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焚天 > 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封禁之力

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封禁之力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疯橘子
    楚大师的神情变换不定,可是他刚刚探查的时候都经历过什么,也只有他自己最清楚。

    目光略显呆滞的看着掌中的“护腕”,以他的修养和见识也不禁在心底震惊无比。

    炼器已有无数个年头,就是在炼神期境界下也有许多年了,能够真正震撼其心灵的事情少之又少,最近的几年中更是没有任何能够真正吸引他的事物。

    可是眼前这护腕却是让他看了一眼就无法挪开目光,在普通人的眼中,这护腕不仅外形十分普通,而且铸造手法也十分粗糙。

    不过那毕竟是普通人的眼光,落在他这位炼器大师的眼中,这护腕可就太不寻常,眼看着这护腕竟然让他都无法得窥全貌,怎能还让他保持平静。

    眼看着楚大师的神情不断变换,左风心中十分忐忑,他不明白为何楚大师激发的光芒与自己不同,更不知道这囚锁之中的秘密他探知了多少,毕竟现在连他自己也无法真正了解这囚锁的全部秘密。

    他不知道的是,此刻的楚大师心神已经全部放在手中的护腕,已经不再去过多理会左风。

    没有看到这囚锁之前,他心中对左风的话并不相信,可就刚刚那勉强的看到一眼,便已经完全相信了刚刚左风所说的话。

    这护腕之中的阵法复杂的超乎想象,其中蕴含的规则之力也极为强悍。能够将自己的灵气直接具象化表现出来,能够将自己的念力探查拒之门外,这力量已经不能用恐怖来形容。

    更何况看这护腕中的情况,似乎并未动用全力,之前的力量似乎也只是其最表层的粗浅功能。

    这样一件神奇之物,要帮助武者抵御雷霆入体,楚大师不认为这有任何问题,或者用“本该如此”来形容才更加恰当一些吧。

    左风并不知道现在的楚大师,已经完全不再怀疑自己所说,可是他也不知道的是这位楚大师也对这护腕有了觊觎之心。

    看着楚大师表情不断变化的观察那囚锁,左风只能够静静的等待,直到其再次将目光投向自己的时候。

    “这,这东西你一直带在身上,可发现其有什么妙用?”

    看着对面盘膝而坐的左风,楚大师犹豫再三后开口说道。从其语气和神态左风已经发现,这位楚大师对自己的态度发生了转变,而且明显已经相信自己所说的话。

    暗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左风恭敬的说道:“这护腕十分坚固,到现在为止我还没见到过什么武器能够将其损坏。”

    听着左风的诉说,楚大师显得有些不耐烦,却也不好打断左风的话,心中却早就将嘴撇到耳边去了。

    ‘坚固,何止是坚固,这东西已经接近不毁不灭,以你的修为所遇到的敌人能够伤到这护腕才是怪事。’

    左风并不知楚大师心中所想,而是继续说道:“这护腕除了沉重的超乎想象,还有就是能够抑制我体内灵气和精神力的流动,甚至会将修为略微压制。不过当解开之后,又会让我爆发出远超平时的实力。”

    听闻这番讲诉,楚大师也是眉梢微微一挑,左风所说的情况他并没有发现。可是现在听完了左风所说,他便试着将手探入到护腕内部。

    眼看手腕和护腕接触上,护腕便微微一动要自动扣合起来,楚大师却心头闪过一抹危机之感,那只干枯的手如电般抽了出来。

    刚刚那一瞬间,他感到了护腕带来了强大的压抑之力。自己的灵气如同凝固下来,念力也似乎被封闭,就连自己已经达到炼神期的修为也好似被压抑的将要倒退一般。

    这一次的震惊非同小可,楚大师下意识的将手中的护腕丢开,就好像被烧红的铁器灼伤了一般。

    可是左风明白,以眼前楚大师的修为别说是烧红的铁器,就是将手直接伸到器鼎内焚烧也没有太大的问题。

    眼中闪现着惊疑不定的光芒,眼看着砸落在地面后,坚硬的地面上留下了一个明显的小坑。以楚大师的身份,已经很久很久不曾露出忌惮之情,可现在他看向护腕的时候却分明有着忌惮之意。

    “咳”

    一声轻咳如同唤醒了楚大师一般,他立刻将目光转投向左风,因为之前的变故此时的楚大师心中还带着深深的惊骇,转投看向左风的时候眼中带着一抹寒意。

    在他看来这护腕有可能是个陷阱,左风故意将其交给自己是为了对付自己,可是看到左风焦急的看向那器鼎,楚大师整个人却是一下子冷静下来。

    眼前这护腕拥有让自己都忌惮的力量不假,可是刚刚左风却是亲手从自己手腕上解下来,也就是说这护腕对他并不会造成什么伤害,甚至就像他说的那样只是对身体略有压抑而已。

    而且左风的目光更提醒了自己,现在的御风盘龙棍虽然到了最后的温养阶段,可是一刻没有从器鼎之中取出来,就不能够说炼制完成。

    只要眼前的青年不是傻瓜,就不会在这么关键的时候坑害自己,那对他来说反而是得不偿失。

    “哼”

    楚大师冷哼一声,这情绪却是让他不得不宣泄而出,可是现在连他都搞不清楚这情绪要向谁发泄了。

    伸手在一旁的器鼎上连续拍打了三下,那器鼎之内最后的三道火线从其中飞射而出。这样一来器鼎的温度骤然下降,楚大师又是挥手之间,让器鼎之外的火网迅速旋转,器鼎的降温速度也骤然减缓下来。

    做完这一切后,楚大师才冷声说道:“这些火线消散开的时候,也是你的武器炼制完的时候,现在我来问你,这护腕到底又什么作用,不要欺骗我。”

    看着楚大师如罩寒霜的脸庞,左风心中也是微微一惊,因为他感到了一丝冰冷的杀意。之前楚大师丢掉囚锁的时候,他就已经感到对方神情不对,现在他更加肯定护腕在对方手中定然有不小的变化。

    心中震惊的同时,左风也是慌忙起身,弯腰施礼后是分恭敬的说道:“这护腕就连当初赠给我的师父也不曾佩戴过,所以我得到后也并不清楚他的功用。除了刚刚我所说过的那些特点外,晚辈实不知这护腕还有什么其他的作用。”

    现在的左风一脸的惊慌和恐惧,可并不是全是装出来的,炼神期强者的杀意可不是闹着玩的,若是对方真的要杀自己,自己也绝不可能活着离开山洞。

    楚大师冷眼观察着左风,比起之前来他现在反而更像一名炼神期的上位者。他在冷静的观察,对于左风身上的各种波动,他都没有漏掉,包括心跳和血脉流动的细微声音。

    只不过现在的左风心跳稍快,血脉流速也加快了一些,身体外的毛孔紧闭汗毛微微竖起。

    这些细节都在楚大师的观察下显露出来,可看了片刻之后楚大师的脸上却渐渐和缓下来。

    如果左风此时不是这般表现,反而会让他产生疑心,在面对炼神期爆发出来的杀意中若是身体有任何一方面,还在平时的状态下,那才是最让人怀疑的地方。

    就像之前楚大师所想的那样,左风没有道理用这么个东西来坑害自己。而且这护腕本来就是自己发觉,也是自己出口向其询问从始至终左风并没有想要拿出来的意思,甚至还有些不想要交给自己。

    既然是这样,看来问题根本就没有出在左风身上,而是出在他的师父,或者是当初炼制这护腕的人身上。

    看起来楚大师好像想明白了,可实际上他现在心中的疑惑反而更多了,这少年身上处处透着一股诡异的味道,尤其是眼前的这护腕,让楚大师感到有种包含许多秘密的味道。

    ‘到底是什么人要制作出这样一件物品,这东西太过恐怖,竟然能够对炼神期的强者有所限制,刚刚的一瞬间让我感到了自己的灵气,念力和修为同时都被压制下去。若是这东西无法取下来,那么岂不是永远要被其限制住。

    不过刚刚看那小子十分轻松就将这东西取下来,似乎带着他的手上并不会有影响,难道这东西对炼神期一下的武者没有那么强的压制力。’

    心中暗自思量着的楚大师,突然之间眼角余光看到这炼器室外山洞中的琥珀和楚一虎两个人,心中一动,他就开口说道。

    “你们两个家伙都给我进来吧。”

    听到楚大师的话,楚一虎这才敢举步走了进去,琥珀略一犹豫也跟着走进去。

    可是就在琥珀进入这炼器室的一瞬间,楚大师的手掌在地面上轻轻一扇,那护腕“嗖”的一下就飞了起来,直接向着刚刚进来的琥珀撞了过去。

    这一下变故太过突然,琥珀刚刚走进来就忽然感到一件黑乎乎的东西迎面飞来,他下意识的就要闪避,却发现自己的双脚竟被牢牢的困在原地。

    无法移动半分的琥珀,只得举起手来遮挡。“咔嚓”一声,那护腕准确的落在琥珀的手腕之上,卡扣也几乎同时扣了起来。

    在囚锁扣上的瞬间,本来还高举着的手,就一下子被囚锁七八百斤的重量拉扯着向前栽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