一次性送出便结束,而是在一浪送出后,持续不断的将力量向外释放。

    因为推力不断的加剧,所以才使得水浪的势头变得越来越恐怖,不过这阵法之中最终形成的也只有一道水浪而已。

    包括左风在内,所有人目光都在紧紧盯着那滚滚而去的水浪,全部的人都想要看看水浪到底有什么巨大的威力。

    眼看着巨浪滚滚而去,一排房舍此时正在距离巨浪不远处的地方,大家的目光大多数也都下意识的聚集在了这里。

    有一些画家和郭通手下的武者,此时还停留在那些房屋的屋顶处,同样是满脸警惕的望着正向自己而来的浪头。

    就在水浪即将轰击在房舍前的一刻,那些武者几乎下意识的释放灵气,飘身而起跃离脚下的房屋。而水浪也在下一刻就拍击在了一排房舍之上。

    门窗破碎,就连房顶的屋瓦也有一部分被卷起,可是那些房屋依然耸立,甚至在水浪中都未见其摇晃。

    见到这一幕,双方之人的脸色立刻有了截然不同的表现。以鬼家为首的众多武者,脸上浮现一抹轻松之意,而林家一大部分武者,脸上都明显有着一抹失望。

    刚刚那么大声势席卷而去的水浪,结果竟然连房屋都没有拍倒,这说明水浪之中并不具备什么破坏力。如果只有这么点的力量,不要说眼前这些武者,恐怕就是强体中后期的小武者,水性好点都不会有事。

    同样在默默观察中的鬼家青年和鬼芒等人,见到此情此景脸上的神情也略微放松了一些。不过几个人的注意力,很快就转向了被鬼芒生擒回来的武者身上,尤其是其中有着那名极为虚弱身穿铠甲的武者。

    既然将另外七人杀死,独独留下了眼前二人,一来他们修为在九人之中最高,所能了解到的隐秘自然也应该是最多的。

    尤其是那之前在大陆上从未公开示人的铠甲,明显能够与眼前林家激发出的阵法形成联系,不论是铠甲或是穿铠甲之人,都有着不小的价值。

    水浪拍击过第一排房舍,几乎未造成什么破坏,水浪依旧继续前行,对第二排,三排等等后面的房舍,同样在水浪之中稳稳的保存下来,同样没有造成什么破坏。

    与鬼家等众多武者的乐观不同,左风却并未有丝毫失望之色。他早就留意到了术关那沾沾自喜的模样,同时左风从水浪席卷而出后,注意力反而更多的落在大阵的外围区域,尤其是那些一处处由九名武者所组成的单独小阵区域。

    在左风的注视下,那此刻已经拔高到了一丈左右高的水浪,在隆隆巨响声中轰然拍击向了阵法边缘。

    如果是普通人在这样的巨浪下,难免会心生恐惧,可是对于修炼的武者来说,一直在改造淬炼身躯,一直在感悟和理解天地灵气,眼前的水浪反而变得弱小了太多太多。

    下一刻,高达一丈的水浪,率先碰撞在了那一处小阵法上。那些小阵法遭受水浪冲击的瞬间,外表近乎透明一般的护壁,突然绽放出了淡淡的幽兰色光芒。

    在那些光芒亮起的同时,一道道阵法之力也随之扩散开来。只不过阵法之力出现的位置十分特殊。一个个由九名武者支撑起的阵法柱,释放力量的位置却各自都有所不同。

    不过他们所释放的力量性质却完全一样,全部都是阵法的防御反击之力。因为这些小型阵法柱是分散开来的,那么大部分的水浪,还是会继续向前挺近,最终碰撞在最外层的阵法内壁上。

    虽然同样是阵法的防御之力发动,可这毕竟是整个大阵的最外层护壁,威力自然也不可同日而语。在阵法之力的作用下,原本一丈高的大浪,迅速的向回推挤而去。

    原本一丈左右高的水浪,此刻瞬间翻了近一倍,可是如果是单纯的水浪,一般武者又怎么会真的在意。

    不过也有一些人,却有着不同的看法,那些人包括左风在内,并未去关注那被反推而回的巨大的水浪,而是目光盯住了下方起伏不休的水中。

    更准确的说,是刚刚经过那数个阵法圆柱的反弹,被推挤而回却反而被骤然提高到了超大水浪淹没的小浪。

    那些小浪,被淹没的一刻,许多人就注意到其好像暗流一般,开始还能隐约捕捉到,可是很快就消失在了波卷浪涌的水中。

    从阵法四周返回,与之前方向相反,高度提高了一倍的水浪席卷而回。这一次有些谨慎的武者,依然运转灵气让自己御空飞起。

    不过还是有一小部分,差不多二十名感气期武者,一来心里放松了警惕,再加上他们此时所剩下的灵气也不太多了,所以此刻依然留在了各处屋顶。

    提高的水浪会拍击到他们,可是他们却并不在意,连房屋都没办法破坏的水浪,他们又何必恐惧。

    可是紧接着发生的事情,就让他们明白自己想错了,高高的巨大水浪奔涌而来,的确没有损毁房舍,那一道道坚毅的身影,挺拔的站在各处房顶之上一动不动。

    水浪从身体上扫过,那些武者只稍微动用了一丁点的灵气在身体外,那水浪就如同略强一些的风,甚至无法撼动他们身体分毫。

    可是水浪才刚刚过去,那些站在房顶上的武者,就同时感到了脚下传来一阵阵突兀的颤抖。下一个瞬间,脚下的房屋破碎,下一刻,他们便失去重心,不由自主的向着下方的水中跌落。

    在他们落水的同时,强大到难以想象的力量,就已经自下而上席卷而来。好似一只巨人的无形大手,携带着连纳气期都感到畏惧的恐怖力量,拉扯着他们的身体向下而去。

    几乎在同一时间,毫无准备的武者,没有一人能在这样的巨大拉扯之下逃走。上方观察的人,只是看到巨浪拍打而过,那些身影傲立于水中,可是下一个瞬间那些身影便消失不见。

    高高掀起的巨浪后方,是紧接着水位的骤然降低,大家在这一刻才忽然发现,那些之前在第一波水浪中安然无恙的房屋,此刻已经彻底消失无踪。

    而翻滚的水波之中,能够看到残破的门窗,房梁等破碎的木料和木屑漂浮起来。同时一同飘起的还有一股股的血水,血水之中有肉沫隐隐浮现。

    几乎没有什么人能够发现水中的变化,不过却有极少数人,可以感知到一些。譬如指挥阵法的术关,譬如在阵法关键位置操控阵法的术坤。

    另外还有一个人,他拥有强大的符文阵法造诣,拥有远超炼神期一下武者的强大念力的左风。

    虽然阵法能够将两片区域隔绝开来,可是精神力凝炼到念力这种层次后,左风还是能够略微从阵法之中渗透出一部分,感知到水下的一些微妙变化。

    强大的手段,正是来自于那被数处小阵激荡而回的水浪。那些水浪很小,可是其中蕴含的力量却十分恐怖,尤其是小阵法是从大阵中借来的力量,释放的过程中凝而不散,集中着爆发而出。

    就如同鬼家青年之前判断的那样,这些看似没有规律分布开的各处小阵,却是契合了水流的一些特殊规律。

    这规律不需要掌握天地间的水流,而只需要局限在这片大约两里多的圆形阵法区域便可以。

    一股股由小阵之内冲出的水流,彼此间相互结合,最终融合成为一股股大型的暗流。

    这些暗流并非普通的水流,其中有着强悍的阵法之力。一旦触碰到任何物品,暗流之内的阵法力量便会瞬间爆发。

    因为那些阵法力量在流动中凝聚,而一旦接触到实体,结合之前那些完全向着不同方向释放的力量,就彻底在实物上爆发开来。

    因此那些武者被卷入其中后,有的会被左右拉扯城两半,有的是前后不同方向的扭曲之力撕扯成碎块。

    如同一台多个不规则齿轮组合成的绞肉机,人一旦被投入其中,很快就会被绞杀成肉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