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驭香 > 1578 挑战

1578 挑战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曾经的青柳
    敌意!

    毫不掩饰的敌意!

    慕容纤纤有几分愕然,却也不十分在意,她并没有什么表示,只是看那卫青如何应付。(.in.) . [小说]

    “凌宣,有什么事情以后再说,我现在是奉了范副会主的吩咐,特意带这位慕容仙子去见副会主的!”

    “哼!你倒是很热心啊,卫青,有时间我们应该好好切磋一下。”那名青年不怀好意地盯着卫青,语出威胁。

    “失陪。”

    卫青微微一窒,随即向慕容纤纤递了个眼色,迳向大门走去。

    那凌宣也不阻拦,只是在他们身后扬声道:“我们很快就会再见的!”

    ……也不知道他这话是说给谁听了,慕容纤纤心中一动,转过目光看向卫青,只见他脸色铁青,显然也是非常气愤。

    郁闷了!

    慕容纤纤没有想到铁仙会竟然有这种人,早知道不加入也罢。不过现在既然加入,她却也不是一个受气的人。

    “慕容仙子,这件事情回头再说,我们先去见范副会主。”卫青似乎猜到她要做什么,适时开口说道。

    慕容纤纤顿了一下,却没有回头发作,淡淡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我刚刚加入铁仙会,似乎没有跟人结仇吧?”

    她可以肯定那个人身上流露出来的敌意,所以也就更加的奇怪。

    听到慕容纤纤的问题,卫青脸上露出一抹苦笑,道:“慕容仙子可曾注意到他的衣袍?”

    “是银色的……”

    慕容纤纤心中一动,“那个凌宣是银衣客卿长老?可他有什么理由仇视我啊?”

    “那个……慕容仙子,在你加入之前,凌宣本来是金衣客卿长老。不过他是排名最后的。你的加入……他挤落成为银衣客卿长老。”卫青吞吞吐吐地说出了她的猜测。

    这叫什么事儿?!

    慕容纤纤有一种躺枪的感觉……这刚刚加入铁仙会就遇到这种事情,确实让人郁闷。不过,她可不会逃避这种事情。

    大道在天,谁强谁取!

    “你是说,我的到来,挤去了那个凌宣金衣客卿长老的身份,因此他怀恨于我对不对?”慕容纤纤问道。

    卫青重重的点点头。“没错。金衣客卿长老和银衣客卿长老的待遇天差地别。按照规定,下位客卿长老是可以向上位客卿长老挑战的,胜者将得到上位称号。你今后外出行动的时候,一定要小心。”

    卫青心中暗自叹了口气,他刚开始向范副会主推荐的时候,以为能够给一个银衣客卿长老的头衔也就黑了。没有想到范副会主竟然全直接给出一个金衣客卿长老的头衔……要知道,金衣客卿长老的境界。最低的也是四品真仙,慕容纤纤只是一品真仙,真的不明白范副会让为什么一下子给了她一个金衣客卿长老绵头衔,这简直就是拉仇恨嘛。

    但要说范副会主对慕容纤纤抱有恶意。似乎也说不通。

    二人在一条通道前停下,卫青交待道:“慕容仙子,你先在这里等着。&65288;&567;&35828;&32593;&32;&87;&119;&119;&46;&84;&103;&46;&67;&99;&32;&25552;&20379;&84;&120;&116;&20813;&36153;&19979;&36733;&65289;我进去复命,稍后会有人招呼你。”

    说完。卫青便快步走进通道,消失在尽头。

    就在他进入后没多久,慕容纤纤蓦然心中一凛,天地间蓦然多出一股奇异的力量,就像是连绵不断的涟漪,蓦然从她身上一触而过,虽然过程只是一瞬间,但带给慕容纤纤的震撼却是极为强烈,衣服几乎被冷汗浸透。

    “很强大的神识。”慕容纤纤立即想到这股力量的源头,应该就是那位副会主。不过感觉上应该是没有恶意,否则她第一个动作就是遁走。

    几乎是同一时间,在通道尽头的一个房间中,传出一声惊咦,一个虎目方面的中年男人收回目光,看向站在面前的卫青问道:“卫青,她确实在你施展九宫蹈虚符的时候,看破了你的行藏?”

    “是,副会主。”

    卫青恭恭敬敬地应道……略为迟疑了一下,他又开口说道:“只是她的修为确实不高,只有一品真仙……”

    他的意思是,慕容纤纤只是一品真仙,给她一个金衣客卿长老的身份是不是有些过了。

    “呵呵,境界不等于实力。卫青,你去请她进来吧。”范文程微微一笑,吩咐道。

    在卫青转身离开之后,这位副会主却是喃喃地说道:“能够看破九宫蹈虚符,不仅仅是神识的强大,如果没有相应的实力,这金衣客卿长老的位置也守不住多久……”

    数息之后,慕容纤纤跟着卫青走进房间……大罗金仙的实力确实强横,慕容纤纤感受到从范文程身上隐隐散发的一股强大气息,就像是一座被刻意抑制的火山,随时可能爆发出恐怖的威能。

    当然,范文程身上的气息远远不能与星玄仙帝相提并论,慕容纤纤虽然能够感受到其强大,但并不至于被压制到面容失色。

    “欢迎慕容仙子加入本会,一切事项都已经交待下去了,由卫青代为办理,如果慕容仙子还有其它要求,可以直接来找我……”

    范文程没有打探慕容纤纤来历的意思,只是简单地寒喧一阵之后,便示意二人可以离开了,这倒是让慕容纤纤有几分惊诧,她原以为这位副会主会查她个底掉呢,为此她还准备了不少……呃,也不能说是谎言。

    走出房间之后,慕容纤纤却是忍不住问道:“卫道友,难道你们对我的来历就这么放心?”

    卫青笑道:“慕容仙子,你也太小觑本会的胸襟了,只要你今后行事无损于本会的利益,无论你是什么来历,都无所谓!”

    这气魄……确实有几分可观!

    慕容纤纤心中暗自点头。

    就在二人刚刚走出总舵的时候,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后面传来。

    “慕容仙子,我们快走几步。”卫青向后瞥了一眼,目光中有几分焦急。

    “是那个凌宣?”

    慕容纤纤停下了脚步:“看看他想说些什么。”

    “慕容仙子。按照规定,刚刚当选客卿长老的人,在一年之内不必接受挑战,你可千万别上当。”卫青也没办法拽慕容纤纤离开,只得传音提醒。

    “卫青,你停下来。”身后传来凌宣的声音。

    “慕容仙子,他是叫我停下来。你尽管先走。”卫青也有几分腹黑。传音之后果然停了下来,而且分明是挡住了对方的去路。

    “你让一下,前面那个……你站住!”凌宣明显是着急了。一晃身越过卫青,带着几个人挡在了慕容纤纤身前。

    “你在跟谁说话?”慕容纤纤的脸色很是不好看。

    “当然是你,别以为你有了金衣客卿长老的身份有什么了不起!”凌宣看清楚慕容纤纤只有一品真仙的境界,眼中闪过一抹不屑。

    “你现在在铁仙会是什么身份?”慕容纤纤问道。

    “我……是银衣客卿长老。”凌宣顿了一顿。有些不好的感觉。

    “你既然知道我是金衣客卿长老,难道不该向我行礼吗?难道连最基本的礼仪都不懂?!”慕容纤纤沉声问道。

    虽然时间尚短。可关于金衣客卿长老的特权她还是知道一些的,现在正好给凌宣一个下马威。

    这句话一出口,凌宣和他身旁几位银衣客卿长老脸上的神色顿时一窒。

    “本会虽然对客卿长老有诸多优容,但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卫道友。我记得好像有这方面的规定吧?”慕容纤纤却是向赶到身旁的卫青问道。

    卫青点点头道:“银衣客卿长老若是对金衣客卿长老口出不逊,当断其三个月的仙晶供奉。慕容仙子,我们快走吧。时候已经不早,我还要带你去领取金衣客卿长老的各项用度。安排住处。凌宣,失陪了!”

    “等一下!”

    凌宣在听到卫青的话后,眼中也闪过一抹惧色,三个月的仙晶数量固然惊人,关键是太难看了,他深吸一口气,眼中闪过一抹怒焰,向慕容纤纤一拱手道:“银衣客卿长老凌宣见过慕容仙子。”

    “嗯,这还差不多。”轻应了一声,慕容纤纤又说出了一句差点儿让凌宣吐血的话,

    这倒不是慕容纤纤故意惹事,而是她早就明白了一个道理,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修仙者追求的是天道,如天马行空,无羁无束,对于应该得罪收拾的人,就要狠狠的得罪收拾,立场要坚定,若想两面逢源谁都不得罪的做骑墙派,必然会违背本心,与天道渐行渐远。

    凌宣强抑住心头之怒,开口说道:“慕容仙子,按照本会规定,低位客卿长老有资格向高位客卿长老发起夺位战,凌某今日便向慕容仙子提出挑战,还请慕容仙子定下应战时间!”

    慕容纤纤微微颔首:“不错,既然是本会的规定,慕容也自该遵守。”

    听到她的话,凌宣和他身边的几个银衣客卿长老脸上立即露出了欢喜的神色,在他们看来,以凌宣的实力,拿下慕容纤纤是稳稳的。而一旁的卫青却是皱起了眉头,想出言阻止。

    “不过,”

    慕容纤纤却适时开口:“好像本会规定,新任客卿长老在一年之内可以不接受夺位战的挑战,是不是也应该遵守?”

    一年?

    这一位要损失多少修炼资源?!

    凌宣的脸色顿时一变,“就算本会有这项规定,如果我天天挑战,恐怕对你也不是什么好事吧?”

    这语气中就有些威胁的意思了,卫青脸色一变,也有些不知道如何是好。

    “你的意思是,只要我定下一个时间,你就再也不为这件事纠缠了?”慕容纤纤问道。

    “当然。”凌宣非常肯定地点点头。

    “五百年后吧。”慕容纤纤轻描淡写地说道。

    “你……”凌宣顿时有一种要抓狂的感觉,旁边的几位银衣客卿长老和卫青也有些凌乱……感情这时间还可以这么定?

    不过细想起来,铁仙会的规定当中还真的没有规定出一个时间范围,慕容纤纤此举……也不能说是错。

    “你耍我?!”凌宣咬牙切齿地问道。

    “就是耍你!”

    慕容纤纤冷冷地说道:“凭什么我就要立即应下你的挑战?你赢了,可以获得我的金衣客卿长老的位置,享受金衣客卿长老超高的待遇,我就亏大了!可若是这较技夺位战,我赢了,你输了,你屁损失都没,我什么好处都不得。你觉得公平吗?我可没功夫陪你玩儿。”

    陪我玩儿?

    凌宣心中的火气蹭蹭地往上蹿,旁边的一名银衣客卿长老却是目光一闪,拉住了他,与他传音私语。

    看着慕容纤纤有答应的意思,卫青却是极为着急,有心再劝吧,他却也看出了,慕容纤纤是个极有主见的人,若是听劝,先前早就听他的了。不劝吧……觉得让这凌宣白白的捡个大好处,岂不是太便宜他了?

    大概是被旁边的人提醒了,凌宣一楞,随即想明白了过来,他能混到今天这个程度,自是不笨:“你的意思是要我加点彩头?”

    “聪明!”

    慕容纤纤眯着眼睛笑了,可是一旁的卫青怎么看怎么觉得慕容纤纤的那笑容中蕴含着一个深坑,一个让凌宣跳下去的大大的深坑。可是左思右想,卫青也想不明白,慕容纤纤一个一品真仙,底气在哪里?

    “彩头,也好!这样确实对慕容仙子不太公平,这样,我再奉上仙髓一百块,若是慕容仙子在夺位战之中,能够胜了我凌宣,尽管拿去!”凌宣说道。

    仙髓,是仙晶之髓,蕴含的能量更强大,价值更高。慕容纤纤曾经在水晶世界中得到过一些,不过大多数都交给五位仙王和那些招揽的仙人使用了。但在化仙小世界中,她也得到了一些仙晶矿脉,里面蕴含的仙晶却是没有取出,现在大多数都放在次元世界当中。而铁仙会的供奉就是用仙晶或者仙髓来结算的。

    “才一百块仙髓?”

    慕容纤纤却是将头转向一旁的卫青:“卫道友,我记得金衣客卿长老一月领取的供奉,就有二百块仙髓吧?一年就有两千四百块仙髓,这还不算金衣客卿长老的其它诸如丹药修炼处所等等方面的待遇啊!”(未完待续)

    ()