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焚天 > 第一千一百七十二章 障锁气血

第一千一百七十二章 障锁气血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疯橘子
    看着修炼室的石门,琥珀轻轻的叹了口气,不知是害怕打扰了对方,还是自己心中有些压抑,就连这看似平平无奇的一声叹息,也显得那么的阴郁。

    同左风返回康家的时候差不多也就晌午十分,原本正是吃饭的时间,可是左风不仅没有吃任何东西,甚至连一滴水都未沾唇,便直接将自己给关在了修炼室中。

    眼看着天色以逐渐暗淡下来,已经到了掌灯十分,可看样子左风还没有要出来的打算,这不由得让琥珀心中有些担心和焦虑。

    他到现在也不知道当时那电光火石的交手之中,左风如何在那么短的时间中败下阵来。这一败有些蹊跷,可是左风不肯说,他也没有任何办法。

    之前康家少主康震来过一趟,主要关心的却是左风那修复的武器。琥珀犹豫再三,还是选择不将左风和鬼捕交手过的事情透露出去。

    在琥珀看来,这一次的失手并不能够证明两人实力的差距,而且对方是有备而来,有心算无心下率先发难。左风在突如其来的情况下,面对对方的偷袭……,即使想要为左风找理由,可是这“理由”实在太难找到。

    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就算将当时的左风换成琥珀,面对鬼捕的突然袭击,也不应该会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就迅速落败,并且还是那般的狼狈的倒在地上。

    ‘究竟怎么了,左风到底因何会变成这样,到底有什么方法能够帮助到他?’

    一连串的问题在琥珀的脑海之中盘旋不休,可是思来想去他根本没有半点头绪。毕竟太多事情只有当事人左风才清楚,外人既不明缘由,由怎么会找到解决之法。

    天色终于彻底暗淡了下来,整个府邸之中却渐渐明亮了起来。像康家这种大世家之中,各处回廊院落都有风灯高悬,每一条路径相隔一段距离也会有石头雕刻的石灯耸立,夜晚十分将其点燃后整个院落也一下子亮了起来。

    恰在这个时候,一名小武者匆匆来到,看到琥珀站在院中微微欠身施礼。在康家之中虽然琥珀也算是下面之人,可是在下人之中身份也算是比较高的那一种。

    琥珀只是微微点头示意,那小武者就自顾自的将院落之中的四盏风灯点亮,然后就默默的退出了院落。

    看着那摇曳的风灯在院落的四角被点亮后,整个院落之中也顿时明亮起来,而琥珀的心里忽然也亮了起来。

    ‘这小子哪里会被如此击败,就算是偶然受到挫败,他也一定能够重新站起来,我相信他有这个能力,我相信他!’

    忽然之间琥珀双目之中露出了坚定之色,两人一起经历过那么多的危险和磨难,即使两人深陷死局之时,左风都能够在逆境之中想方设法的扭转局面,能够在种种不利的局面下找到反败为胜的方法。

    所以他相信这一次左风依旧能够做到,不论在其身上发生了什么,他都一定能够克服。

    ‘还有时间,还有明天一天的时间,左风必然会找到方法,他一定可以解决,他……。’

    思绪被瞬间打断,琥珀看到那关闭了整整一个下午的石门微微动了动,左风终于肯走出来了。

    随着一串沉闷的石头和金属摩擦的声音响起,石门被缓缓的打开,紧接着左风那瘦肖的身影也在石门之后显露了出来。

    虽然经过无数次的改造,左风的身体硬变得极为坚韧,可是他的骨架大小变化并不大,穿着长衣后看上去依旧有些显得瘦肖。

    原本还一副信心满满的琥珀,在看到左风的瞬间,整个人都不好了。一双眼睛瞪得很大,完全不想信自己眼前所见到之人,就是那个自己充满信心的好友,好兄弟。

    一头暗红色的长发依旧束在脑后,只是那头发却显得有些凌乱,几缕发丝垂在面前,更增添了几分萧索和颓废之气。

    更重要的是左风此时表现出来的气势和气息,这哪里还是那个自己当初见到过的天才少年。

    左风的气息倒是很平缓,可是给琥珀的感觉,对方就好像一名普通的炼骨期武者一般。而且对方并非是可以隐藏修为,而是自然而然散发出来的气息之中,表现出的修为就只有炼骨中期而已。

    “你,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会变成这样!”

    忽然反应过来的琥珀,有些迫不及待的开口询问道,眼神之中满是关切。

    缓缓抬起头来看了看眼前那一脸焦急的琥珀,左风眉头轻轻一蹙,随即长长呼出一口气,说道:“有没有什么吃的。”

    在稍微愣了片刻后,琥珀就立刻说道:“在你的房间之中已经准备好了,素家和遥家的两人都在各自的房间之中用过饭了,晚饭就我们两人吃。”

    只是声音平淡的说出“也好”,左风就迈着沉重的步伐向着那个为他自己准备好的房间走去。

    眼看着左风那萧索的背影,琥珀感到自己的心也不断的向下坠去,刚刚升起的希望被眼前左风的这副样子给无情掐灭了。

    晚饭匆匆用罢,两人相对无言,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一桌子的珍馐美味摆满一桌,可二人却味同嚼蜡。

    吃饭之时琥珀几次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可是当他抬头看到左风的样子后,却是连半个字都吐不出来了。

    在这种极度压抑的气氛中,左风和琥珀只是简单的填饱了肚子,左风就一声不响的起身离开返回了修炼室之中。

    琥珀不知道左风为何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他不知道是因为被鬼捕所伤的缘故,才搞成现在这幅样子。可是就算换个傻瓜也明白,左风现在的状态极为不好。

    修炼室的石门缓缓关闭,整个石室与外界也彻底隔绝了开来。外面那橘黄色的风灯被隔绝在外,剩下的只有修炼室内的灵光石散发出绿莹莹的光芒。

    头发散乱的左风在这绿光的照射下,整个人显得更加妖异,而那一双眼瞳之中却是有着一抹狠色,与之前吃饭的时候判若两人。

    只不过他的气势依旧停留在炼骨中期的位置,并没有因为离开所有人的视线而有所改变,也看得出来这一切都并非他装出来的。

    迈步向着房间一角的修炼台走去,屈腿盘膝坐了下来,安神石的作用可以让人更容易专注和集中精神,使自己可以更快的踏入修炼状态,能够帮助武者尽快的摒除杂念。

    可坐在石台上的左风,反而整个人的气息波动一下子就变得极不稳定下来,看起来左风如同在全力运功,可是灵气的流动反而在他的催动下,运行的越来越缓慢。

    眼看着在这种运功之中,左风整个人的皮肤开始渐渐变红,周身也渐渐散发出了不低的热量来,仿佛整个人从内部被点燃了一般。

    此刻左风的状态就好像身体成为一只火炉,那强行不断催动功法运行的过程,就好像在这火炉之中不断添加心的火焰,让这火炉不断的燃烧。

    可是灵气运行的越来越缓慢,反而好像让这火炉的高温无法宣泄出去,这样一来整个火炉的温度也会不断向上攀升。

    在这个体温不断上升的过程中,左风终于忍受不住,随手就将身上的外衣褪下,紧接着是里面贴身的衣服,也毫不犹豫的脱了下来。

    当左风衣衫除去之后,能够看到在他的身体上,有着斑斑血迹,这些血迹看起来已经完全干涸,可是此刻那些本应该已经干枯的血迹一点点的仿佛又再次变成了鲜血。

    如果靠近观察,那那里是什么斑斑血迹,而是一道道由鲜血刻画而出的符文。符文一个个如同被激活了过来,看上去反而就像是干枯的血迹转变成鲜血一样。

    一枚枚符文被激活点亮,彼此之间产生联系,最后联系的越来越紧密,最终汇聚成一套阵法来包裹在左风的身体之上。

    在这个过程之中,左风的面孔时而扭曲,时而发出痛苦的咆哮,时而握紧拳头捶打身下的石台,仿佛承受了巨大的痛苦。不过他并没有丝毫放弃的打算,更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功法运行的越是剧烈,那符文显现的也越是明显,最后符文完全亮起的时候,整个符文阵法就如同捆绑住左风的枷锁一般,将他整个人都束缚起来,只不过阵法束缚的并不是他的身躯,而是左风整个人的气血。

    气自然是左风的灵气,而血就是他的血脉,除此之外还有一部分是他的精神力,也同样受到这阵法锁链的束缚。

    当身上的阵法全部亮起后的刹那,左风的功法运行突然变得动荡不休,紧接着左风喉咙滚动,一丝血线自其嘴角缓缓流淌下来。

    之后功法停止运转,灵气归于平静,修为比之前又再次跌落一点。左风紧闭的双目睁开来,眼中有着不甘和愤怒,可随后又被痛苦所取代。

    “哎,这心障太强,竟然用此种方法也无法化解,会不会弄巧成拙让我彻底废掉。”

    长长叹了口气,左风声音干哑的自言自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