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九龙神鼎 > 第2537章 掌门归来

第2537章 掌门归来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苍天霸主
    他一定是胁迫陈乾坤,前来向苏羽道出自己的情况。

    而苏羽,出于意气,或许会答应金甲堂主某些要求。

    比如,承认是叛徒,并畏罪自杀。

    如此一来,即便重阳活着回来,金甲堂主也能抽身而退,反污蔑重阳也是内奸。

    可是,陈乾坤并没有说。

    从始至终都是抱着一颗感恩的心,前来探望苏羽。

    所以,苏羽在他肩上拍了一下,注入了一道生命领域。

    他不仅不会被剧毒腐蚀掉生命力死去,还会因此生命力旺盛,寿命绵长不绝。

    “金甲么?”苏羽眼神微冷。

    第二日,陈乾坤再度前来。

    看得出来,是金甲逼他来的。

    不过,陈乾坤已经将生死看开,所以倒是乐意每天前来与苏羽叙旧。

    一晃七日。

    陈乾坤预感到自己生命力即将耗空,向苏羽强笑一声:“苏师兄啊,今晚我有事需要离开宗门一趟,以后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回来。”

    他举起酒杯,向着苏羽敬了一杯:“倘若我不能回来,还请苏师兄保重身体,度过本次难关。”

    他不想死在宗门里。

    宗门里,他已经困了几万年。

    此地如同一个牢笼,令他摆脱不得。

    所以,他宁愿自己死在外面,死在向往的自由世界里。

    苏羽深深看他一眼,一口喝下杯中酒,道:“如果允许,今后不要再回来。”

    陈乾坤笑了一下:“借苏师兄吉言!”

    他抱了抱拳,心情悲壮告辞。

    夜晚,他踏着月光离开宗门,坐在了总门前不远的一座小山丘上。

    遥望着北方,陈乾坤心情落寞。

    时间,一点一点流逝。

    他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力已经抵达最后极限。

    望着天边寥落星辰,他徐徐闭上眼,嘴角释然一笑:“别了,苏师兄,别了,我昔日的梦想。”

    滴答

    他仿佛听到自己生命力湮灭的声音。

    随后,他本来的生命力彻底枯竭。

    其头颅一垂,就此死去。

    然而没多久,他忽然睁开眼睛,眼中满是震骇之色:“这是什么?”

    但见他体内,有一枚绿色的叶片,取代了他的心脏,远远不断释放出生命力,令他生命力前所未有的强盛!

    “这是……”陈乾坤吃惊良久,才猛然想起一人。

    其眼中瞬间热泪盈眶。

    “苏师兄!你到底还是知道我中毒了吗?”陈乾坤百感交集。

    太一门中,能人有。

    可愿意帮助他的能人,只有苏羽。

    那神奇的叶片,一定是苏羽暗中交给他的。

    哗啦

    忽然,他身边出现一道空间漩涡。

    从中跌落一枚空间储物器。

    陈乾坤打开一看,深深动容。

    只见空间储物器中,盛放整整三十万时间结晶!

    凭借此结晶,他大可以从容前往天地任何一处,从此摆脱太一门。

    他终于明白,为何苏羽会说,希望他不要再回来。

    “苏师兄!”陈乾坤大哭,向着太一门方向重重叩首:“大恩大德,我陈乾坤永世不忘!”

    而后,拜了再拜,他手持空间储物器,消失在夜色中。

    与此同时,宗门里,登记簿上,陈乾坤的名字,在他生命里消散的刹那,暗淡如灰。

    牢笼中。

    苏羽掌心的空间领域徐徐散去。

    “苏兄,你对人太仁太善。”于向晚叹道。

    苏羽笑而不语。

    他只对朋友仁善,对敌人,从来都是冷酷无情。

    譬如,即将被他亲手灭杀的金甲!

    数日后。

    金甲如热锅上的蚂蚁,惶惶不可终日。

    因为,按照推算,大掌事应该已经成功和金甲碰头。

    一旦如此,所有事将尘埃落定。

    总门外,无数距离之地。

    重阳满身疲惫,艰难无比的向宗门前行。

    这时,一道伟力贯穿苍穹,降临在重阳身边。

    重阳大惊。

    “是我!”大掌事现身。

    看到是他,重阳惊喜万分:“大掌事!你,你怎么来了?”

    大掌事望了眼满身疲惫的他,向其体内注入一道力量,令他迅速恢复状态。

    “多谢大掌事!”重阳喜极而泣,但随之有万分伤感:“大掌事,大师兄、二师姐和三师兄全死了!”

    大掌事面色沉着,缓缓道:“我来接你,就是为了此事。”

    “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大掌事握住他的肩膀,问道。

    闻言,重阳面露森然杀机。

    “是军备堂金甲堂主!他是宗门叛徒!”

    于是,重阳一五一十,将所有的真相全部道明。

    听罢,大掌事面色却出奇的平静:“难为你了,此事还有别人知道吗?”

    重阳摇摇头,惨笑道:“大师兄将生命交给我,令我起死回生,除了我,还有谁知道呢?”

    “哦,那就好。”大掌事面露几分舒缓之色。

    重阳怔了怔,望着大掌事不合时宜的神色,狐疑道:“大掌事,你此话是何意?”

    “字面上的意思。”大掌事的脸色,不知何时淡漠下来。

    重阳顿时有一股极其不好的预感。

    他试图拉开距离,但大掌事握住他肩膀的手,宛如擎天巨擘一般,撼动不得分毫。

    任凭他如何挣扎,都未曾挣脱一分。

    “大掌事,你……难道你……”重阳无法相信心中的猜测。

    大掌事扭过头,冷冷看向他。

    其嘴角,勾着一丝残忍微笑:“我,和金甲一样,同属那个组织,只是金甲那个蠢货还不知情而已。”

    “啊!大掌事,不要!”

    重阳怀揣满心复仇的愿望,只想杀死金甲,为他们报仇而已。

    他绝不愿意接受,自己就这样死在另外一个内奸手里。

    他的心情,可以说,从天上,跌落至地下。

    “我亲自赶来诛杀你,你可以瞑目了。”

    言毕,重阳的身体忽然燃烧起来。

    一眨眼,便沦为一片灰烬,死的不能再死。

    大掌事拍了拍手掌,冷笑望向宗门方向:“是该回去,处理那两个小子了。”

    月余后。

    矿洞里。

    莽汉一如既往的以言语羞辱苏羽二人。

    但,苏羽和于向晚不为所动,完全将其当成空气。

    正在此时。

    一群身着黑衣的执法者迅速赶来,打开了牢笼。

    “大掌事已经回来,跟我走,接受最后审判!”

    于向晚长舒一口气,森然道:“金甲,一切都结束了!”

    两人重见天日的回到上层,来到大掌事的院中。

    金甲已经先一步赶来。

    明显可以看到,他神色惶恐不安。

    于向晚神态轻松,呵呵一笑:“大掌事,已经接到重阳师兄了吧?”

    对此,大掌事微微点头。

    “呵呵,那现在可以宣布,到底谁才是叛徒了吧?”于向晚冷冷望向金甲。

    大掌事淡漠道:“重阳说,叛徒是……苏羽、于向晚!”

    霎时!

    于向晚脸色僵住,不敢置信的指了指自己的鼻子。

    苏羽则微微睁开眼睛,眼神波澜不惊。

    果然,先前的计划并没有成功。

    还好他有备用计划。

    “怎么可能?重阳师兄呢,快请他出来当面对质!”于向晚不服道。

    大掌事轻叹:“重阳因为伤势过重,我接到他没多久,就已经死去。”

    “临死之前,他将真相全部告诉了我。”

    大掌事眼神变得锐利起来。

    “于向晚,你不用再狡辩,事实清楚,证据确凿,你和苏羽二人就是太一门的内奸,正因为你们的私心,才害死宗门四位杰出人才!”大掌事已然下了决断。

    “来人,推出去,当众斩首!”

    大掌事挥挥手,一群黑衣执法者赶到。

    “俯首认罪!”执法者呵斥道。

    于向晚气极,仰天大笑:“什么宗门,什么公平?明明是我们遭到背叛,结果,我们却沦为叛徒,可笑,可笑!”

    其双眼中,蓝光大放。

    纵然是死,于向晚也绝不愿意背负冤屈而死。

    苏羽眼神淡淡,道:“大掌事,我想请问,难道你没看见,金甲堂主的神色,从一开始就很害怕吗?”

    大掌事视若无睹,淡淡道:“我只相信证据,重阳就是最好的证据,他既然说……”

    苏羽打断他,淡漠道:“抱歉,重阳已经死了,他的话,只有你知道,他到底是怎么说的,也只有你知晓而已,这算什么证据?”

    “哼!”大掌事眼神冷锐:“你在怀疑我?”

    苏羽淡淡道:“为什么不能怀疑?一个空涅境界的强者,面对一个中涅的伤者,竟然无法治疗他的重伤,难道不奇怪吗?”

    他当初运用起死回生时,就察觉到重阳的生命力非常强盛。

    根本就不是重伤的状态!

    所以,他几乎能断定,大掌事说谎!、

    “我乃太一门大掌事,我就是公正,绝不会徇私舞弊!”大掌事大袖一挥:“来呀,推出去斩了,若反抗,格杀勿论!”

    苏羽脸色淡漠。

    终于放弃以和平方式拿到太一昊天镜。

    太一门,已经容不下他。

    他徐徐放下双手,轻轻一叹:“太一门内奸真多啊!”

    一个堂主不止,连仅次于掌门的大掌事,同样成为内奸。

    “杀!”大掌事眼神冰冷,下了死令!

    此时此刻,他就是太一门的主宰。

    让谁死,谁都必须死。

    可,就在执法者们即将动手,苏羽也准备撕破脸反抗时,一道干涩,但浑厚异常的声音飘入众人耳中。

    “住手。”

    一群执法者脸色狂变,纷纷恭敬无比的单膝跪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